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我给你,你还要吗?

  虽然我明知道前面是刀山,是火海!但是我不能不闯。

  黄玉儿的事是迟早都要面对的,就算是逃得过初一,也难逃十五。索性就坦然的面对,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躲避,我下了大决心和大毅力!就算是黄玉儿要我做那事我也认了!

  我去宾馆的时候黄玉儿果然是在里面了,她只穿了一件睡袍,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刚刚才洗澡出来,脸上还逗留着些许的水珠,现在的她,真迷人,我说的是实话,这个跟13没关系。出水芙蓉用来形容现在的黄玉儿我觉得也不为过的。

  她看见我来了,就对我说:坐吧。她指了指身边的床沿,示意我坐她的身边,我没有犹豫就坐在她身边了,我们坐得近,因为她刚刚洗澡的缘故吧,身上想喷喷的,特好闻。

  我说:有什么你就说吧,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只要你说出来,我做得到,我和尚绝不反悔说半个不字。

  9最{#新CD章+节☆上¤酷。匠!网

  黄玉儿笑了,不知道是不是真心。她说:好吧,既然来都来了,去洗个澡吧。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要整我,或者是在厕所里面安了摄像头啥的,我站起身就准备往里面走了,她拉住我说:你就不怕我整你吗?我违心的说了句,不怕,对你我怕什么,至少我们曾经在一起过,不是吗?我相信你不会那么做的。

  她放开了我,坐在床上看着我说:和尚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这句话的确是让我触动了。

  这一次我倒是在那里面没有拖时间,就像开始的时候说的,就算是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

  我没几分钟就出来了,身上也披了件睡袍,颜色和黄玉儿的不一样,黄玉儿那是红色的,很艳,她穿着正好,很般配。我穿的是那件白色的,我知道这是黄玉儿刻意为我准备的。

  出来的时候黄玉儿还说真好看,只是可惜••••••我问她可惜什么,她也没说,只是让我过去坐床上,离得她近一点。

  她问我:和尚,告诉我你喜欢过我吗?

  我正想说点什么,她用手捂住了我的嘴,没让我开口,却是自己开口了,说:可以是真话,也可以是假话。我只是不想那么伤心而已。可以了了我的心愿吗?

  我看着黄玉儿,我觉得今天的她跟那个在厕所打人的她完全的判若两人了,现在的她给我的感觉就是楚楚可怜,惹人怜爱,让人忍不住想要呵护,我的心在那一刹,似乎动摇了。

  我给她说:我不知道,喜欢不喜欢这种事情谁也拿不准,也许我喜欢过你,要不然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过,也许我也没有喜欢过你,我只是脑袋热乎了一段时间。

  黄玉儿说,没关系,有你这些话,其实也就够了,至少你应该没有骗我。

  接着我看见她把身上的睡袍也褪去了,上面没穿,但是底衣还是穿的有。虽然只是这样,但还是挺震惊的,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她没有理由要给我看。

  她说:想要看吗?后面接着道,下面!

  我的确是想要看,但还是没有这么做,我们分手了,虽然我们还没有说明白,但是我两谁都清楚,已经不可能的事了。我这次来就是任凭黄玉儿处置的,黄玉儿怎么做我就怎么做,黄玉儿说给看,那就看,就算是说要搞,也要她先说,我才能搞。才敢搞。不然我是绝对不会说什么的。

  我说,就这样挺好,满足了我的兽欲。

  她说:这样怎么能满足你的兽欲呢?我把她脱完吧。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我感觉她黄玉儿是我第一个真正看不通的一个女人,我发现我对她真的是了解的实在太少了。我就坐在床上,然后在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我的面前把底衣给脱了下来,在我面前赤条条的站着。

  她现在,就算是睡美人也没有她迷人。

  她没让我脱,我也没脱,我虽然强烈的克制自己了,但是睡袍还是出卖了我,上面被顶起来了。

  她赤身的躺在床上,两只眼睛看着我,问我说:和尚,你那天说的话是你的真心话吗?

  我问她:是那天在厕所说的话吗?她点了点头。我就给她说,那天我看见你们欺负陈彤一个,有些怒意,所以口无遮拦,我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我知道这不是真的你!这只是你为了保护自己为自己披的一层防弹衣罢了。

  她说: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吗?不是因为现在屈居人下才说的客套话?

  我说嗯。她又问我,说你相信我是处女吗?我说,有段时间不信,那是我们还没有交往的时候,有段时间我又希望你是,那就是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在我们上次来之后,你告诉我说你是,我就认为你是了。

  她说:嗯,然后就叫我躺下,睡在她的身边,我本来想要穿着睡袍睡她身边,但是她说,你怕什么,我都脱完让你看完了,你还要遮住吗?

  我有些犹豫,但还是扯下了浴袍,但是身体的欲望却把那里撑了起来,直挺挺的。我有些尴尬,很想解释说,这不怪我,是它自己要起来的。我摸了摸鼻子,然后就躺在了她的身边了。

  她把灯关上了,我们谁也没有做什么,就那样一直静静的躺着。在凌晨的时候,外面只剩下了闪闪的灯火,连车鸣也少了。不过我还是一直没睡,旁边的黄玉儿也没睡,因为她的眼睛还是睁着的,呼吸也很匀称,不像是睡着了,她应该在想着我,而我没睡,我也在想着她。

  她问我:你睡了吗?

  我说:没有。

  她说:你后悔过吗?

  ••••••又是过了一段时间,房间里寂静,外面也寂静。估计连地上掉下一颗针也听得见了。

  我还是没睡,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了,精神就是抖擞,连一点象征性的瞌睡都不曾有,旁边的黄玉儿没有翻过身,没有打过呵欠,我以为她是睡了。

  我深深的呼吸了口气,我身上的欲火也散了,可是她说话了:和尚,如果现在我还是想要把自己给你,你会要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尘 说:

  求追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