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永久GP免S费看小说p

  ——————————————————————————————————————————————————————————————————————————————————————————————一道绚丽的火光划过天际,产生的巨大热量让周围春意盎然的画卷化为一片焦黄。“李忘年,今日我若不为我符元宗上上下下七百六十三口报仇,我便自刎于此地!轮回落入牲畜道,永世不得翻身!”“哼,桑不恨,让你埋骨在这青山绿水之地,未免便宜了你这老匹夫,你符元宗是咎由自取,竟然以活人之生魂凝符炼道,这简直是魔道行径,今日,我便要将你宗之道统彻底消散于天地之中!

  "浩元九剑!”九道不同的剑吟响彻在了这片绿洲之上,随即九道剑影以不同的角度狠狠轰向了手掐法印的麻衣老者,“霍乱之源!”随着老者手掐法印的频率加快,一条碧幽幽的八丈蜈蚣从地面破土而出,不时发出的翠色烟雾,竟是见血封喉的剧毒。蜈蚣瞪着凶光四溢的双眼,与九道剑影缠斗在了一起。“李忘年,我符元宗一向只以凶兽恶灵祭炼符道,以活人精魄凝符?这等造业之事,我符元宗是深恶痛绝的!”手持长剑的长发男子,气度非凡,但眼底流露出的荒凉之意,却显示出与其外表不符的沧桑,“不必辩解,你可敢解释张家堡屠村惨案?无论你说什么,今日李某必定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哼,老匹夫,结束了!吃我一剑,天地清明,浩元存世!”耀眼的白芒仿佛要将世间的罪恶尽数净化.

  “哈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以气驭神,以神炼道。五鬼六丁,灭法创神!”十一团魔形光影骤然从桑不恨体内冲出,看其面目,竟是与桑不恨的面目有些许相似,桑不恨的脸色顿时萎靡,狂喷一口精血于光影之上,光影旋即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凝实起来,当魔形光影与耀眼白光相遇之时,天地都几乎为之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千年。“你不行了!”绿洲中的荒凉地上,两道身影相对而立,李忘年突地说道。“但你也无力杀我,”桑不恨平静地望着前者的脸,“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肯相信我?”“我只信我自己的眼睛,桑不恨,从那一日起,李某再无兄弟一说!”李忘年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淡淡的说道,似是不想让人看到其眼中的悲哀之色。

  “谁?出来!”猛的,李忘年转身大喝一声,桑不恨拿起腰间挂着的葫芦,“看来,今日老夫我要略胜你一筹,以我现在的感知,还能察觉到他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娃娃,你却只知道有人从旁窥伺,哈哈,快哉快哉!”说着,便将葫芦地到了嘴边,顿时,一股扑鼻的酒香散发出来,原来桑不恨是个好酒之徒。随着李忘年的喝声,从旁边的林地中钻出一个蓬头垢面的瘦小身影,“小娃儿,你从哪里来啊?”桑不恨和蔼的问道,”我我从古峰镇来。”男孩说着偷偷瞅了眼面容冷肃的李忘年,“哦,那你怎么会来这里呢?你的阿爹阿妈呢?”“我没有阿爹阿妈,我从小是跟帅黄长大的。”男孩竟对自己的身事毫无悲伤之情,“那帅黄呢?”“帅黄丢了,他前天夜里去给我找吃的,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哇……爷爷,你带我去找帅黄好不好,就让我跟着你吧。”“哼,不可,你可不能跟着这个魔头!”“李忘年,老夫的事可轮不到你来*心,我观此子身具九幽脉,虽然不比那七阴玄脉,但也算是万中无一,此刻我便起了爱才之心。小娃娃你叫什么?”小男孩怯懦的看着李忘年,说道“我没有名字,他们都叫我野种。”说着男孩儿便低下头去,桑不恨侧身望向天边,喃喃道:“难道真的无法躲避?”转过身来,对着男孩儿说:“如此,你可愿拜我为师?”“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男孩立马跪了下去,向着桑不恨拜了下去,“哈哈,你这小娃儿竟是如此聪慧,也罢,从今天起,你便叫做凌泽吧!”“老匹夫,谅你心狠手辣,也断不会向一个身具九幽脉的衣钵传人下手,李某有一提议,不知老匹夫可敢与我赌一次?”桑不恨抚须而笑,“如何赌法?但讲无妨。”“我观此子骨龄已有十三之数,舍下也有一名十三岁的弟子,唤做莫渔,待得五年后,空冥新秀会武时,让其二人代你我二人了解恩怨如何?你,可敢应下?”“哈哈,有何不敢。只是到时你我二人弟子性命之事……”“让其二人自行决断!”“如此甚好!”桑不恨含笑而饮,“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老匹夫,后会有期!”李忘年转身一步步向绿洲外围走去,方才的激斗已将自己彻底重伤,恐怕此刻来个寻常修士便能将自己了断,忽的,李忘年耳边传来一道声音:“你亲眼看到的,也并不一定就是真的……”李忘年浑身一震:“这老匹夫,竟厉害如斯,竟还有余力*音成线?”旋即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若让我查明真相,定会亲手击杀你师徒二人!”“若真如你所说,到时老夫必定束手受死!”桑不恨看似轻松的继续传音道,旁人却不知他是凭借着那另有乾坤的葫芦……

  桑不恨一挥手,凌泽身上原本脏乱不堪的麻衣变为了一身月白色长衫,脸上原本覆盖的尘土都尽数消失,露出一张略显清秀的脸颊,凌泽激动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小脸都被喜悦之情涨红。

  “泽儿,走吧。”

  “去哪儿?师父”

  “去找帅黄啊,你还没告诉为师他是个什么人呢!”

  “师父,帅黄可是天底下最聪明最好的狗了……”

  “……”

  “师父,刚才您施展的那是什么神通啊?‘唰’的一下子,我就变干净了,衣服也变漂亮了。”

  “那是符篆之力,想学么?”

  “学啊,师父,我以后要天天穿干净的新衣,嗯,也给帅黄做一身”

  夕阳西下,将师徒二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