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学院积分,我猜想,应该可以换取修炼资源,北天院的修炼资源,在蚁星可是十分珍贵的!”

  萧凌拿起曾毅的学员卡,两相对接,学员卡上放出淡淡的光晕。

  “萧凌!”曾毅吃了一惊,这些学院积分十分珍贵,刚才萧凌竟然把从王一虎那里夺取的学院积分全部转给了他,足足有十三分之多,现在他的学员卡上足有十六分。

  “你现在实力太弱,最需要换取一些资源加速修炼,争取用最快的时间突破达到入定境界,才有资格在北天院立足!”萧凌没有多说,只是让他休息,明天就是最后一天,北天院应该有一次新生入学仪式。

  离开曾毅房间,萧凌眼睛抬头看着头顶灿烂的阳光,缓缓吐了一口气。

  “三年了,朋友……!”萧凌失神了一下,忽然摇头苦笑一声,他想起了很多,那几个该死的狐朋狗友现在哪里呢?是不是还记得他这个朋友呢?

  萧凌感应到背后有人靠近,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满脸阳光的少年走了过来。

  “交个朋友?”少年看起来懒洋洋的,伸出手来,一脸无害。

  萧凌淡淡看着少年,没有动作。

  少年挥手一笑:“方言,我们老大看中了你还有那个家伙,让我在这里等你,传个话,那王一虎虽然水平一般,但有个比较厉害的表哥,高飞,六阶望神境中段,在猛虎团也颇有地位,你打伤王一虎,夺了王一虎的积分,呵呵,真是搞笑,一个老学员竟然被你们两个新生夺了积分,他现在在学院,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不过他一定会恳求他表哥出面挽回颜面,不过你的实力还有那个朋友的狠辣,让我老大很欣赏,只要你加入我们,可以保证让你在学院不被欺负,高飞如果敢过来,老大替你担着,怎么样?”

  萧凌眯着眼睛,从方言的脸上,看不出作为一个说客该有的诚恳,反而十分随意,似乎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完任务,只要他不同意,方言立刻就会扭头就走,一句话也不会跟他多说。

  “没兴趣!”萧凌缓缓摇头,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和曾毅来的最早,这一片学生宿舍任由他们两个挑选,自然是紧挨着。

  “哦,那很遗憾!”

  懒洋洋,不带丝毫遗憾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萧凌头也不会进了房间,转身余光看到方言双手抱着后脑勺懒洋洋的向着远处离开。

  “很随性的一个人,竟然有人能做他老大!?”萧凌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舒展开来,盘膝坐到床上,开始修炼。

  三年苦行,以往的惫懒早已经离他远去,苦修,仿佛已经深刻的刻入到他的骨子里,每一天都会花费绝大多数的时间来修炼。

  入世,也是一种修炼,修身,修性,修神。

  三年苦行,让他尝尽冷暖苦寒,萧凌,早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的萧凌。

  只见萧凌双手慢慢变化,在面前挥出一个奇怪的手印,这个手印,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奇怪的古文,而随着手印挥出,萧凌通神突然发生了某种变化。

  只见萧凌身周的星辰之力在他手印挥出的瞬间,突然彻底静止了。

  星辰之力如尘埃,随风而动,随意而行,而萧凌的手印却让他身周三尺之内的星辰之力彻底静止不动,而在附近的星辰之力,则缓缓向着他身周汇聚过来。

  磐石印!

  萧凌整个人在这一颗,恍若变成了一块无所能动,无所能惧的磐石,巍然而立,气势不显,却足够坚忍,望天地之风雨,历千秋之风景,不生不死,不动不移,不变不化,无情无欲,心若磐石而身自坚。

  他的皮肤上毛孔收缩,鼓起一个个圆点,逐渐形成一层角质,身体毛发,纹丝不动,气血呼吸,几乎停滞。

  磐石不动,精神无惑。

  借用磐石印,萧凌逐渐融入到周围空间之中,整个人当真化成了一颗磐石,感悟苍穹之能,融化星辰之力。

  良久之后,他才收了磐石印,随着磐石印放开,被他牢牢锁住在身体周围三尺内浓郁的星辰之力瞬间像是炸开般,形成一股狂风,吹得房间内物品一阵晃动震荡,几张白纸被吹到空中,忽然化作了一点点碎屑,沙尘般落在地面。

  “我现在的力量应该在入定境巅峰,万物性法第一重共九种印法,我才刚刚修成了磐石印,烈火印,两种印法,还有滴水印,雾印,离草印,穿声印,守心印,扶风印,金铁印七种印法没有完成,其中扶风印我在来这里之前于流沙大漠略有感悟,只是还差临门一脚!”

  “万物性法包含万物性征,九种印法,衍化万千,包罗万象,这九种印法难练之极,但衍化万千,一旦掌握,天下一切尽可信手拈来,自成强大武道,千古以来,能够炼成的只有两人,都是大千世界超级强者,我现在不过掌握磐石、烈火两印,就已经达到了入定境,如果我能够在炼成扶风印,一定可以达到第九重境界,但这九种印法,想要炼成,必须要有过人的毅力和耐性!”

  他沉吟片刻,又想:“河昆星星辰之力太弱,我虽然炼成两种印法,但却无法发挥出印法三成力量,到了北天院,这里的星辰之力是河昆星的五倍,这一段时间,我的力量必然会迎来一次暴涨,足可以在短时间内突破入定境,达到望神境,望神境就能够神思超脱,窥看万物本质,自身和星辰之力联系更加紧密,再凭借我两大印法,就是七阶的强者过来,我也有能力应付!”

  他思索、休息片刻,再次开始修炼,而这一次使用的不再是磐石印,而是烈火印。

  烈火印一出,整个房间里面的星辰之力仿佛都被他浓郁狂猛的心意燎烧起来,而在漫漫烈焰之中,不断受那星辰烈火煅烧,淬炼,将自身体魄内的杂质淬炼出来,让身体变得更加刚强坚韧。

  穿过欲望森林的试炼,在萧凌和曾毅首先进入学院之后,就出现了一段时间的空白,直到第三天上午,才陆陆续续有学员进入学院,而看这些学员,一个个身上都或轻或重挂着一些伤势,有的甚至见了红,挂了彩,显然被那些老生揍得不轻,身上的宝贝还有学院积分自然不保。

  而首先赶到学院的是一名叫苏浩然的学员,身上虽然挂了彩,但气度从容不迫,一身实力,竟然十分接近入定境界。

  一批批学员不断进入学院,一直持续到夜晚子时,学院大门轰然关闭,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回到学院的,自然是永远丧失了进入北天院学习修炼的资格。

  这些人,北天院不会派人送回去,他们将会沦落在北天星上,而他们的实力在北天星并不起眼,很有可能会被别人杀死,也有可能运气好,被人收留,勉强生活,只是这些人都是失败者,北天院绝对不会关注他们的死活。

  随即接到学院通知,第二天辰时,所有学员必须到武场集合,但凡晚到的人,一律逐出北天院。

  亲眼看到超过一千的学员被挡到了北天院的大门外,再没有人怀疑学院的通知,不管这三天有多累,受了多重的伤,所有的学员无一例外准时到达武场内,没有一人迟到。

  入院仪式十分简单,甚至让人感到一丝与之不匹配的寒酸,几张大桌子在主席台上一摆,几个看似学院领导模样的人往哪里一站,几句简单的话,欢迎他们通过重重考核,进入了北天院,鼓励两句,然后宣布了欲望森林考核的前十名。

  第一名毫无疑问自然就是萧凌,第二名曾毅,第三名则是那苏浩然。

  萧凌获得了三十学院积分的奖励,曾毅二十五分,苏浩然则是二十分,其他人每人十分。

  比其他学员提前一天进入学院,让他提前了解到许多东西。

  这学院积分,在学院里面乃是硬通货,任何资源都可以通过学院积分购买,比如说换取能够汲取星辰之力的星辰石,比如说换取进入九层塔的资格,等等一切一切,而一个学院积分如果拿出去兑换成货币的话,可以换到一万星币,而一百星币,就足以让一个学员在一个月时间里吃的很好了,由此可见学院积分究竟多么珍贵。

  而北天院在他们刚刚进入学院的时候送他们三个积分,也是让他们不至于因为生活问题而耽误了修炼。

  仪式在一片掌声中结束,萧凌一手扶着曾毅离开,曾毅身上的伤势还很重,就算利用学院积分换取丹药,也需要一个星期才能完全痊愈。

  “萧凌!”

  沉重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

  萧凌转身,一身月白长衫的苏浩然站在那里,目光如火,燃烧着一股汹汹战意。

  {)酷p^匠网Z正版首\¤发☆M

  “想不到我们蚁星,竟然有人能够在十八岁就达到入定境界,不过你不要得意,我会在最短的时间追上你的,你可敢接受我的挑战,赌注一百积分,年中考核,我们谁如果输了,谁就给对方一百学院积分,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