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陡然间,萧凌只听一声虎啸龙吟自身边传来,只激的他浑身一个激灵,顿时从那种轻灵飘渺的感觉中清醒过来。

  他缓缓闭上眼睛,他的精神恍若凝聚成了一团,不再像以前那般,虚无飘渺,如一团雾气,在脑中飘荡,而是形成了一个如水一般的液体。

  八阶,心动境!

  心动境,精神凝为实体,和自身联系更加紧密,只有这样,精神才能做到,在脱离身体之后,依旧能够被自己控制。

  膨胀的精神,让他甚至能够感应到百丈外的草木舞动,枝叶婆娑。

  “该死的!”方辞少有的气急败坏的咒骂一声。

  “你突破了就大吼大叫,打破了萧凌的境界!”

  刚刚突破的贺兰虎闻言一愣,扭头看着萧凌,果然发现,萧凌身上的气势与之前大不相同,精神不禁沉稳凝重,更多了一丝飘零,有一种让人无法捉摸的意味,这正是八阶心动境的表现。

  “萧凌,你突破了!”

  萧凌淡然一笑道:“偶然有所领悟!”

  “该死,果然该死,幸好我没有提前突破,不然打破了你的心境,让你突破中断,我就百死莫赎了!”

  贺兰虎自责的骂道。

  “不妨,我恰好突破,你醒来的正及时!”萧凌一笑,看着青天白日,说道:“我们已经在外面呆了九天,该回去了!”

  “对,该回去了,如果到时间不到,那些金剑门的小子只怕又要蹦跶了!”贺兰虎目光一寒,双目若有星光闪烁,又像是有某种弹火从他眼中炸开,一眼扫去,实力低的,只怕立刻就要被震慑,被威压!

  再看方辞,依旧一副懒散的模样,双手抱头,只是浑身气势如同深沉的渊海。

  虽然他们身上的伤势依旧没有恢复,但是突破所带来的力量,却让他们伤势好转了五六成,一般的战斗,根本不足以影响到他们。

  “这一次,要给他们一个天大的惊喜!”贺兰虎首先冲下山顶,方辞和萧凌紧随其后,飞速奔跑。

  山脚下,他们租借过来的那流星火鸟还在那里等着,三人攀上鸟背,向着北天院飞了过去。

  第十天,北天院。

  八方风动,北天院的武坛前,已经聚集了一大批学员。

  北天院百万学员,自然不可能全部过来,只有超过望神境的学员,才能够批准进入观摩学习。

  但即便如此,数十万的学员依旧把整个武坛围得水泄不通。

  不知名的巨石堆砌的武坛上,一排胸前绣着金剑的弟子神色骄横,不屑的扫视着下方的北天院学员,他们上方,则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双眼微闭,手指在椅子的扶手上面轻轻扣动。

  而在老者的左手边上,一个七窍玲珑的少女神色冷漠,一双眼睛带着一缕冰寒,让人和他目光一碰,就忍不住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而身上的白衣,更加让这一股冰寒加重三分,几乎不敢让人直视,只是这少女生的的确美妙,那种冰寒不仅仅不能挡住他人的目光,反而更加充满灵气和诱惑,不仅仅北天院的弟子不断的偷偷窥视着那少女,就连金剑门的弟子也时不时的看一眼少女诱人的身姿。

  而在那站立的三名金剑门弟子当中,一人赫然是贺兰虎、方辞、萧凌他们的熟人,正是那天流火星上逃走的那一名金剑门弟子,这个时候紧偎着少女站着,目光带着一股阴狠,盯着对面的座位,目不转睛。

  中午时间已经过去,北天院除了那副院长闭目坐在座位上,依旧不见有人出现。

  “怎么回事?虎王和懒猫怎么都还没来?”

  “谁知道,难道他们怕了?”

  “我听说他们十天前离开了北天院,莫非是逃走了!”

  “鬼,怎么可能,懒猫不说,虎王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小心他回来打断你的嘴!”

  “那怎么现在还不来?”

  ……

  下面的学员盯着烈烈骄阳,不断的议论着。

  上面,金剑门的那老者终于睁开眼睛,看了看天空,漠然说道:“王副院长,贺兰虎、方辞、萧凌三个学员怎么还没到?难道是要让我们等到自己倒地吗?”

  王副院长王承友闻言,虽然心中同样焦急,脸色却丝毫不变,淡淡说道:“他们三人都是我北天院的天之骄子,一向勤苦用功,而且学员和门派不同,是自由之地,是否接受比赛,还要看他们自己的意愿,如果他们没空,或者正在修炼的要紧关头,又或者有什么事情,怕是没时间来玩这种游戏!”

  王副院长说的轻松,但谁都知道,如果他们三人逃避,必然会被金剑门夸大,说是北天院怕了金剑门,日后北天院的人再出去,可就没脸了。

  “哈哈,好一个自由之地!”副门主脸色冷肃,说道:“如果北天院管不到他们,那说不得,我们金剑门就替你们教训一下学生了!”

  说着,副门主转头对站在最下手的少年说道:“何阳,你天赋一般,虽然刻苦,但要知道,武功,是用来杀人的,修炼,是要多和人战斗的,今天既然来了北天院,总不能空手而回,下方的学员有许多都是你的良师益友,就去讨教一番吧!”

  被叫到的何阳闻言,当即恭敬的点头应是,来到坛内,神态倨傲,大声说道:“北天院的朋友,有哪个愿意赐教!”

  被挑衅的北天院学员顿时一愕,随即就有几个脾气暴躁的要冲上武坛接受挑战。

  王承友知道,今天这些金剑门的人要是不落到一点好处,肯定不会罢休,但这是在北天院,是他的地盘,他还偏偏不能让金剑门讨到好处,目光一闪,看着下方一个蠢蠢欲动的弟子,淡淡说道:“席静晨,既然金剑门的朋友想要讨教,你就去领教一番吧!”

  !.更,,新0最¤快`v上y◎酷P}匠网n

  年轻弟子席静晨闻言,脸色一喜,立刻跃上武坛,冲着何阳说道:“我是席静晨,请赐教!”

  何阳扫了一眼席静晨,倨傲的目光让席静晨脸色一变,只见何阳一言不发,退后半步,冲他勾了勾手指,轻蔑之意可见一斑。

  年龄差不多,境界都是神游境,席静晨如何能够受得了对方这种挑衅,当即大喝一声,拔出长刀,左手结印,身体如化风雷,一刀披挂,划出八尺刀光,当头急斩。

  只这一刀,就不难看出席静晨修为精深,八尺刀芒犹如实质,刀身风雷涌动,一刀劈砍,罡气四溢,竟在地面划出半尺厚的沟壑。

  再看何阳,竟是毫不动容,手中长剑甚至没有出鞘,带鞘长剑迅捷无比的刺了出去,金光爆闪,耀人眼目。

  而这一剑,却诡异的破开了席静晨的刀势,快速无比的刺到了席静晨的胸前。

  席静晨大吃一惊,大吼一声急忙侧身,却终究没能闪开对方的长剑,连鞘长剑径直贯穿他半边臂膀,随即用力一挑,竟然连着席静晨的身体一起挑到了半空,长剑震颤,席静晨的半边臂膀就这样被挑飞出去,或是有意,或是无意,席静晨的身体重重的落到了王承友的面前,巨大的伤口不断喷涌着鲜血,整条手臂已经完全废了。

  王承友眉头紧皱,目光闪过一股怒气,闷哼一声,从怀中拿出两颗丹药洒在席静晨的伤口处,那丹药药效奇特,那伤口竟然立刻结痂,不再向外溢血,只是席静晨却已经废了。

  “抬下去!”王承友低斥一声,两个学员立刻来到台上,把王承友抬到后面疗伤。

  坛内,何阳双手抱剑,傲气更重。

  “北天院的绝技,我看也是一般般的紧,还有谁上来受死!”

  “我来战你!”

  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跃上武坛,一言不发,双手舞动两只大锤,化出两团怒火,灼灼燃烧,两锤砸落,呜呜风声如同鬼哭,凶猛恶煞。

  却只见何阳脚步连走,身体灵活,如同狸猫,脚步轻盈,辗转之间,竟然诡异的避开的大锤,来到了那人身后,长剑剑柄倒锤,正中那人后心,那粗壮的汉子大吼一声,口喷鲜血飞落武坛,立刻就有两名弟子冲上去把大汉抬走。

  这何阳,不过是神游境,但是身法诡异,长剑迅捷无比,北天院两名神游境的强者竟然在他的剑下没有走出一招,就被重伤,如此实力,除非是心动境才有把握把他击败,普通的神游境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王承友眉头紧皱,他何尝看不出来,金剑门以剑为主,千万年的钻研,早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剑路,这何阳,显然也是其中出类拔萃的天才,身法诡异,剑势迅猛,出手毫不留情,他遍思所有神游境的学员,竟然没有一人能有把握战胜何阳,除非萧凌这个北天院难得一见的天才,或许才有五分把握吧。

  对方为了这一战,显然做了充足的准备,所派遣的弟子,更是万里挑一的人选,而己方,虽然占据主场,却没有弟子能堪与之一战,顿时让王承友陷入两难的境地,继续派人,神游境不是何阳的对手,心动境的就算胜了,也会落下恃强凌弱的名头,不战,传出去更会让人说成北天院不如金剑门,怕了金剑门,名声更坏。

  何阳站在坛内,继续挑衅,下方的北天院学员只觉得义愤填膺,普通弟子不是对手,神游境的没有把握,心动境的不能出手,一时间,坛内竟然只剩下何阳嚣张狂妄的声音。

  “北天院,不过如此,误人子弟,你们这些人,还不如转投我们金剑门,将来成就肯定会强过这里!”

  上方,副门主脸带微笑,得意之极。

  “谁说北天院不如金剑门,就让我们来会会你!”

  一声爆喝,如同雷鸣,三道人影快速无比的从后方直冲武坛。

  “说这话的人,该当掌嘴三千!”

  一道人影更快,几乎话音刚落,身体就已经落到了武坛上面,随即那道人影直扑何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