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凌睁开眼睛,打开一个玉瓶,八枚玉骨丹静静躺在里面,被他一口全部吞下。

  玉骨丹入口即化,形成一股微薄清凉的力量,散落在他四肢百骸,而玉骨丹之下,他的身体似乎被一股轻微的力量激发,玉骨丹那种能够轻微改变根骨体质的作用显现出来,他感觉身体似乎又出现了一点空缺,又能够再吸收一点星力。

  他印诀一变,磐石印化作烈火印,精神气质随之变化,我如烈火,焚烧苍穹,周围的星辰之力感受到他的这种变化,沸腾一般,再次冲向他的身体。

  玉骨丹所改变的哪一点根骨,迅速被浓郁的星辰之力填满,而只是这一点提升,却让他能够更加清楚的感觉到金幕壁障的强大和脆弱。

  金幕壁障,就像是一道河流,分开了蚁星和大世界,但对现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他来说,却是如此脆弱,甚至只需要抬脚,就能够轻松跨过。

  他微微一笑,精神震荡,身体随之一动,抬脚,一步跨出。

  金幕壁障仿佛一张薄弱的纸张,一下碎裂,化作漫天金色如蝴蝶的光芒,散落四野,崭新的世界出现在他面前。

  精神突破桎梏,顿时更加强大,烈火印下,沸腾的星力如扑火飞蛾,不要命的冲入他的身体,席卷他身体各处,星力淬炼,体魄再度提升。

  入定极限,就是金幕壁障的阻隔,一个人想要突破,必然要冲破阻隔,而极限之下,必然要费不小力气才能成功,而玉骨丹在这一刻,却起了不小作用,改善的哪一点根骨,在平常时候,或许不算什么,连小半个境界都不能提升,然而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就像是把一个水潭再次扩大了一指,让他的精神力量再度有所提升,极限的极限,就是突破。

  水到渠成,没有一点困难,而这一点,却是他的家族,乃至整个小千世界无数家族千万年所积累总结的经验。

  望神境,精神壮大,仿佛也发生了某种质的变化,他似乎可以看到,如浮尘般的星力在他的身体周围汇聚,如同火焰般,跳动,燃烧。

  他仿佛能够看到,人体周围那一重因为修炼不同而形成的气场。

  烈火印下,星力的跳动燃烧,磐石印下,星力的沉寂厚重,雾印下,星力的浮绕悠远……

  他静静的体味这一种感觉,沉浸在突破的平静和神思悠扬之中。

  第二层塔门再度开启,一个浑身赤红的青年走了进来,青年虽然没有任何的动作,可是每走一步,身体周围的星力都仿佛被他吸引,聚集在他身边,强大的气场下,让人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一团浓郁的火焰,在不停的无休无止的燃烧。

  青年刚刚进入塔门,立刻被塔内唯一的另外一个青年所吸引。

  在他看来,那个和他年龄相差不多的青年,浑身上下都跳动着一股熊熊而有有序的火焰,那火焰浓度虽然不如他,却十分的精妙纯粹,和他也不相上下。

  “咦!”青年停下脚步,仔细观察,萧凌的烈火印,看似简单,却让人有一种来自远古时期的质朴,简单到笨拙得手印,却让他一阵触动,许久不曾突破进境的壁障,竟似有了松动。

  他的身形瞬间僵硬,一眨不眨的盯着萧凌的手印,仔细体味着那手印里面所蕴含的另一重境界。

  突破的萧凌,精神壮大,青年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存在,肆无忌惮的目光,自然瞒不过他,他却视若无睹,仔细品味新的乾坤世界。

  两人就这样形成了两个奇妙的平衡,安静的星阵塔,没有人打扰,各自体味各自的世界,领悟自己的乾坤。

  十二个时辰之后,萧凌的学员卡突然散发出一阵淡淡的毫光,轻轻的鸣响,如蚊虫般嗡嗡的声音打破了两人间的平衡,萧凌知道时间到了,缓缓放下手印,目光看向神情有些失落的青年。

  “烈碧擎!”

  萧凌微微点头,向外走去。

  烈碧擎站在后面,看着萧凌离开的背影,有些发呆,片刻,忽然醒悟过来,一跺脚,向着萧凌的背影追了过去。

  萧凌走下星阵塔,忽然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烈碧擎在后面笑道:“你叫什么?”

  “萧凌!”

  “新生!”

  “是!”

  “你不是蚁星出来的,是大世界哪个星辰来学习的?”

  “蚁星,河昆星!”

  萧凌转头看着烈碧擎,重重的强调。

  “河昆星,怎么可能?”烈碧擎目光一闪,讶然说道:“你的手印,并非我北天院的星辰秘技,我隐约感觉到他的质朴强大,河昆星,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星辰秘技!”

  萧凌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抱歉,我不该问!”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烈碧擎笑道:“我观摩你的印法颇有触动,或许我们可以交流交流!”

  Z酷X?匠O网首GO发|

  “多谢,我现在没有时间!”

  烈碧擎一怔,看着转身离开的萧凌,十分惊讶,片刻后,忽然摇头一笑:“有趣的人,光明的人!”

  他不再纠缠,返身回到塔内,刚才的触动,让他许久不曾松动的境界有了变化,他要抓紧领悟这难得一现的时机,若能够趁机突破,就再美妙不过了。

  北天院的课业不紧,而且十分自由。

  学员们如果认为自己在课堂上学不到有用的东西,甚至可以不去,而选择自己的方式进行修炼。

  但一开始就旷课的人几乎没有,这个陌生的世界,能够从导师的口中知道许多在蚁星不知道得东西,他们需要知道这些,来帮助自己尽快适应在北天院的生活。

  而萧凌一天没来,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有人说北天院有强者看不惯萧凌的嚣张,暗中报复,也有人说,萧凌被某位北天院的强者看中,收为弟子,不用上课了,众说纷纭,直到萧凌再次出现,才平息下来。

  曾毅看着面前的萧凌,他感觉到,萧凌的气势,比昨天看起来更加强大,目光一闪,就让他有种被看透一般的感觉,震惊片刻,才讶然叫道:“你突破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先是一阵惊愕,随即便是一阵苦笑,和他同来的萧凌已经突破,而他这几天进步却并不大,可以想象,他们之间的差距,会在日后越来越远。

  “伤势好了,就跟我去做任务!”

  “做任务!?”曾毅目光一闪,只有望神境的学员才有资格接受任务,而做任务,可以换取学院积分,有了积分,可以得到更多宝贵的修炼资源,让他们在修炼上超过他人一步,但任务又岂是这么容易能够完成的?许多任务,十分凶险,许多学员就是在做任务的时候陨落的。

  萧凌刚刚突破,就要去做任务,是不是有点太急躁了些?

  天才不曾闪烁,就提前陨落,是可悲的。

  但曾毅考虑片刻,便点头答应下来,在他看来,萧凌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既然这么说,必然就有十分的把握,而这个机会对他来说,十分重要。

  没有人愿意带一个新生做任务,因为新生实力太低,有的时候,帮不上忙,反而会拖累他们无法完成任务。

  而学院的社团,很大一部分,也是因此而聚集到一起的,社团成员互相帮助,彼此提携,自然修炼更快一些。

  “入骨丹效果不错,我几乎已经完全恢复了,随时可以出发!”

  萧凌点点头,略一沉吟,说道:“明天,我们先去积分大殿!”

  积分大殿,兼具发布任务,插入学员卡,可以查看现阶段学院里面所有的任务,至于接受什么任务,就要学员自己把握了。

  望神境界的任务并不多,毕竟这只是刚刚具备接受任务的资格,而任务所能换取的积分也很少,四五个积分的就已经很多了,更多的只有一个积分,而任务大多是去什么地方采集什么低阶的草药。

  萧凌皱着眉头看了片刻,便跨过了望神境的任务区域,换到了神游境的任务区域。

  “灵火兽任务,奖励十个积分,灵火兽是北辰星一个巨大的活火山口附近生存的一种厉害的魔兽,这种魔兽实力大概在应星境中期至极限,性喜群居,而兽角因为蕴含一点火焰特性,是炼制火焰丹不可缺少的药材,十个灵火兽为任务基本,可以换取十分,此外,每多猎杀一直灵火兽,可以换取一个学院积分!”

  萧凌看到这里,当即接了下来。

  这种任务因为需求量大,因此并不限制接取人数,可以随时接受。

  而一只灵火兽兽角,在外面若是换做星辰石,足可以换到一百颗,星辰石乃是大世界的硬通货,一般交易,都是利用星辰石来完成,而一颗星辰石,足可维持一个四口之家半年花销。

  由此可见北天院学院积分的价值。

  接受任务之后,在玉璧上立刻浮现出来,从北天院前往活火山的路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