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大胆,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打伤我们王家的人,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

  王若雪怒叫道。

  萧凌依旧毫不理会,转眼已经走出了狼羊小道,进了坐落在内院正中的那一个大殿。

  这里是王家会见重要宾客的地方,萧凌进入大殿,径直坐在中间那一张椅子上面,而之前的打斗和惨叫,也终于引动了王家内院的震动,十几个实力在神游境的人纷纷扑到大殿里面,眼看萧凌坐在大殿正中,纷纷发出一声怒吼,迅猛扑来。

  王伯自从进来这里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出手,这时候见状,立刻扑上,背后一只巨大的电天猿狰狞作势,一把抓起一个神游境弟子,把他扔了出去,王伯更是出手如电,在这些弟子当中穿梭,不过片刻,就有几个弟子身负重伤,倒地不起。

  “什么人,竟然敢在我们王家撒野!”一声爆喝,一道黑影笔直冲入大殿,五指如鹰抓,破空而啸,向着王伯当头抓去。

  王伯闷哼一声,倒退半步,双掌开合,大力反攻,双方指掌一碰,一阵狂风呼啸而起,两人纷纷后退。

  那黑影落下地面,看清了眼前的人,冷笑道:“我倒是谁,原来是阮家那不成器的东西,都给我住手,让我看看你王铁掌有什么能耐,敢在我们王家撒野!”

  王伯毫不示弱,冷冷说道:“王虎,你们王家逼迫灵溪成亲,今天我们是来讨还公道!”

  王伯知道,今天的事情他不是首要人物,侧身退下,来到萧凌背后站定,也不去理会王虎的怒视。

  王虎也看出来,今天王伯的行为异常,竟然会站到一个少年身后,而这少年,他更是从没有见过,也不是附近七里八庄的人。

  “看来这两个年轻人就是阮家请来的帮手了,似乎有点门道,阮家那些软东西,为了这两个年轻人,竟然就敢跟我们王家作对,真是不知死活!”王虎闷哼一声,不过他也知道,今天事情闹到这步田地,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决断的,低声吩咐身边的弟子:“去请家主来!”

  那弟子飞快的离开,王虎上前一步,冲着萧凌喝道:“阁下如果想谈,我们家主马上过来,还请你离开那里,那不是你能坐的地方!”

  萧凌面不改色,稳坐如山,更不理会王虎。

  王虎脸上浮现一股怒气,但很快他就忍了下来,阮家的人既然敢来,必定有什么依仗,他现在还是不要动手,免得待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萧凌没有等多久,半盏茶的时间不到,外面五六个人便走了进来,当先一人,身着青衫,神态威严,看到萧凌坐在那里,眉头一拧,两眼闪过一股怒气,冷冷说道:“阮家的朋友似乎放不准自己的位置啊,是不是要我指教一下!”

  萧凌知道眼前这人,应该就是王家现任家主王烨修了,他抬起头,看着目光阴冷的王烨修,慢慢说道:“我今天来,两件事,第一,阮灵溪的婚事就此作罢,第二,向阮家道歉!”

  嚣张,太嚣张了,见到王家的家主,竟然还敢如此嚣张,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就是在拥有两大奥义境坐镇的王家吗?难道他不知道,王家一怒,方圆数千里都要动荡吗?

  王烨修脸色大变,看着萧凌,气极而笑:“一个小小的心动境,就敢如此放肆,看来你有什么凭仗,但我不管你有什么依仗,敢在我王家撒野,下场只有一个,给我滚下来!”王烨修目光一冷,五指如刀刃,指掌之下,赤火逼人,整个房间在这一股赤火之下,都仿佛进入了火山口般,热的让人气血滚荡,心绪难平。

  而不等王烨修一抓抓下来,一道凛冽的寒雾突然横亘在王烨修面前。

  那一道寒雾如同凝聚着千年不化的冰川寒气,还没刺落,寒气竟然就把王烨修指爪下的火焰逼的收缩起来。

  “奥义境极限!”

  王烨修也是奥义境,但之前他的精神完全被萧凌吸引,以至于没有看清萧凌一边坐着的游心蓝的实力,但身为奥义境的眼界,他还是有的,只看游心蓝出手,寒气凝聚,指剑简单却威势惊人,只是随意出手,竟然就把自己的赤火逼的收缩起来,这一份实力,根本不是他所能够抵挡的,就是他爹,奥义境巅峰过来,只怕也挡不住游心蓝吧。

  “阮家什么时候攀上了这样的强者!”王烨修暗惊,他惊得不是两个人的实力,而是两个人背后的势力。

  “这个年轻人,年龄比阿瑞还小,就能够达到这种境界,能够培养出这种天才的家族,势力只怕比我们王家还要大很多,得罪这样的家族,不合适啊!”

  王烨修毕竟是闯荡多年的老狐狸,心中震惊,脸上不露丝毫,倒退两步,看着萧凌和游心蓝,沉声说道:“不知道两位是哪一个家族的弟子,我们王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也有一些根底,别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伤了自己人!”

  游心蓝漫不在意,依旧坐下来,而萧凌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王烨修。

  吴云星虽然比一般的大千世界星辰要大一些,星力浓厚一些,培养出来的人才也多一些,但这里四分五裂,足有不下千百个家族,门派,而这种情况,就导致了资源的分散,那些真正的天才,无法得到有效的培养,有时候反而不如那些普通星辰上的天才。

  王烨修见他们没有说话,镇定自若的模样,心里越发摸不清深浅,两个人的气势实在是太足了,有恃无恐,似乎根本不把王家放在眼里,这只有那些势力远超王家的家族子弟才会表现出来这种不屑,得罪一个惹不起的大家族和自己儿子的婚事相比,权衡利弊,自然很容易就能够得出结论,沉声说道:“两位,犬子王梓的婚事,事前已经跟阮家通过消息,对方也已经同意,只差我们聘礼下去,要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阮家长辈既然同意,这婚事基本上就已经算定下来,说起来,还是阮家自己理亏,他们的婚事,我冲着两位的面子,可以同意取消,但道歉,绝对不行,说起来,还应该是阮家欠我们一个道歉才对!”

  “你说的好听,当初你带着几个族老,亲自去往阮家,威胁我们说,如果不把灵溪嫁到王家,你们就要把阮家灭门,而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灵溪的父母可没有答应,那只是他那些不成器的叔叔伯伯一厢情愿而已,如果你们不是自恃实力比阮家强大,处处威胁逼迫,灵溪又怎么会逃出阮家!”

  王伯忍耐不住,大声喝道。

  王烨修扫了一眼王伯,淡然说道:“我当初带着诸位族老前去那是提亲,灵溪出走,那是你们阮家自己内部的事情,跟我们王家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们王家势大,就可以成为你攻击的理由吗?”

  “道歉!”萧凌漠然说道:“不然,灭了王家!”

  萧凌一言出,包括王烨修在内,所有王家的人脸色大变,这小子真是太嚣张了,竟然说要灭了王家。

  当即就有两位族老激怒咆哮要把萧凌大卸八块,但却被冷静的王烨修拦住。

  “阁下难道真的要跟我们王家为敌?”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萧凌起身,凝目看着王烨修道:“道歉,我还能原谅你,不道歉,灭门!”

  王烨修被萧凌步步紧逼,反而更加摸不清深浅,摸不清深浅,就不敢动手,一时间,反而陷入两难的境地。

  “真是不孝子,我都这么老了,还整天给我找麻烦!”一个洪亮的声音怒气冲冲从外面走了进来。

  周围的人看到这个老者,纷纷避让,恭敬的叫道:“老家主!”

  这个人显然就是王家的老家主,王烨修的爹王洪。

  只见王洪气冲冲的走到大殿,冷眼看着两边的人,冲着王烨修就是劈头盖脸一阵喝骂。

  “你这个不孝子,王梓那小子是一副什么德行,你还不清楚,整天花天酒地,不务正业,都有了三个媳妇了还想再娶阮家的千金,人家能够同意吗?我们王家和阮家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了王梓这个混蛋,连老邻居都得罪了,你真想把我们王家往火坑里推吗?……!”

  王洪一阵喝骂,只把王烨修骂的狗血喷头,呐呐不言。

  王洪骂了一阵,似乎感到累了,拿起一旁的茶壶灌了两口,气冲冲的往桌子上一扔,转头重重叹了口气,对萧凌说道:“两位,是我教子不当,竟然敢以势压人,欺辱老邻居,真是该死,我代王家,向两位以及阮家道歉,这小子仗势欺人,那婚约,自然是不算的,回头,我让人亲自去往阮家致歉!”

  萧凌深深的盯着王洪,这个老狐狸,果然不简单,早在王烨修和游心蓝动手的时候,他就看到王洪躲在后面观察,眼看情况无法收拾,这才冒出头来,把王烨修训斥一顿,当众道歉,倒显得他光明磊落,德高望重了。

  对于王洪以及王家的心理,他大致能够摸清,既然王洪已经表现出诚意,想必在不清楚他们的身份之前,绝对不敢在对阮家有所动作,目的已经达到,他深深吸了口气,起身说道:“我们走吧!”

  说着,他当先举步,向外走去。

  王洪哈哈一笑道:“两位既然来了,何不喝杯水酒再走,我人老了,但我也年轻过,见到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也感觉我这把老骨头也硬朗起来,忍不住就想要亲近亲近!”

  “不必了!”萧凌说道:“我们走!”

  看0《正版章.|节上.)酷匠9网6p

  王洪闻言,叹声说道:“既然两位还有事在身,那我就不挽留了,以后路过这里,一定要来我们王家做客啊!”

  王洪和王烨修一直把他们送出王家,这才停下,看着萧凌他们走远,王烨修皱眉说道:“爹,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哼,还能怎样?难不成,真的要把王家拖下水,祖宗基业,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更要处处谨慎,可不能因小失大,把祖宗基业都荒废了!”说着王洪又叹了口气,说道:“这两个年轻人背景匪浅,回头好好查查,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想不到阮家竟然这么走运,结交了这样背景强大的朋友,以后记得约束弟子,不要再去招惹阮家!”

  王烨修低声应是,回头看着城门的方向,默然不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