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我承认我有些心动,我还从来没有和谁做过,但是我毕竟已经和黄玉儿分了手,我不可能这么无耻的再那么做。

  我没有正面的回答黄玉儿,我问她:黄玉儿,我imen还算是朋友吗/?

  黄玉儿停滞了片刻,将话又给我反问回来了:我们算是朋友吗?

  我们两个都停在这了,都停在那句话上‘我们算不算是朋友。’最后我们也没有给出一句明确的答案,或许都心照不宣的默认了吧。

  我们在城区,并没有鸡鸣,我看见天边微微泛白的时候,我知道今晚就这么过了,我们应该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躺在同一张床上还果着身子了。我的心里有些失落,这种感觉到底是为什么其实很难说,为一个女人,失落的感觉你们应该也有过。

  新的一天,初晨送走霓虹,换来了新的活力,这个世界又再一次的充满生机。黄玉儿没动,我也不打算动,现在还是她做主呢,我可不想喧宾夺主,坏了规矩。我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的落地窗往外面看,路上早就是车水马龙,成为闹市,全是忙碌的身影,为了养家糊口,早出晚归,我在想,这会儿,我爸妈也去上班了,呵呵,我突然笑了,不知道将来的我会怎样呢?

  她问我笑什么,这么的牵强?

  我说,突然想到了我的以后,会不会像那些人一样,为了养家糊口,每天早出晚归。

  黄玉儿说,这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事情,上班下班,就好比生老病死每个人都逃不掉的,你又何必杞人忧天。

  说实话,黄玉儿在今天以前,我还是有点点的厌恶她的,但是自从昨晚过后,我就发现,黄玉儿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坏。我突然觉得,那天晚上在六楼的厕所打陈彤也不是她的本意,只是无奈罢了。

  我说:黄玉儿••••••她打断了我的话,叫我直接叫她玉儿,叫黄玉儿那样多生疏。我说行!我问她,你还回来吗?她知道我问她还回不回学校了。她就说,不回来了,她本来就是要转学去附中的。知道她不会来了,我又落寞了些,或许是对美女的惋惜吧。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那样多尴尬。

  天亮了,玉儿掀开了床褥,不过她在看着我的武器之后,就掩嘴偷笑了,还说我,我都愿意给你了,还要死撑,难道我就那么的不让你待见吗?我说,怎么会?我想要的,不过是我对不起你,我怎么还有脸再和你做,那样的话我就更对不起你了。玉儿说,我要你对的起了吗,我以前就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我问她,不过什么?

  玉儿说:你要听吗?我让她说了,不过我没想到,黄玉儿竟然说她喜欢我,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之所以不让我碰,就是想要让我觉得她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她说她知道,以前她的名声不怎么好,她还说,这是她找那几人故意这么说的,不过,名声早已经毁了,要是直接告诉我,我肯定是不相信的,所以,她要转走了,她那天晚上就叫我偷偷的出去,在去帝豪KTV的时候她爸爸给她打电话了,让她回去一趟,她妈妈不行了,想要见她最后一面,所以她以上厕所的理由就跑了,不过她说她回去的时候她妈妈已经走了。她妈妈下葬后,她爸爸就让她去学校办理转学证明,她不愿意,还反驳她爸爸了,她爸爸很生气,所以就打了她。

  我恍然一悟,原来那天在她的脸上看见的手指印是她爸爸打的。

  所以她只能来转学了,不然她爸爸就不认她这个女儿,不过她说在转学之前,她想要给我证明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所以她就提出了晚上出去,要把自己给我。

  后来的事我都知道了,她也就没有再说了,只是最后发出感慨说:和尚,你那天为什么把我衣服都扒完了又跑了呢?她说她想听实话。

  我说,其实我是真的想和你搞的,但是你说你是第一次。所以我不敢了。我其实是想星期一的时候告诉你,我要和你分手的。

  她说:和陈彤吗?我没有反对,我承认了,她让我给陈彤说声对不起。

  我想既然黄玉儿都这么说了,我就再没有理由埋怨她了。再说人家妈妈刚刚过世,心情本来就不好,我安慰她了,让她别想太多。她给我说,没事,她好着呢!我说你就装吧,迟早的憋出毛病的。她就站起来,然后指着她的那里说,我说没事就没事!要不让你试试?

  我愕然了,觉得这时候的她真逗,也有些可爱,我不知道她说的让我试试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话,我还真想试试,也想看看第一次是不是真的有血啊?

  然后她还趴下来了,看着我的武器,想要伸手去摸,我吓住了,说别碰,脏死了。她说,你难不难受?要不我给你打飞机吧。

  我再也没有理由拒绝了,就让她给我打飞机了,给我的感觉就是我感觉她的手法挺娴熟的,整的我很舒服,没多久我就高潮了,不过我赶紧就在边上的柜台上扯了卫生纸盖住了,我担心突然丢出来,溅高了弄在玉儿的脸上就不好了。

  她看见我的手里的卫生纸黏黏的,她就说:呀!你真恶心。然后噗嗤一笑,专进厕所里面洗手去了。我也去把身子洗了遍。出来的时候玉儿已经穿好衣服了,淡黄色的短裙,裙子美,人也美。

  我们一起去吃了早餐后才分开的,走的时候她又问我了:和尚,我们还算是朋友吗?

  看着她委屈的脸,我心里一痛,我差点忍不住上去抱住她了。不过我忍住了,我说,当然算,而且是最好的朋友。

  我看见她笑了,像是开在春天的花朵那样美丽,我也笑了,我送她上车后,我还站在原地,傻傻的,不明所以。

  我直接回家了,这时候家里没人,我爸妈都去上班了,我用家里的座机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说我生病了,在家休息,班主任还说,要注意身体,我说了声谢谢,就挂了电话,然后我就回房间了。

  我揭开被褥,刹那,有个东西遮住了我的眼睛。

  我的瞳孔都被放大了,床上有东西!

  l酷}匠qy网首g¤发/~

  心说:是谁的奶罩掉在我床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尘说:

  求追书,撸撸,再次跪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