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苏巧儿说了句我很困,想继续回去睡个回笼觉,她看的出我确实困,也没拦我,就让我回去了,。

  我走远了,她喊住我了,我看见她在笑,我以为她是要整我i呢,结果她说,里面不是药,其实我知道你在骗老师,我知道你没吃饭,所以给你买的吃的。

  我是觉得不对劲,怎么用这么大的一个黑色塑料袋装药啊!原来她里面全部装的是吃的,丫的,用心了!

  我回宿舍之后看打开,里面竟然还有碗牛肉面,光闻着我就来劲了,口水直流,猴子们几个都说好香,要来尝口,我当然是答应了。不过,等他们尝过之后我就后悔了,我发现里面刻意加的两大片牛肉飞了!

  不过这牛肉面的味道还真的不错,不知道苏巧儿是在那里买的,我忍不住下次去光顾的。口袋里还有东西,我把他们叫起来一起吃了。

  他们就说,不错啊!陈彤对你还真好,比你那个黄玉儿强多了!

  这时候,猴子清了清嗓子,说:切,你们知道个屁!这东西,可不是陈彤买的。是另有其人!猴子弄得挺神秘的,不过,我没等他说谁,我就说,苏巧儿买的,她看我生病了,知道我没吃东西才买的。

  涛妹走过来,往袋子里一看:呀!她喜欢吃香蕉!这句话我差点就喷了,他这句话明显就是说那玩意,我说你喜欢的香蕉,赶紧拿着吃吧!

  然后他们拿着吃的回床上去了,还不停的埋怨,说这世道太吓人了,怎么鲜花都插在牛粪上了?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我听了这话直欲吐血,说了句白眼狼,我白养你们了,伤心啊我!

  我们宿舍的几个都是玩的比较好的哥们,啥玩笑都开,谁都不会真的生气。

  首先声明,涛妹是男生。他这人比较腼腆,特不好意思,,和女生说话都不好意思,还会脸红,我们才给他这么个雅号。我们还为他起了另一个雅号:‘一元鸡’他有次在床上的时候,就在那拿着一只鸡爪,一个劲的喊着,那个要?只要一元!我们没反应,他还喊得起劲,况灯就说,叫什么叫?就算是五角我也不会搞你!

  我们当时就笑了,附和着说,一块钱多危险,肯定是个公交车,会染上病的。

  SX酷;匠*网;G永#久+d免R费o'看√小~说U

  再有一个周就是半期测试,学校也想探探我们这一届学生的水分有多深,就让我们好好准备。

  我也努力了些,毕竟我还要用成绩在我老爸面前拿生活费的。陈彤也更努力了,我上课的时候想把手放她大腿上她都要生气。没办法我也不能真惹她生气,也就没有得寸进尺,百尺竿头。

  星期四我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班教室乱特安静,心想,丫的是怎么回事,全部变好学生,乖娃娃了。

  走进教室才发现,黄玉儿来了,看见她我心里一喜,还是挺高兴的。

  我进教室他们自然是把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我,毕竟我们班可能也就我和她故事最多,我也没管他们看不看,我直接走过去,喊了声:玉儿,你怎么来了。

  我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保证此刻的每一个在教室里的学生听见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也不管他们怎么想,我直接叫黄玉儿玉儿,估计他们下巴骨都掉地上了。我看见就连陈彤都看我了,不过她好像有些怯,不知道是不是那天的事给她留下的阴影,罪过!我忘记给她说,玉儿给她道歉了。

  玉儿说这次来就是搬书的,还说顺便来看看我。我说行啊,以后常来。我问她要不要出去聚聚,她说不用了,是她哥送她来的。我说哦,那好吧。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她有一个哥哥,而且是那种动动嘴巴子就能让一个人爬都爬不起来的猛人,不过这是后话。

  最后她给我留了电话,说要是无聊的时候可以给她打个电话,她说:说不定可以出来陪我哦!不过声音有些小,我笑了笑,回她说,求之不得。

  我给她把书搬到外面的,我看见操场上的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限量版的,我想应该是她哥的吧,心想她家真有钱。

  她哥哥是个光头,挺高的,光坐在车里面都觉得高,一张脸棱角分明,那眼神特锋利,看的人感觉浑身发寒,感觉特不自在。

  可能是我给黄玉儿搬东西吧,她哥哥就给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和尚,他哥哥还特意看我了,他问我你知道我叫什么吗?我说不知道,他指了指他的脑袋,我说光头?他不说话了,他在车上撕下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个电话,说,咋们两有缘,要是以后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然后就一个飚身,车子原地掉头,扬长而去。

  我把纸条好好的收下了,这可是好东西,说不定以后还真有用。

  我回教室的时候已经上课了,老师问我去干嘛了,我说了原因她也没有拦我,就让我回座位了。

  回去之后我发现陈彤好像有问题,她把位置打开了,隔我远远地,我以为她是不注意的,可是过了好几节课她都是这样,话都不和我说了,我知道,她生气了。

  我把手放在她腿上的时候她还凶我了,叫我别碰她,离她远点。还惹得班上好多同学看我了,我没管他们。我继续我试图以玩笑的路径把关系缓和下,就说: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老公给你治治,保证药到病除!

  她就说,滚远点好吗?我不想再看见你!

  我说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干嘛生这么大的气?我其实有些生气,不过我为了爱情!忍下了,我相信陈彤是不会无缘无故的生气的。所以我没凶她。

  她不说话了,我们一直到中午放学去午休的时候她都没有再和我说话,她也好像是真的不再理我了,我以为她是生气呢,我想等她气消了再问她这事。然后我就没管这事了。

  可是到了周五快放学回家了她还是不跟我说话,弄得我挺不舒服的。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班主任来教室了,说帮同学调下座位。我看着陈彤,心里有些担心,希望不是她要调座位,可是要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我看着陈彤调了座位,她至始至终的,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我的表情变化却很精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尘说:

  跪跪跪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