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王双手上面趟漾着一股冰寒,双手背在身后,十指竟然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双手竟然在这短短片刻,就已经被若心剑的冰寒冻结,到现在也不能把那一股凛冽的寒气驱逐。

  王承友查看一番虎王的伤势,眉头紧皱,说道:“这游心蓝修炼的星技古怪厉害的狠,你们都不是对手,退下吧!”

  方辞看了虎王的伤势,又亲眼见到游心蓝出手,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游心蓝的对手,事不可为,不是逞强就能解决的问题,点点头,和虎王一起退到了王承友身后。

  副门主看了一眼游心蓝,这金剑门的特殊星技,就是他也没能亲眼见过,只有门主唯一的弟子游心蓝才得以修炼,,很是奇怪,游心蓝为什么会突然退下,不过这一战,游心蓝大占上风,已经分出胜负,刚才那种尴尬的境地得到解脱,他脸上再次浮现一缕微笑,说道:“几个侥幸突破的家伙,要知道,战场上,可不是有运气就能获胜的,哈哈,在真正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都是纸老虎!”

  萧凌没有去看游心蓝,走入场中,淡淡说道:“你们三个,一起来吧!”

  :酷匠*》网首A发|#

  副门主的得意还没有发泄,就被萧凌这句话噎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萧凌,以他的实力,自然能够看出,萧凌已经是心动境的实力,心中奇怪,萧凌究竟吃了什么药,就算得到了星核,也不该这么快就突破一个境界啊。

  被萧凌点到名的曹升,沙元超,何阳三人,脸色齐齐一变,何阳也就罢了,他境界最低,又被萧凌先发制人,脚骨断裂,现在等同废人,而曹升和沙元超可是货真价实的心动境极限强者,萧凌竟然要一挑二,独战他们两人。

  “你要同时挑战我们两人?”曹升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为搞笑的事情,脸上带着不屑而怪异的笑容,看着萧凌。

  “不错!”

  萧凌沉重而有力的回答。

  “嘿,嘿嘿!”曹升忍不住嗤笑一声:“就凭你,一个刚入心动境的人?”

  萧凌默不作声,只是看着他。

  “不用元超,你能胜得了我再说!”曹升从流火星开始,就憋着一肚子的恶气,本来以为来到这里,一定能够出了这口气,却不料情况大出所料,三人竟然接连突破,以至于他们精心准备的报复,不仅仅没有起到任何效果,而且让他们差点沦为了笑料,而这一切,曹升把这些全部归咎到了他们得到星核的份上,若不是星核,他们怎么能够这么快就突破,如果不是星核,他们怎么能够让自己成为笑料?

  眼看萧凌挑战,正好合了他的心思,他的境界高过萧凌,如果他来挑战,就算获胜,也会留人话柄,但这是萧凌主动发起的挑战,他胜了,别人就无话可说了。

  曹升嘿然入场,轻蔑的看着萧凌,冷笑说道:“拳脚无眼,生死不论,你如果害怕,现在放弃还来的及!”

  萧凌淡淡看了一眼曹升,不再说话,双手结成磐石印,身体,气势顿时发生变化,身若磐石,心自不动。

  “这可是你自找的,接招吧!”曹升爆喝一声,手中金剑虚空急刺,笔直一剑,没有任何变化,他要倾尽全力,一击必杀,不给萧凌留下任何机会,只有这样,才能发泄他心中的一口恶气。

  “卑鄙,倚强凌弱还要先手,不要脸!”

  下方顿时就有人喝骂,而曹升却是冷笑连连,既然比赛,就没有强弱身份,只有胜负。

  而萧凌面色不变,双手结印,精神如同条条长线,四散辐射,所过之处,如同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将周身半丈之内,所有的星力牢牢束缚,而随之,在他双手上,一颗小小的石头缓缓浮现出来。

  这一颗小小的石头,只有巴掌大小,然而在其他人看来,这一颗小石头却仿佛当真有一座小山那么庞大,那么沉重,那么气势磅礴,更让人惊愕的是,这一块小小的石头上面,竟然有一方如山岳般的符印,清楚的浮现在上面。

  “奥义符印!”

  立刻有人尖叫一声。

  只有奥义境才能领悟的奥义符印,萧凌不过才心动境,竟然就已经领悟,这天赋,太恐怖了。

  小小的石头,如同泰山一般,被萧凌双手托起,缓缓举到头顶,精神织成的大网,立刻受到磐石印的吸引,一缕缕一丝丝,向着磐石印蜂拥汇聚,磐石印散发着青碧色的光芒,虚空飞起,滴溜溜的转动,转眼间化作了数十丈的小山大小,猛然向着曹升当头坠落下来。

  “呀!”

  早在萧凌召唤磐石印,浮现奥义符印之后,曹升就知道不好,在没有之前的那一股嚣张,全神贯注凝视着萧凌手里的磐石印,直到磐石印化作小山坠落下来,他的长剑立刻收回,全副精神完全放在了磐石印上,鼓荡全身所有的力量,金剑挥舞,劈风斩浪,千道金光在磐石印下四处弥散,和磐石印撞到一处。

  磐石印坠落的速度微微一滞,随即却以沛不可挡之势,慢慢压落下来,一尺,一丈……

  磐石印不断压落下来,下方的金光也越发浓郁,可是始终无法抵挡磐石印的势头,终于,磐石印完全盖过了金光,重重的压倒了武坛上方。

  “轰!”

  沉重的力量荡起一股烟尘,下方的金光完全消失,只留下巨大的磐石印巍然屹立。

  青碧色的奥义符印在磐石印上不断明灭闪烁,随着萧凌召唤,磐石印再次腾空飞起,化作手掌大小,飞回萧凌手中。

  而在武坛上方,一个一人大小的坑洞,曹升满身鲜血,昏迷其中。

  一片寂静,不仅仅金剑门的人被这一击所形成的庞然大力所震惊,就是下方的北天院弟子,也完全不曾想到,萧凌竟然如此恐怖,以弱胜强,竟然只用一招,就把对方解决。

  心动境初阶,和心动境巅峰,中间差距很大,但萧凌依旧能够轻松获胜,这份实力,天赋,足以让所有人心惊。

  萧凌转头看着沙元超,淡然问道:“该你了!”

  一旁,副门主满脸乌青,想不到,刚刚由游心蓝形成的震动,转眼就被萧凌化的无影无踪,反而震慑的他们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游心蓝的境界在贺兰虎之上,这样才敢同时挑战贺兰虎和方辞两人,虽然最终只有贺兰虎一人上场,可是游心蓝乃是以远超过对方的境界,还有强大的实力,一招败敌,这还能够说得过去,虽然让人吃惊,但不足以说明什么,但是萧凌,仅以心动初期,就能够一击镇压心动巅峰的曹升,这就让人惊叹了,奥义符印,超乎寻常强大的磐石印,对战斗的敏锐把握,这些都足以证明萧凌的优秀。

  被点到名字的沙元超脸色阵红阵白,他不是不敢上场,但绝对不愿意以自己的失败,去成就萧凌的威名,他的实力,和曹升不过伯仲,曹升被一招镇压,他自认,在那种强大的印法下,也不会发生例外。

  “元超,退下吧,今天这笔账,我们金剑门记下了!”副门主自然知道轻重,沙元超既然不是对手,何必还要上场受辱呢?

  闷哼一声,心思却转动开来。

  这萧凌难道是北天院一直雪藏的利器?那如果能够把这利器折断……!

  他满脸阴沉的盯着萧凌,不经意间,流露出一股杀机。

  萧凌敏锐的感知到对方的杀意,却毫不动容,只是扫了一眼这金剑门的副门主。

  而在副门主身后,游心蓝若有所悟,看着萧凌,目光泛出一丝奇异的色彩。

  战斗,以北天院,以萧凌出色的表现,而获得胜利,就连游心蓝超乎寻常的强大力量,都不能掩饰萧凌的光彩。

  整个北天院都在谈论着萧凌的那一战,一击镇压比自己强大大半个境界的强者,没有丝毫勉强,奥义符印,更是让萧凌灌上了北天院千年以来,乃至千年以后,最出色的天才名号。

  萧凌对这些确实漫不关心,同等境界之下,而且是在下等星辰,以他的见识,力量,星技还要多费手脚,才是他的耻辱。

  这样的战斗,根本不会,也不应该有任何一点悬念。

  萧凌突破心动境,精神庞大,却更加战战兢兢,勤苦修炼。

  金剑门的副门主带着弟子们离开了,可是游心蓝却留了下来,据说,是游心蓝自己的强烈要求,这一战,让他认识到了双方的差距,他留在这里,不是要转投北天院的怀抱,而是要取长补短,弥补自身的不足,为此,甚至和副门主大吵一架,气的副门主愤怒离开,而他却以强硬的姿态留了下来。

  理由牵强,却显示出游心蓝一种独特的心理,在他眼里,没有门派界限,只有强大的武道,取长补短,不断索取别人的长处,这样的人,应该强大。

  萧凌却知道,这里面,还有另外一重意思,他有麻烦了。

  不过他却并不在意,当时的情况,他若出手,贺兰虎肯定不会接受,甚至还会有极大的反感情绪,但若不出手,贺兰虎的双手必定难以保住,一身实力就要废掉五六成。

  是夜,萧凌从星阵塔返回宿舍,果然看到房前一个幽暗的影子站在那里。

  萧凌一言不发,打开房间,那影子如影随形,跟在他身后进了他的房间。

  “喝茶!”萧凌指了指桌上的茶壶。

  游心蓝身体微微一滞,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抿了一口,抬头看着萧凌,清凉带着一丝森寒的目光,以及昏黄的灯光下,映照的有些朦胧的脸庞,让人忍不住要偷看他娇美的容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