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天院很大,在北天星这一颗百分之九十都是海洋的星球上,北天院就是整个大陆,除北天院之外,整个北天星上,再没有任何其他的地方或者种族。

  这里的学员很多,附近数万颗蚁星,每隔十年都会向这里输送超过十万学员,而除了学院,还有许多在北辰星常住的居民,除了百分之七十的平民之外,有近百分之三十的人都是从北天院出来的学员或者老师,在北辰星,北天院就象征了一切,象征了整个星辰。

  古老而平静的北天院,这两天却显得有些热闹。

  这两天,乃是新生入院的时间,而对于他们这些老生来说,却是十年一遇的“猎夺大会”。

  所谓猎夺大会,就是老生抢劫新生的一场盛会,所有老生,可以不受限制的抢劫新生。

  每一个新生,在各自的星辰,都是备受瞩目的天才,而这一次能够通过问心路试炼,进入北天院,几乎寄托了整个星辰的希望,身上的宝物自然不会少了,而老生抢劫,不仅仅会把这些宝物扫荡一空,更重要的,则是抢劫他们身上学院积分,每一个学员在最初进入学院的时候,都会相应获得三个积分。

  每一个新生,在刚刚来到北天院的时候就从两位老师那里领到了一个学员卡,积分就储存在学员卡里面。

  不要小看这些所谓的学院积分,在北天院象征一切的北天星,学院的积分可以在北天星换取一切你想要获得的东西,甚至可以换取很多十分珍贵的修炼资源,每一分,价值不菲。

  北天院是一个十分注重竞争的地方,这里的竞争,甚至可以说为严酷,在这里,只要不死人,很多方法,手段,都不会受到太多限制,北天院的领导层认为,只有保持这种严苛的竞争才能让有限的资源充分利用起来,才能充分激发人的潜力。而积分制,更能够清楚明了的看到每一个学员的天赋潜力。

  而这一场对于新生无疑是一场灾难的猎夺大会,对于老生,则完全是一个充满享受的时刻,抢夺宝物,抢夺积分,抢夺一切可以供他们修炼的资源,而抢夺的对方,完全就是一只只待宰的绵羊,没有丝毫压力。

  然而今天这一场大会,却被一颗小石子激起了一层别样的浪花。

  这一次的猎夺大会,两个学员,竟然安全无恙从欲望森林通过,期间,竟然没有遭遇到任何学员的抢夺,平安抵达了学院,竟然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个消息,在短短时间里,像是长了翅膀一样,转眼飞到了学院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老学员的耳朵当中。

  每一个听到这个消息的老学员都忍不住怀疑起自己的耳朵,竟然有新学员安然无恙从欲望森林通过,这在北天院数千年的历史当中,还是第一次呢。

  欲望森林虽然大,但北天院所有老生加在一起,足有近乎百万,而那些新学员刚来这里,按照学院那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些接引他们的老师也不会多讲,这些新生绝对想不到会有这样一场盛会在等着他们,这也是北天院有意打磨这些各个蚁星所谓天才的锐气傲意,可是今天这保持了千年的记录竟然被两个学员打破了,这怎么可能?

  每一个来自蚁星的学员,因为在各自星辰上备受瞩目,一个个都是眼高于顶之辈,这对他们在学院的修行并不好,而且这种心态,会让许多人丧失努力的本质,认为进入学院,就已经一步登天,或者认为自己的天赋,绝对可以一鸣惊人,再或者,略受打击,那种高傲的心态无法接受,立刻就丧失自信,这种例子,在北天院过往数千年的历史中,并不少见,这也是北天院为什么在这些学员还没有完全进入学院的时候,就安排这样一场严苛甚至可以说是残酷的考验,而且淘汰率会这么高,最少会有五分之一的天才都会被淘汰。

  而现在,竟然有两个新生安然无恙通过了欲望森林,期间更没有和任何一个人遭遇,第一个到达了学院。

  是他们运气太好!?这不科学,百万老生,对于欲望森林来说虽然并不算太多,但也足够在欲望森林织起一片巨大的大网,想要安然从里面通过,几乎不可能,不然这数千年的记录怎么到现在也没有被打破?

  是他们实力太强,能够提前感知到那些学员靠近,从而规避?不可能,北天院百万学员,超过百分之九十的都是从蚁星选拔过来的,对于每一个星辰,都十分了解,那种星辰之力稀薄的星球,就算天赋再强,也不可能修炼到这么强大的地步,可这又怎么解释呢?

  ^》看正版I章节上酷\☆匠qm网

  两个人的行为,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扇了这些老生的脸,百万老生,竟然拦不住两个学员,被他们平安从欲望森林通过,甚至打破了数千年从来没有人能够打破的记录。

  北天院是一个充满残酷竞争的地方,两个新生的行为,已经严重激怒了这些老生,并且让他们感到十分好奇,这两个新生究竟有什么本事,能够做到这一步。

  想吃螃蟹的人很多,王一虎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实力在这些人里面并不强,甚至可以说弱小,但他行动的很快,抢在了所有人前面。

  王一虎打量着面前两个刚刚把行礼放到房间的新生,两个人并肩站在面前,两个人都很年轻,一个满脸严肃,皱眉思索着,似乎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另外一个面无表情,看着他的目光若即若离,满不在意。

  他从曾毅的脸上看到了担心和谨慎,读出了曾毅心里的忧虑,而且从两人的身上,他感受不到太大的星辰之力波动,星士九阶,两个人充其量才达到第四阶应星而已。

  星士九阶,感应、冥想、炼神、应星、入定,应星是第四阶,刚刚能够感受到宙宇晨星那浩然无穷的星辰之力而已,而他已经是第五阶入定境能够考悟辰星之力,追寻那冥冥之中的星辰之力轨迹的强者,比他们足足高出一个等级,他心里开始开心起来,他通过家族强大的关系,才在三年前被保送到了北天院,并且成功在三年内,从初来时的应星境突破到了入定境,入定境,放到任何一个蚁星上面,都是顶级强者,只有那些修炼数十年的老妖怪才能够勉强达到这个境界,而北天院的资源根本不是任何一个蚁星能够望其项背的,尤其是对各种武道资料强大武技的搜集,更不是那些蚁星能够明白的,那些老妖怪放到北天院,超过八成的学生都能够轻松虐杀,他有充足的信心,能够轻易击败这两只绵羊,夺了他们身上的宝贝和学院积分。

  “真是两只肥羊啊,想不到你们的运气竟然这么好,能够安然无恙的通过欲望森林,真是让人羡慕啊,不过你们的好运到此为止了,你们是乖乖把身上的宝贝和积分交上来呢还是让学长我给你们开开眼界,见识一下北天院强大的武道呢?”

  这边的情况吸引了附近数十位老生,看着明显的两只肥羊就要被王一虎劫掠了,周围的人有不满有不甘,暗怪自己下手太慢了,让两只肥羊给飞走了。

  “这位学长,我们是河昆星来的新生,初来乍到,对学院的规矩不太了解,还请学长指点!”

  曾毅摆的姿态很低,这里是北天院不是河昆星,在河昆星,他可以傲视天下,但在这里,身为一星天才的他,完全不会有丝毫可以让他骄傲的地方,因为能够在这里的人,每一个都是来自各个星辰的天才,就算他,也不过是平庸之辈,没有丝毫出色的地方。

  “身为你们的学长,指点你们自然是义不容辞的,我现在可以教给你们学院里面最重要的一条规矩,你们听好了,在这里,拳头大就是硬道理,实力强,本身就是规矩,明白了吗?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把你们身上的东西和积分交上来了呢?”

  王一虎心里冷笑,两只肥羊,看模样,根本不用动手,只是强大的气势就足以逼迫他们交出积分了。这三年,在他的星辰上一向眼高于顶的王一虎,在这里一直备受欺负,完全没有了丝毫优越感,走到哪里都夹着尾巴做人,这让他憋屈的厉害,而现在,他终于尝到了欺负别人的滋味,终于找回了一点在自己星辰上的感觉,真是太爽了!他的架势摆的也更加足了。

  曾毅有些明白过来了,这是要抢劫,他虽然还不太清楚之前发生的事情,但也能够猜想到一些,心里不由不忿起来,然而在北天院,这个大世界的学府里面,他的骄傲和傲气,根本算不上什么,而他能够充分领悟到王一虎话里面的意思,眼前这王一虎虽然还没有动手,但身上那一股磅礴强大的气势,就是河昆星他的师父也无法比拟,动起手来,他根本没有任何战胜的希望,何况,正如王一虎说的,在这里,拳头就是硬道理,就是规矩,他就算战胜了王一虎,后面还会有很多人,还会有更强大的对手,他身上的积分,最终还是保不住的,与其这样和眼前这位学长交恶,倒不如痛痛快快交出来,也能够免掉以后的麻烦。

  他权衡者利弊,一时间没有说话。

  “怎么,还不明白眼前的局势?呵呵,看来还得让我这个学长教你一下规矩啊!”

  看着就要动手的王一虎,曾毅一咬牙,正要同意,忽然只听一直没有说话的萧凌开口了。

  “患众而弱,患志穷而倍弱,患无骨而再弱,众而为蚁,众而志穷为凫,众、志穷而无骨则为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