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玉儿早就开好了房间了的,直接就带着我走进了昌隆酒店的208号房间。这种地方我是第一次来的,说实话,这里面的布置还不错的,里面还安了空调了。

  我其实是不愿意来这里的,也许是因为来的不是我想要的人吧,我就感觉有些不自在了。这时候吧,黄玉儿也是发现了我的不对,就问我:“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啊、?”

  酷√h匠、网正G版首;发z

  我说,这种地方我第一次来,感觉有些不自在,我就说,要不咋们走吧。她听了我这话就愣住了,坐在床上,两只眼睛就死死地盯住我了。

  她就那样看着我,看得我浑身发虚,我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眼睛都不敢看她。我说,这么看着我干么啊?脸上长花了啊?她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怎么我感觉今天你老是怪怪的啊?

  她这么一问我更是慌了,连说没啥啊!我不一直都这样的吗?她说:你以前怎么不这样啊?以前你巴不得想要吃我豆腐的啊?今天我怎么就感觉你有些故意躲着我的意思呢?我就纳闷了啊,我说,我以前没这么无耻吧?

  她说哼。看这样,是在撒娇。

  她就说:我们洗洗睡吧嗯?然后就风情万种的朝着我砸了砸眼睛。她的睫毛很长,看得我都有些心猿意马的。

  我就说,那好,那我先去洗了,你就在这里先等着啊。她说好,她在这里等你。然后就又砸了砸眼睛。我就越发的觉得我像是掉进了地狱了啊!我在浴室里冲凉水冲了半天都没出去,当时我家里管得严,没让我用手机,周五又不时的在补课,我估计家里肯定还以为我在学校里补课呢,我也不担心家里人找我。可是我更担心的是浴室外面的黄玉儿在躺在床上等着我呢。

  我进来也有一段时间了,黄玉儿在外面也等得着急了,心说,管他呢,能拖多久就多久。

  “好了吗?”黄玉儿在外面叫着“我等脱好了等急了呢?”

  我连说:好了好了,我这不洗干净点,卫生点么?

  等我穿着睡袍出去的时候,看见黄玉儿正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袍躺在床上,妩媚妖娆的向着我招手,也就这会儿吧我就想起了某某的“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我就觉得我现在也h是有苦说不出啊!

  “来了?”

  “嗯,来了。”

  “上来啊,愣着干嘛啊?”

  “不好吧?要不我就睡沙发吧?”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上来吧!扭扭捏捏的像个大姑凉似的。”黄玉儿不愧是大姐大,那手里的劲可真的大。一把就把我拉着倒床上了,一下子就把黄玉儿压身下面了。

  我本以为我这杆枪对黄玉儿不会再发生什么生理反应的,没想到的是,我这刚刚压在黄玉儿的那两团的时候,立马就刺激了我浑身的荷尔蒙分泌了,那个也立马就立起来了。

  我感觉到了我那兄弟顶的老高了,特别是我闻着黄玉儿的身上这股属于女人的香味的时候,我心跳的忒快。扑通扑通的,我几乎都快听见它的声音了。

  “你••••••”黄玉儿一句话没说出来,也感觉到不知所措了,这一口气哈在我的身上,我浑身立刻来劲了,和刚才那个不愿意干事的人完全就是两个人。

  我竟然主动的伸手搂住了黄玉儿的身子,疯狂的在在她的身上占着便宜,我当时啥都不记得了,分明就是男人想要吃掉女人的那股劲在驱使着我的一切动作。

  我居然还不满足光在她上面揩油,我在开始向着她的下面探索去了。就在我快要弄进去的时候,这时候的黄玉儿却是说话了,她这句话也算是颇有力量,不,是十分的有力量!“轻点,我是第一次~!”

  擦~!我当时是真的想要骂凉啊!我这什么都准备好了,结果这一句话就给我吓得阳痿了下去。之前我还没有多少顾虑,可是现在我觉得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黄玉儿这一句话把我给下傻了,要是以前,听到黄玉儿还是个处的话,我肯定是高兴地辛苦一晚上的,但是现在,我对陈彤意在,再把黄玉儿的处给破了的话,到时候再撒手这时候黄玉儿非得弄得鸡犬不宁不可的。

  就因为她这句话吧。我以下的动作都给吓没了。我就纳闷了,以前不是一直听说,黄玉儿一直都是靠13混的吗?为什么到现在她都还是处啊?

  “怎么那?嗯?”黄玉儿在在我身下,见我停了下来,就忍不住问我了。她的俏脸满是红晕,身子柔若无骨,身子发育的是相当的好,刚开始的时候,我完全迷失在了那对**之下,现在知道她还是个处的时候,我没用LOL了。

  “没没没。”我连续说了三个没,可是依旧是无法掩饰住我的心虚,现在这个女人我是真的不敢再动了啊!要是到时候让她知道我再和陈彤有猫腻的话,就算是我不担心她会找我麻烦,可是陈彤这个乖乖女就不一样了啊!要是天天都被黄玉儿这样缠着,陈彤到时候还不后悔死啊。

  所以这下面的事情,我是死活都不敢动的了。

  “那你是咋了?我今天怎么老是觉得你有些怪怪的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她坐起身子,双手搂住我的脖子,还在哦的胸膛那里乱摸,身上的衣物早就被我之前的鲁莽扒的一干二净啦,一身酮体裸露在我的面前,至少也是祸水级别的人物啊!可是,我为了今后的千秋幸福只能认了!“我说,没啥,就是那个啥来了。”

  “嗯?什么那啥这啥的?”她疑惑了。

  “就那个啥来,你懂的?”

  “大姨妈?”黄玉儿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的说出这句话!估计这句话也只有胸大无脑的女人才说的出来的。

  “额,不是!我就是想要尿尿了。”我支支吾吾的说了,我都感觉我撒这谎撒的有些离谱了。黄玉儿也是松了口气,看她那样子,好像是真的担心,要是我也有大姨妈,那该怎么办。就对我说“快去吧!快点啊,你说什么人像你这样的,干这种事都还拖三拖四的!”

  “快去快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