班主任给陈彤换了座位,放学的时候我想要问问陈彤的,但是她没有给我机会,我去她们宿舍的时候,她们宿舍的那几个女生说,陈彤已经和一个男生走了好一会儿了。

  陈彤很少和男生往来,我猜那个男生是她表哥张狂,其实这只是我的自我安慰,我很担心她跟我使性子,故意和别的男生玩朋友来气我。

  @k酷‘匠/_网首{G发'i

  我打算转身自个回去了,苏巧儿却是叫住了我。

  我因为陈彤的事有些气闷,我一想到陈彤可能是跟其他的某男在一起就更是生气,我停了下来,问苏巧儿:巧儿,有空吗?陪我出去逛逛。

  她可能是没想到我会叫她陪我的吧,就楞神了,反应过来才说好。

  我们坐113号公交车去了河滨公园,那里是我们市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我们都没怎么开口说话,她有个时候就像小姑凉,有个时候我又觉得她很浪,很贱。就像是那天在我家的时候,竟然趁我‘睡觉’的时候给我打飞机。还去厕所的时候自慰。

  想起那些画面,虽然涟漪,可我多少有些反感,觉得这样的女生不自爱。我觉得人是矛盾的,男人自己就想着三妻四妾,而女人想要找两个男朋友的话就会骂名昭著。

  现在的苏巧儿小鸟依人,像个小女孩似的,在我身边跟着我,我说什么她都不会反对,我觉得这个时候的苏巧儿就是个小女人。

  我们路过一家出租双人自行车的地方,我问她要不要去租辆自行车代步,她说看我,我算她默认了,我们租了辆自行车在河滨公园里逛。

  在河滨公园这个地方,骑自行车是这里的一道美景,好多情侣都喜欢来这里骑双人自行车,又没什么上坡路,一直都是平路,骑自行车的感觉挺舒服的,还有就是特享受那种情侣两个在一起那种特别的感觉。

  可惜我跟苏巧儿并不是情侣。

  一直逛到很晚,河滨公园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两个还了自行车,在里面步行。这里晚上比白天还要热闹些,有青年人在这里跳街舞,有老人在这里跳神曲••••••苏巧儿就像是个刚进城的乡下人一样,拉着我看热闹,看她样子挺高兴的。

  我们东看看西看看,差不多九点了我们还没有回去,苏巧儿也玩的有些累了,我们就在河道旁边的长凳上坐了下来。这时候的河滨公园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的热闹了,好多人都已经回去,只有稀稀疏疏的少许情侣留在这里,当然有多数是为了野战。

  苏巧儿问我是不是跟陈彤吵架了,我没反对,我说是,闹小矛盾呢,过几天就好了。她淡淡的哦了声,可以听得出,她的话语里掩藏着一份落寞,我不知道这份落寞来自哪里。

  我看着她。突然想起星期一的时候我回家在我房间看见的罩了,我就问她说:巧儿,你上次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落下我家里面了?她没明白过来吧,就说不能啊,她走的时候还特别的收拾了下呢,应该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吧。我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我也就没说出来,给某个女孩说,我在我床上找到一个奶罩的话,估计这话只有特别屌的屌丝才真的说的出来。

  我问她,巧儿,你没有男朋友吗?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

  她的眼神里面传出了黯然,好像是不愿意提起,我想或许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既然不想说,我不打算再问。可是话从口出,她还是说了:我们分手了,就在上个月3号的那天。我记起来了,上个月的三号正是星期三我逃课的那天。

  她说那天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了,难怪我那天看见她在KTV喝酒,可能是借酒消愁,也可能是为了报复,但是她的第一次也是那样葬送在了我家楼下的凉亭里面,可见,要么她是很爱很爱那个男生,要么她就是很讨厌很讨厌那个男生。不过我只想说,可惜了她的第一次了。

  上次她去我家的时候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那间凉亭,被她撒过热血的凉亭。

  看得出她的伤心,我没有问她分手的原因,我不想勾起她的伤心往事,毕竟我也处在低谷,要是两人再一次低谷,要是像松凡就惨了,都是分手的两人,互相劝慰,最后走到一起,然后诸多的不如意,吵架连连,整天都码着个脸,得不偿失。

  还有就是我现在对苏巧儿只有美色,还没有什么感情,不想和她发生什么暧昧。况且我还不想跟陈彤这么快就结束,我对陈彤的感情还是挺深的。

  十点的时候,我看天都晚了,我问苏巧儿要不要回家,我送她吧,她说她不想回去,反正她爸妈都不想管她,她回到家里还不如在外面。

  我以为她是一般的那种讨厌父母,没想到她不是,她厌恶她父母的情绪是我见过的最强的,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劝着劝着,她说话凶我:你能不能别叫我回家!我没有家!

  声音忒大,震得我耳门隆隆的响。

  我问她干嘛呢?生这么大的气干什么?不回家就不回家。我们两个都陷入沉寂了,都不说话,当时的气氛弄得挺尴尬的。

  我看实在是太晚了,但是苏巧儿不回家,我也不好就这样把她一个漂亮女生丢在这里,这样挺危险的,这样的事我干不出来。

  我站起了身,没说话我就直接就拉着她的纤纤玉手了,挺舒服的,漂亮女生的手,拉着感觉就是不一样。拉着她我就朝着外面走,因为那会儿已经十一点过了,再晚会儿好多宾馆就关门了。她也没有反对我拉她的手,象征性的挣扎倒是有,不过不是很强烈就任凭我拉着了。

  这里临近市中心的繁华地段了,城管在这里管的严,去了好几家的宾馆他都不让我们住,未成年开不了房,看着时间临近十二点,我还是挺着急的,过了十二点城里的城管就要来赶人了,要是一个人我倒是不怕,我相信我自己还是跑得掉的,就是担心苏巧儿跑不过。

  终于我们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在一间偏陋的小宾馆租到房子了,我们走进去的时候,里面一大股的霉臭味,弄得我感觉呼吸都不顺畅。

  苏巧儿看着里面只有一张床,就问我,我们两个要睡在一起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尘说:

  跪跪跪了,求追书,撸撸。么么哒,爱你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