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逃!”萧凌冷哼一声,手掌急探,速度奇快,竟然一把抓住阮俊逸身后的衣领,老鹰抓小鸡般的把阮俊逸的身体抓了回来,随手扔到地上,星力过处,已经把阮俊逸浑身星力震散,短时间内不可能动弹。

  “回家族,有人相助,心动,未知!”

  游心蓝低声把石头上面刻的字迹念了出来。

  阮灵溪和王伯听到上面的内容,脸色顿时大变,不可置信的盯着阮俊逸,而阮俊逸则是一脸死灰,默不作声的闭着眼睛。

  “你竟然背叛我!”阮灵溪忽然尖叫一声,语气中流露出浓浓的伤心和悲愤,指着阮俊逸叫道:“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我爹当年见你可怜,把你从外面带回来,把你当做亲生儿子一样培养,你竟然背叛我!”

  阮俊逸再次睁开眼睛,看着阮灵溪,忽然咧嘴一笑,森然说道:“是,阮云把我从外面捡回来,悉心培养我,可我不还是他养的一条狗吗?要我往东,我不敢往西,要我做什么就要做什么,你以为我过的有意思吗?嘿嘿,我从来不认为我幸运,他既然把我捡回来,给了我义子的身份,那为什么说他死后,要把所有的遗产和地位给你,没有我一分一毫,我这么多年来,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我得到了什么?到头来一场空吗?我不甘心!”

  阮俊逸说道最后,满脸血脉暴跳,愤怒大吼:“我算明白了,他之所以培养我,是看中了我的天赋,要让我为你这一脉卖命,要我扶助你,免得你实力不足,被人欺负,嘿嘿,我偏偏不会让他如意,我就要跟他作对,我就是要争取,而你不嫁出去,我就一直没有机会,只有你离开了,他才会正眼看我,我才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你无耻!”阮灵溪恨恨的看着阮俊逸,怒叫道:“你无耻,卑鄙,我爹怎么会是你想的那样,你不是我阮家的人,虽然我爹给你赐名,但你没有阮家的血液,怎么可以继承遗产,我爹之所以要我继承他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你!你这个混蛋,枉费了我爹对你的一片苦心,你该死!”

  “为了我?放屁,那老鬼心里只有你,怎么会为我考虑一丝一毫,每天除了逼我去做这做那,他还为我考虑过什么?”

  阮俊逸脸色狰狞,大声吼道。

  “你……你不是我爹的亲子,虽然是义子,可是你依旧没有继承的权利,但是你如果能够入赘,能够娶了我,你就是我阮家的人,到时候,这一切不都是你的吗?我爹亲口对我说的计划,可是你这个混蛋,却枉费了他的一番苦心,他让你做这做那,不是让你多联络人脉,培养自己的根基,避免你到时候继承他的位置的时候,被人排挤吗?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卑鄙,我现在当真庆幸,我爹还没有来得及把我许配给你,你就暴露了你阴险的心思,我现在,真为我爹做的这一切努力而感到不值,阮俊逸,你该死,你就是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阮灵溪凄苦的大叫,说完,已经满脸泪痕。

  “你以为我娘为什么要你陪我一起逃走,我爹身边还有那么多高手,实力比你还强,为什么只要你陪我一起逃跑,还不是早把你看做了阮家的一员,想不到,想不到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竟然背着我们和别人勾结!”

  阮俊逸满脸惊愕,不敢相信,死死的看着阮灵溪,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他们怎么一直都没有对我提过?”

  “我爹说,你虽然天赋很强,但你性子比较浮躁,这事你如果知道,只怕会被其他人看出什么状况来,还要磨练你一番才会告诉你,我虽然看不上你,可是我爹的吩咐,我又怎么忍心让他为难,可是,你却辜负了我爹我娘对你的一番苦心,辜负了他们对你的信任!”

  说着,阮灵溪已是满眼泪水。

  “难怪,我们当天晚上逃走,本来已经离开了家族的势力范围,他们却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我们,而我们屡次逃脱,不过多久,他们又会追上,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王伯虎目圆睁,怒视着阮俊逸,大声怒斥:“你这个卑鄙小人,当初阮云就不该把你救回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阮俊逸失魂落魄的自言自语说道:“他竟然对我这么看重,我……我却一直误会了他!”

  阮俊逸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抬头看着阮灵溪说道:“灵溪,我错怪了爹娘,都是我的错,我不配做他们的儿子,但是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你一直以来不能修炼,是被人下了慢性毒药,是金蟾粉,是家主下的毒手,我虽然知道这种毒药,但我不知道怎么去解,你这一次回去,如果能够翻身,夺回大权,一定要要回来解药,以你的天赋,一定可以把我们这一脉壮大的!”

  “金蟾粉!”萧凌目光一闪,这种毒他也听说过,金蟾粉无色无味,对什么没有什么害处,但是却能够压制人的潜力和根骨,让人修炼起来缓慢异常,在小千世界,就不断传出金蟾粉中毒的事情,都是一些大家族打压其他家族常用的手段,解毒的方法很简单,困难的是很难发现谁中了这种毒。

  “我不能修炼,是因为我中了毒?”阮灵溪错愕的看着阮俊逸。

  “是,你十岁的时候,就突破了望神境,将来一定会威胁到家主一脉,所以他就把金蟾粉掺入你一直喝的蜂蜜水中,所以你才会在十岁之后,一直没有突破!”阮俊逸面色灰败,脸上充满悔恨,低声说道:“替我向爹娘说对不起,我辜负了他们,再也没脸去见他们,也没脸苟活在这世上了,以后,家里面的事情,都要落到你身上,你要挺住”!

  阮俊逸慢慢闭上眼睛,说道:“灵溪,杀了我吧!”

  “你……!”阮灵溪心中的怨恨,当真有要杀他的心思,可是要他动手,却怎么也下不了手,他和阮俊逸从小一起长大,把他当做亲哥哥一样,可是现在……

  阮灵溪几次三番抬起手掌,却又无法落下,最终,恨恨转身,大声说道:“你走吧,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阮俊逸讶异的看着阮灵溪,忽然颓废的一笑说道:“对不起,我这次犯了大错,本来不应该苟活,可我还想完成我人生最后一件事情,以后一定会用我的生命来弥补!”

  阮俊逸默默挣扎着站起身,拖着受伤的身体,向着远处走去。

  几人静静的看着离开的阮俊逸,王伯忽然一叹,说道:“我看着他从小长大,这孩子,性情虽然有些傲气,但也不算让人讨厌,阮云对他本来抱有极大的希望,只是他走错了路了!”

  “王伯,别说了,我们就当从来没有他这一个人!”阮灵溪默默垂泪,那个差点成为他的丈夫的人,竟然会是害他们最深的人,世事无常,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心寒的?

  “多谢你!”阮灵溪沉默片刻,情绪略微平静一些,抬头看着面前的少年,低声说道:“我错怪了你!”

  萧凌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转身回到篝火前面,闭眼假寐。

  事情就这样平息下来,没有了阮俊逸的消息,那些追兵明显失去了方向,这一天,竟然始终没人追上他们,而阮灵溪一天都是落落寡欢,一言不发,伤心的模样令人心疼。

  接连几天,身后的那些追兵都没有出现,想必没有料到,他们竟然还敢返回阮家,去往别的地方追踪了吧。

  而他们,则已经到了阮家的外围,距离阮家,不过几百里之遥。

  靠近阮家,王伯和阮灵溪的精神明显比以前紧张了许多,这一天,两人都在一些偏僻的小路上面行走,萧凌也没说什么,跟在他们后面,慢慢走着。

  “前面就是阮家了!”王伯指着前方出现的一个小镇般的地方,说道:“我想要再确定一下,你们真的有把握帮助我们,救出阮云?如果没有把握,我们现在离开,还来的及,我不想让我们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最后竟然自投罗网!”

  ☆¤酷匠Dl网3永~K久}免…费看i小说

  “你们可以离开!”萧凌淡然说道:“等我们解决问题之后,再回来!”

  似是被萧凌强大的自信感染,阮灵溪精神一震,说道:“我相信你们,王伯,到了这里,我们已经没有退路,要么,救出父亲,要么,死在这里,就算是死,也算是魂归故里,没有客死异乡!”

  “好吧,那我们走吧!”王伯叹了口气,带着他们向着那一个小镇走去。

  吴云星的情况和其他星辰不太一样,这里门派林立,浓郁的星力,使这里出现了不少的强者,家族的更替,也是非常频繁,而一个家族,或者门派,往往就是占据一个山头以及数百里乃至数千里的范围。

  萧凌跟着他们走近那一个小镇,小镇人烟不少,远远的就能够看到炊烟升起,当他们靠近村镇的时候,村镇的人立刻就发现了他们,在看到王伯和阮灵溪,立刻就有人脸色一变,逃一般的离开现场,想必是向阮家告密去了。

  四个人走近镇子里,这里面,超过七成的人都是姓阮,和阮家都有一些关系,而这里的人,也大多都会从阮家学习、修炼,为阮家做事。

  阮家前一阵的风波,镇子里的人都已经知道,这些人对阮家都忠心的很,见到他们回来,一个个躲避的远远的,竟然没有一个人跟他们打招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