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马飞车,如漫漫星辰中的一点流星,划过浩如烟海的星空。

  作为星辰遨游十分重要的交通工具,银马飞车,能够在大世界自由航行的车驾,也只有大世界才能造出这样惊天绝艳的飞车,河昆星是无论如何也造不出来的。

  曾毅站在银马飞车的车厢边缘,透过水晶般剔透的镜子,能够清晰的看到后方浩淼如烟沙的星辰,包括那一圈圈,恍若幻象一般的星璇,反射出低沉美丽的光环。

  “蚁星群,蚁民!”曾毅目光闪烁,带着一丝舒心和绝然,目光中夹着许许多多不名的味道,两手紧紧一握:“再见了,美丽的河昆!”

  曾毅望着后方那些沙尘般的星球,慢慢转过身,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同在车厢里面的少年。

  同是河昆走出的少年,有着和他不一样的沉默和坚韧,自从进入车厢之后,少年的平静和冷漠都让他感到一种不一样的稳重,从少年的眼中,他丝毫看不出如别人一般的摆脱蚁民步入大世界的兴奋,平静坚韧的目光,让他感觉这个少年像是早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不再会有任何的感觉,可他不是和自己一起从河昆星考入北天院的吗?同是蚁民,能够从数十亿的蚁民里面脱颖而出,进入大世界,从此人生步入另外一个别人仰望的舞台,他怎么能够做到这样的平静。

  他心里钦佩,目光再次扫过车厢里其他的地方。

  银马飞车,共有十节车厢,每一节车厢都足有一个小型武场这么大小,足可以容纳五百人,这里汇聚着从蚁星群那些星辰上通过问心路考验天才,这些人每一个都有着不弱于他们的天赋,每一个在各自的星辰上,都是万众瞩目,都寄托着他们的亲人,师长的希望。

  看着这些人互相攀谈,不断拉着关系,未来的大世界,北天院,他们就是师兄弟,要一起度过了,现在拉好关系,对在陌生的北天院学习生存都有很大的好处,然而和热闹的车厢热闹的人相比,曾毅感觉,坐在那里闭目冥想的少年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就像是一只孤傲的猛兽,坐在一群绵羊里面。

  曾毅想起在问心路最后一段,那个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把他从幻境中唤醒,他这才最终通过了问心路,成为这万千学员中的一员。

  虽然在问心路上,他看不到对方,但他能够肯定,一定就是这个在河昆星苦行的少年。

  “多谢!”

  萧凌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诚挚的曾毅,轻轻点头,随即闭上眼睛,一言不发,继续苦修。

  “我是曾毅,交个朋友!”曾毅也不在意,接着说道。

  “……!”

  萧凌没有说话,依旧闭目苦修。

  银马飞车速度很快,但从蚁星群到达北天院,依旧用了足足一个月时间。

  随着银马飞车轻轻一震,飞行一个月的银马飞车终于结束了他的旅程,停了下来。

  “天楼,这就是天楼,好高,好大!”

  “传说中的天楼,传说中的北天院,我终于到了这里!”

  “好浓郁的星辰之力!”

  “啊!好大的星压,足有蚁星的五倍还多,难怪能够吸引这么多的星辰之力!如果要是蚁星上普通的人过来,只是这星压就足以让他重伤了!”

  ……

  天楼高有百丈,方圆十里,上面能够容纳十架银马飞车停留。

  随着银马飞车车厢打开,一个个将要加入北天院的学员兴奋的跳下车厢,打量着足有方圆十里宽大的天楼,惊叹着星球的星压还有那几乎是蚁星五倍浓郁的星辰之力。

  萧凌跳下银马飞车,看着眼前的天楼,唇角勾起一丝淡笑,落在一旁的曾毅眼中,心里越发奇怪了。

  北天院的老师并没有让他们多等,很快就有两个穿着北天院老师宽大服装的人走了过来,神容眼里,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肃杀冰冷的气息,目光冷肃,就像是老虎盯着一群绵羊,虽然这一批学员足有五千人,个个在蚁星上都是首屈一指的顶级天才,但被这两名老师冷冽的目光一扫,顿时一个个沉默下来,脸上露出震惊、骇惧的神情,那目光,绝对是经过无数尸体才能堆积出来的强大杀意。

  没有更多的废话,两名老师只是简单训斥两句,便带着他们想着天楼下走去。

  “这里!”名叫何应忠的瘦高老师手指前方,那里有一望无际的森林树海,一株株笔直参天的大树,浓郁茂密,随风发出一阵沙沙响声:“是欲望森林,每一个想要进入北天院的人,都要通过这一片欲望森林!”

  周围的学员突然注意到何应忠脸上流露出一丝略带狰狞的冷笑,心里没来由冒起一股恶寒。

  “用最短的时间,穿过欲望森林,到达对面,最后一千人,将会被淘汰,绵羊们,记住,是淘汰哦,失去这一次机会,你们将永远失去进入北天院的资格,明白吗?”

  何应忠的话顿时在众多学员里面掀起一阵狂风暴雨,难道他们通过了问心路还不算真正进入学院吗?还要经过这欲望森林,而且最后一千名竟然会被淘汰,淘汰率竟然达到恐怖的五分之一,这么高。

  这些学员纷纷赶到一阵恐怖的压力,一个个茫然惶恐的看着面前的欲望森林。

  “三天,你们只有三天时间,如果没有赶到,同样会被淘汰,你们可以组队,也可以选择一个人通过,前十名会有学院的奖励,好了,绵羊们,冲吧!”何应忠嘿嘿大笑一声,和身边那个名叫李若寒的老师身形一闪,鬼魅般从他们面前消失了,竟然没有人看清楚他们究竟用了什么身法,什么手段。

  留下五千学员,一个个茫然张望,片刻之后,才纷纷醒悟过来,通过欲望森林可是有时间限制的,他们必须抓紧时间,才能不会被学员淘汰。

  萧凌漠然看着面前的欲望森林,面不改色,向着森林里面走去。

  “结伴同行?”只见曾毅从后面追了上来。

  萧凌眉头一皱,曾毅虽然表现出足够的善意,不过三年来,他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没有负累,没有牵挂,多出这样一个人,会让他感到压力,不过他对曾毅并不厌烦,可以看得出来,曾毅心性很好,最少不像一些人,盛气凌人,自视太高,目中无人。

  微微点头,当先进入欲望森林,这个时候,周围的学员已经差不多都钻进了这一片森林当中。

  从何应忠脸上,这些人都感到了这欲望森林似乎并不简单,因此几乎都选择了组队进入,这样危险就能够分摊到每一个人身上。

  “从何老师的神色看,这欲望森林并不简单,应该会有一些危险!”

  “嗯!”

  “我想,我们应该小心一些,跟在那些大队的后面,或许更好一些!”

  “你可以去!”

  更8新●最P快K“上Af酷o匠)网‘

  曾毅看着油盐不进的萧凌苦笑一声,不管如何,这个冰冷漠然的家伙帮过他一次:“如果有什么危险,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最少我可以替你拦着,保证最少一个人进入学院,我们走吧!”

  萧凌驻足,抬头扫了一眼曾毅,心里涌起一丝暖意,微微点头,当先走去。

  “我们怎么不直线走?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你走的路线很奇怪,怎么一直在绕圈子?”

  “你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

  曾毅就像是一个话痨一样,不停跟在后面追问着,而萧凌带路走的路线十分古怪,有的时候,明明直线走着,突然他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然后转弯,甚至向后倒退,然后重新选择路线,两人的速度并不快,可是曾毅明显感觉到,原来附近不时都会看到其他学员的影子,现在越来越少了,竟然都被他们甩到了后面。

  曾毅心里越发奇怪,对这个冷漠的少年越来越好奇,默默跟在后面,不再多问。

  欲望森林并不太大,纵横直径大约八百里左右,北天星的星压大约是那些蚁星的五倍左右,他们一个个,虽然都是各自星辰上的天才,拥有一定实力,但面对这五倍星压,也就意味着,他们每走一步,都要流失以前五倍的力量,短时间内,依旧不能适应这种压力,只能够慢慢赶路。

  萧凌就像没有感觉到这种星压变化般,看起来,依旧和以前一样轻松,曾毅一开始还能不紧不慢跟在他的身后,然而两个时辰后,就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再看前面一如既往的萧凌,不由苦笑一声,心里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这个家伙绝对不简单,不然怎么能够这么快就适应了北天星的星压。

  在萧凌的带领下,第二天傍晚,他们周围的树木越来越稀疏,显然,他们马上就会离开欲望森林,到达欲望森林的对面,进入真正的北天院了,而且,他们仅仅只用了两天时间,这种速度,曾毅可以肯定,他们绝对是在前十名里面,一想起何应忠承诺的前十名还会有学院奖励,他心里顿时一片火热,以北天院的地位,奖励一定很丰厚,对他们在学院修行,有很大帮助的吧,而同时,他越发感觉奇怪了,根据何应忠的话,这欲望森林,应该不会这么简单才对,里面肯定会有一些考验,然而跟着萧凌,他们竟然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他越发感觉萧凌神秘起来,但若是说萧凌有什么强大的背景,却又不可能,如果真有那么大的背景势力,怎么还会去通过问心路来改变自身命运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