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马就专进208的厕所里面,我蹑手蹑脚的将窗户打开,一看。

  “二楼,也不算高啊!为了千秋的幸福,一双腿算得了什么?”我在心里嘀咕道,看看这二楼,不过我还是有些着发虚的,要是真的为此摔断了一双腿的话,那就真的不是说着玩的那。

  不过也是天助我也,窗户旁边的不远处,就有一颗梧桐,我暗骂了一句“他娘的,拼了!一双腿有算得了什么!”也就是就在这时候吧,房间里的黄玉儿好像是等的不赖烦了,就在叫我了,让我速度点,我说了声好,马上就来。

  我立马就从楼上跳了下去。

  “卡擦。”一声,梧桐树的树枝卡就断了,!!我一下子就给摔倒地硬邦邦的水泥地上,不过这运气也算是好的了,要不是这梧桐树的缓冲,估计这双腿也就这么的去了。

  估计树枝断掉的声音有些大了,里面的黄玉儿大概是听见了什么动静,觉得有些奇怪的吧,就进厕所找我了,发现我不在,就从窗户那里看我,发现我正躺在地上呢。

  然后我就在窗户外面吧听见了黄玉儿说了一个字“你混蛋!“然后就没有后话了。

  我知道今天这麻烦是惹大了!

  我没管那么多了,反正今天都是和她耗上了,最好是黄玉儿能够跟我彻底分手,咋两的关系最好是能够就此划清界限,这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这天我没有回家,这都大晚上的啦,要是现在回去指不定又要被我老爸一顿狂骂,然后我就去了网吧,我玩了一晚上的QQ飞车,还算不错,车技还算是好的啦,201级可不是白白的跑上去的。

  第二天的时候吧,江浩就给我发来QQ消息,让我去他家一趟,我一想,反正铁定的不能回家了,不如就去他家好了。

  江浩是初中时候的一个好兄弟,穿一条裤子的,一起打架是肯定的啦。见他发来的消息好像是挺着急的,我下了机就朝着江浩家去了。

  等我去了他家的时候吧,看见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我就纳闷了,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的,今天这脸色怎么就变成了猪肝色了。

  他把我拉到家里坐下之后,看他样子好像还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像是对我做了什么对不起的事情似的,我就说,啥事啊?这么急!他就给我说,他好像是得了艾滋病了,能不急吗?。我一听,把我都给下傻了,艾滋病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要是真给闹上了,听说这玩意是治不好的啊!可是绝症啊!

  我就给他说,这咋可能啊?好好的怎么可能得这种病啊?他就说吧,他也觉得没啥可能,可是就是去过那里面一次之后吧,他就感觉吧,这生理器官老是痒痒的难受,最近几天都长起了泡。我说这是去了那啊?为啥就染上这种病了呢?说了之后我就醒悟了,这丫的该不会是去了J店吧!

  然后我就很震惊的看着他,生怕别人听不到:“你去了*店?”他立刻的捂住我的嘴说,你这是啥意思啊,生怕别人听不见啊?我就知道他是真的去了这种地方了,我还是真的挺佩服他的,这种地方都是有勇气去的,真不怕染上一身的病啊。

  我劝他说,这估计不是吧,应该不是什么艾滋病的吧,不要想那么多了。其实我当时劝他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因为我以前就听过不少关于那里面的事情,听说好多人去哪种地方都会染上这种病。不过,我没敢说。

  不过后来也确实是我们想多了,江浩长的是痔疮。没几天就好了,这事还把他弄得瘦了好几斤呢。

  我去学校的时候我都怕遇见黄玉儿,毕竟那天我偷偷的逃了,面子上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快到学校的时候吧,我就在学校门口那遇见扛霸了,他叫张狂!在看见我的时候吧,他朝我笑了笑,可是这笑容我怎么都觉得有些瘆的慌,我知道黄玉儿跟他的关系是不错的,估计是星期五的时候惹恼了黄玉儿吧,我怎么都觉得有些心虚,觉得有些对不住黄玉儿啊吧,看见张狂的时候吧,暗想,这黄玉儿该不会让张狂这人教训我的吧。

  张狂这个人,在我们学校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完全是打出来的名声,他一个人就可以单挑好几个我这样的,在我们学校是实实在在的单挑王!不过,他也不是靠个人打出来的名声,他有一波死党兄弟,打架也都是在一起,跟着他混的人也很多,高一高二的好多学生都是他罩着的。

  要是他真要弄我的话,我还真是担心被他给弄得残了,这完全是虐菜一样简单,就算是我叫上所有的兄弟,估计也不够人家看的。他朝我笑的时候,我也是朝他回笑了,但是我总觉得吧,我这笑容在人家眼里怎么就越觉得可笑了呢?

  我快要走的时候吧,他就叫住了我,我的心咯噔一声就给提了起来了,他给我说‘你叫和尚对吧?交个朋友怎么样啊?’我愣住了,和我交个朋友?这不是开玩笑的吧,我在学校虽然混的还算是一般般吧,但是我也没有那种天大的本事能够让你堂堂一校的霸主结交的吧。

  Tq酷K9匠w网8r首发1“

  他见我愣住了,就问我怎么样,我说当然乐意啊!巴不得啊!他说好啊!今晚上出去聚聚怎么样啊?把陈彤也叫上吧,她是我表妹,我在学校外面的火锅店等你!不见不散!我也扯了句不见不散。然后就走了。原来他是陈彤的表哥,我说怎么和我做朋友呢,看来是陈彤告诉他的。

  离开张狂之后吧,我怎么也想不通张狂会是陈彤的表哥,我以前从来没有听陈彤说过啊!不过我想起陈彤的性格,她这种安于平乐的性格怎么可能拿自己的表哥来显摆的,这么想我也就释然了。

  我进教室的时候,黄玉儿已经来了,看见她坐在教室的位置上的时候吧,我整颗心又提起来了,她那两只眼睛就在那死死地盯住了我,脸上满是怒意,恨不得把我给吃了。

  我走过去的时候,自己都不敢看她的,生怕她就突然的跳起来吼我了,虽然不怕她,但是跟一个女人就这样闹着,难免都落得下风了。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想象的都还是轻松的,她竟然直接就是一把书给我扔了过来,硬是砸在我的脸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尘说:

鹿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