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阳一惊,正要拔剑,那人却已经一只手掌按在他的长剑上,强大的力量之下,他竟然连长剑都拔不出来,紧接着,面前黑影一闪,他正要扭头,却已经闪避不及,顿时只觉的脸上火辣辣一阵剧痛。

  他何阳,金剑门的天才竟然被人当众打了耳光,何阳暴怒,抬脚就要把那人踢开,可是脚刚有动作,对方一脚踏出,竟然踩到了他的脚背上面,巨力传来,脚骨登时碎裂。

  “啊!”剧痛之下,何阳一声惨叫,身体一软,几乎跌倒,而那人却一把抓住他胸前的衣襟,把他提住,另外一只手掌毫不留情的刮在他脸上。

  诸人都被这突兀的奇袭打得措手不及,一时间反而没了声音。

  只剩下不断打脸的啪啪声,清脆无比,响彻全场。

  “是贺兰虎,方辞,萧凌他们!”

  “是他们!他们终于来了!”

  “打得好爽!”

  ……

  萧凌接连扇了何阳十数个耳光,这才手掌一推,把晕头转向的何阳推到倒跌出去,恰好落在了副门主面前。

  贺兰虎和方辞看得大爽,哈哈大笑两声,这才转身对王承友说道:“王院长,我们为了猎杀地魔狮,来晚了一步!请院长责罚!”

  王承友眼看三人回来,萧凌大展神威,那几巴掌扇的老怀大慰,哪里还会怪罪他们,哈哈笑道:“修炼要紧,和修炼想必,这种争强斗狠的事情就落了旁道了!”

  “哼,好大的口气,猎杀地魔狮,星空巨兽!你们心动境的实力,只怕是被星空巨兽捕杀吧!”

  在流火星上狼狈逃窜的曹升冷嗤说道。

  贺兰虎笑道:“虽然是旁道,但是别人欺负上门,我们也断然没有逃避之理,院长看好,我们这就教训教训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

  贺兰虎豁然转身,浑身气势荡漾,一只猛虎缓缓在背后成形,这头猛虎足有五丈高大,浑身火红,乍一出现,整个武坛就仿佛陷入到熊熊燃烧的烈火当中,猛虎额头的王字,恍若跳动的火焰,熊熊燃烧,却诡异的没有任何温度,但只要一眼,那火焰就像是烧到了心里,烧的人心肺俱焚。

  “这……这是奥义境,真的是奥义境,贺兰虎竟然突破达到了奥义境!”王承友惊喜莫名。

  奥义,聆听万物之声,洞入虚空,强大之极!

  “是奥义境,虎王达到了奥义境!”

  “这就是奥义境的力量吗?好强大的虎王!”

  “灭了那些狂妄的金剑门弟子!”

  ……

  下方的弟子终于从震惊中挣脱出来,惊喜无比的大声呼啸,被何阳压下的那一口气终于彻底释放出来。

  而与狂喜的北天院学员相反,金剑门的三个精锐弟子,一个个面色震惊,看着那强大无比的猛虎,一击猛虎额头跳动的奥义符印,连一点战斗的欲望都提不起来。

  副门主脸色铁青,看着贺兰虎背后的斗天猛虎,一言不发!

  “怎么,没人敢来吗?”贺兰虎大笑一声,不屑的看着那些金剑门弟子。

  曹升更是没有想到,当初在流火星实力不过和他差不多的贺兰虎,怎么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突破到了奥义境,把他远远的甩到了后面。

  “奥义境和我们心动境打吗》?我来战你,让我们看看,奥义境是怎么赢过我们心动境的!”

  另外那名心动境的弟子沙元超冷哼一声,站了出来。

  贺兰虎嘿然一笑:“你,还不配,既然你有这勇气,我们三人,任你选择!”

  沙元超闷哼一声,却不反驳,心动境和奥义境的力量根本不成正比,几乎甩他数倍,就算两个沙元超,也不是奥义境的对手,他的目光落在的懒猫方辞的身上,心动境对心动境,只有赢了这场,金剑门才能挽回面子。

  …酷‘t匠^网唯3‘一'P正q版c¤,XH其他0@都$是0盗^版

  方辞碰上沙元超的目光,忽然搭搭肩膀,笑道:“看来我被鄙视了,你竟然选我,也罢!”

  方辞走上一步,来到贺兰虎前面,身体一震,方圆近千丈的星辰之力霎时间如同潮水般翻滚动荡起来,而方辞则像是漩涡,将那星辰之力完全吸收到周身,背后一只插翅云豹缓缓的浮现出来,插翅云豹额头同样有一方跳动的奥义复印,只是这符印更像是一道电光,闪烁不定。

  “穿云豹!”

  有人惊呼,穿云豹神态狰狞,俯视这若蝼蚁一般的沙元超。

  “奥义境,方辞也达到了奥义境!”

  “奥义符印,就是奥义境,方辞和贺兰虎同时达到了奥义境!”

  “我们北天院竟然一下子多了两名奥义境的强者!”

  “那沙元超果然眼光独特,竟然挑中了奥义境的强者,够他喝一壶了!”

  ……

  下方的嘲讽爆笑,让沙元超,以及他后面的副门主几个弟子脸色更加铁青,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分开才不过二十多天的时间,贺兰虎和方辞竟然齐齐突破,进入了一重天顶级的奥义境。

  “该死,想不到他们竟然这么快就突破了,早知如此,就不该来啊!”副门主恨恨的看着贺兰虎和方辞,转头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女,忽然就觉得安心下来,眉头紧锁,说道:“沙元超,你不是对手,退下吧!”

  沙元超自然知道自己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是奥义境的对手,听到副门主的话,立刻退了下去,当然又引得下面的北天院弟子连嘘,嘲讽的话更是不绝于耳,以至于他连手掌都捏破了。

  “奥义境吗?那就让我来吧!”少女长身而起,雪白的衣衫随风而动,冷冽的目光仿佛让贺兰虎和方辞突破带来的激动震惊都降了三分,走入场中,看着贺兰虎和方辞,淡淡说道:“我不欺负你们,你们两个人一起上吧!”

  少女的举止,让下面的弟子顿时惊愕莫名,这少女,竟然要同时挑战两位奥义境的高手?!

  方辞和贺兰虎却同时严肃起来,别人看不透,他们却能感觉到,这少女虽然不动声色,可是周身却仿佛有一重冰冷的寒雾,把他紧紧裹在其中,他们两人所激荡起的星力,一靠近少女,立刻就被冰封,与自己失去联系。

  “好强的实力,竟然连星辰之力都能够冻结!”贺兰虎暗叫一声,在他看来,这少女比星空巨兽地魔狮还要恐怖三分。

  地魔狮并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星技,而这少女,却是有足够高明的星技还有强大的智慧。

  “游心蓝,你要挑战我们学院的人吗?”王承友肃然说道。

  “有什么不可吗?”游心蓝冷冷说道:“我们来这里,不就是要见识北天院的武道吗?”

  王承友皱眉说道:“也好,本想三年之后,让你们再见面,现在你既然提前过来,那么就让你们好好比一下吧!”

  “怕我欺负了他们?”游心蓝冷笑一声:“都是奥义境,我境界比他们高,但以一敌二,王院长也不敢吗?”

  “院长,我来!”贺兰虎那里能够容忍游心蓝的轻视,当即爆喝一声,烈虎爆山掌气势磅礴,双掌开山,背后赤炎火虎一声怒吼,额头奥义符印闪出一道明亮之极的光芒,那一团火焰,像是活了过来,随着贺兰虎一掌拍出,整个人如同一个巨大的流星,向着游心蓝冲撞过去,赤炎火虎更是双爪拍击,声势惊天。

  方辞负手一边,却对场内情形关心之极,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扑上的贺兰虎。

  眼看贺兰虎这一掌拍出,他自认,如果自己面对这势如星空巨兽的一掌,也只能暂时闪避,避开锋芒,而游心蓝却纹丝不动,面对这开山一掌,脸上甚至没有多余的表情,淡淡的看着扑上来的贺兰虎,直到贺兰虎扑到面前半丈之地,这才手掌一探,并指如剑,一指急刺。

  “若心剑!”

  萧凌目光一闪,讶然低呼一声。

  宇宙洪荒,烈虎爆山掌乃是洪级绝学,威力强大,而若心剑,却是宙级星技,只是在等级上,就要超过烈虎爆山掌一个等级,其中精深程度,远比烈虎爆山掌强大太多。

  再看游心蓝这一指刺出,指如长剑,指端,浓郁而凛冽的寒雾如毒蛇般伸缩。

  “贺兰虎输了!”萧凌暗叹一声,宙级星技,绝对不是洪级星技能够比拟,这就像是他心动境和奥义境之间的差距,并不是简单的壹加壹等于二的问题,而是数倍的问题。

  一则刚猛爆裂,一则静若处子,无声无息,然而那无声无息的一指,却轻松无比的穿透了虎王的手掌,一指,仅仅一指,虎王的双掌就被叠穿到一起,两指洞穿,鲜血顺着游心蓝洁白无瑕的手指,缓缓滴落到地面。

  虎王却面不改色,猛然跨上一步,一声暴吼,竟然不顾自己被刺穿的双掌,合身扑上,双脚猛踢对方下颚。

  游心蓝脸色一寒,正要有所动作,却忽然听到场外一个淡淡的声音念道。

  “云梦索光阴东风漫弄琴相思知物语一叶暖春心!”

  游心蓝脸色一变,本想将虎王手掌削去半边的力道顿时一弱,随即被虎王挣脱出去,左手挡住虎王双脚一击,倒退一丈,震惊无比的看着场外的萧凌。

  “你是谁!?”

  游心蓝震惊无比,这一首诗,正是若心剑开篇第一章的诗,他看了几千遍几万遍,始终不曾摸透诗的含义,而他的若心剑在进入第二重境界之后,就再没进境,他认为,这一定跟这一首诗有密切的关系,苦心钻研,却始终不能悟透,却想不到,被金剑门视若珍宝,秘藏不漏的若心剑竟然会有外人得知。

  萧凌不答,只是看着退下来的虎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