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房门被张坤关上的刹那,慕容芳菲脸上的微笑忽然那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的漠然。

  躺在床上的玲玲见状,顾不得身无寸缕遮掩,急忙下床站到了慕容芳菲面前。双手想要遮掩下暴露在人前的隐私部位,只是想想慕容芳菲狠辣的手段,又慌忙放了下去。

  慕容芳菲冷冷地看着不知所措的玲玲,忽然嘿嘿一笑:“玲玲,刚才是不是很爽?”

  “菲菲姐,我……”

  “怎么不敢说了?”慕容芳菲脸色一沉,厉声喝道:“苏晓玲,你好大的胆子!还记得员工守则第一条么?”

  “记……的!”苏晓玲的身体已经开始了微微的颤抖。如果楚云还在,肯定又被那不住颤动的胸器给吸引了。

  慕容芳菲却是视而不见,冷冷地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说!”

  苏晓玲脸都白了,但是在慕容芳菲的注视下,还是挺胸念道:“慢摇酒吧员工守则,第一条:严禁酒吧里男女员工关系不清,不许通奸上床……”

  “哼!”慕容芳菲一声冷哼,打断了苏晓玲的背诵,接着问道:“既然你还记的员工守则,那为什么还要故意勾引楚云?是不是老鸟玩儿多了,想换个童子鸡尝尝?”

  苏晓玲吓的身子一颤,可又不敢辩驳。因为她明白,就凭慕容芳菲的眼力,绝对能够看出自己刚才身体的异状。更别提到此刻为止,房间内还有自己那些水水的味道了。

  慕容芳菲冷冷地看着哆哆嗦嗦的苏晓玲,有心想继续呵斥几句,可是她也明白苏晓玲等人心里的感受。

  社会上的人都瞧不起做小姐的,可是又有谁真的了解这些女人心里的感受?在男人的眼里,无论这些女人再怎么漂亮,也不过是他们手里的玩物,有谁会尊重她们?

  做为老看男人脸色生活的女人,在她们心里,对尊重的渴望,比那些正常的女人要强烈上百倍。见到楚云那种单纯的人,也难怪这个苏晓玲会动心了。

  但是明白归明白,体谅归体谅!这种事情,却是慕容芳菲坚决不能容忍的。为了杜绝以后还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她随手拿起小床上的毛巾被,轻轻裹在了苏晓玲身上。

  “菲菲姐……”苏晓玲身子一颤,眼泪慢慢涌了出来。

  凭良心说,慕容芳菲虽然做事很辣,但是对于她们这些风尘女子,却是最好的老板。不仅在姐妹们受到欺负的时候出头讨回公道,还在生活方面处处条条的为这些女人着想。

  就像别的地方限制小姐自由的事情,慢摇酒吧里向来没有。不仅工资照常发放,就连顾客给的小费,慕容芳菲也从来没有克扣过。而且大到衣服小到卫生巾,慕容芳菲都会亲自过问,这样的老板,社会上能有几个?

  酷06匠网e;首发◎

  现在自己做错了事情,慕容芳菲只是怪责了几句,还为自己遮掩身体。这种老板我上哪儿找去呀,竟然还违反了员工守则,真是该死!

  “玲玲!知道我为什么设立那么条规矩么?是因为我怕你们上当受骗啊!青春饭能吃几年?这个你比我清楚,所以我想让你们都能够在洗手的时候,手里有一部分做点事情的资金。就算嫁了人,只要手里有钱,也不用太看那些男人的脸色。”

  “菲菲姐,我们都知道的,所以姐妹们从心底里服你怕你。”

  “呵呵……”慕容芳菲笑了笑,扶着苏晓玲坐到床上,低声说道:“玲玲,我感谢你们对我酒吧的支持,但是我必须要对你说明白。以后必须要遵守酒吧的规定,还有,对于楚云,你们可以开玩笑,可以胡闹,但就是不能诱他上床。”

  “啊?”苏晓玲惊讶地抬起头来,她被慕容芳菲给弄糊涂了。

  既然不让上床,那为什么还可以胡闹呢?要知道,这个胡闹可是没有分寸的。难道……

  老板看上这个楚云?想到这一点,苏晓玲立刻就恍然了。难怪老板这么重视楚云,原来是想金屋藏娇啊!

  慕容芳菲没想到自己的意思被苏晓玲给误解了,苦笑着说道:“这个楚云可不简单,你不知道吧,刚才如果没有他,我恐怕就变成了死人……”

  看到苏晓玲满脸震惊地想要说话,慕容芳菲摆了摆手,接着说道:“所以我才说这人不简单,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个人是我极力想要拉拢的人。但是我不希望你让他堕落的太快。像他那么单纯的本性,如果被这声色犬马的生活侵染,就会走上邪路,也许就会变成唯利是图的小人。你也不想他变成那样吧?”

  “菲菲姐,我明白的!”等慕容芳菲说完,苏晓玲立刻说道:“你放心,我回头就和姐妹们说,不让他们打楚云的主意。可是菲菲姐……”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有话就说。”

  “我们就是想说,其实那第一条的规定,我们都想……”苏晓玲说到这里停住了,心虚地看看慕容芳菲,不敢想继续往下说了。

  慕容芳菲叹了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跟姐妹们说吧,以后这第一条对你们作废,但是对于那些男员工却依然有效,除非是你们自愿,他们不能对你们有任何动作。”

  “谢谢菲菲姐……”

  “谢我干什么?”慕容芳菲笑着拍拍苏晓玲的肩膀,然后站了起来:“记住我今晚说过的话!”

  “是!”苏晓玲赶忙站了起来。

  慕容芳菲不再多说,转身向外走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着办工作对面的沙发,眼前又仿佛出现了楚云的模样,忍不住蔚然一叹:“楚云,希望你别堕落的那么快吧!”

  “阿嚏!”刚走到家门口的楚云猛地打了个喷嚏,随后抬手揉揉鼻子,扭头看看四周,纳闷儿地嘟囔道:“怎么会打喷嚏?”

  “小云,是你回来了么?”

  听到院子里传来的声音,楚云急忙小声说道:“婶子,是我回来了。”

  “吱噶……”楚云话音未落,在他面前的两扇木门便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婶儿,你不用给我来开门的……”看着门后面出现的女人,楚云慌忙迈步进门,关心地说道:“你身体不好,就别出来了嘛。”

  女人笑着摇摇头,抬头看着楚云,目光里充满了亲昵,“你二叔想等你的,可他干活太累,所以我就出来等……咳咳……”

  “婶儿!”楚云声音哽咽住了。看着夜色中低着头咳嗽的婶子苗小翠,心里又是一阵的苦涩。

  “我没事儿!”苗小翠咳嗽了几声,抬头对着楚云摆摆手,忽然笑着说道:“小云,快进屋吧,你二叔今天刚发了工资。说你身体缺营养,就买了个白条,就等你回来吃呢……”

  “哦!”楚云低低的答应了一声,却是什么话都不敢说。因为他担心一说话,就会会被苗小翠听出自己喉咙的嘶哑。

  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吃过肉了?楚云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每次二叔发工资的时候,家里就会来要账的。别说吃肉,就算是青菜,都是生病的婶子起早去菜市场捡来的。

  “翠翠,是小云回来了么?”

  就在楚云揪心的时候,屋里传来二叔楚月明的声音。

  楚云慌忙喊道:“叔,是我回来了。”

  “那还不赶紧进屋?我这都要饿死了……”

  楚云听的嘿嘿一笑,看了眼苗小翠说道:“婶儿,你干吗不然二叔先吃饭啊?”

  “他吃了又不长个?吃那些好的干什么?”苗小翠嘴里笑着,拉着楚云进了屋。

  楚月明个头不高,而且背还有些佝偻了,正蹲在一张板凳上抽烟。看到楚云进屋,立刻把手里的烟蒂扔到了地上,焦急地催促道:“翠翠,赶紧把鸡肉端上来,小云肯定饿坏了。”

  “我看是你馋坏了吧?”苗小翠笑着走进了厨房,接着就端了个盆子出来。

  盆子还没有放到桌子上,一股诱人的肉香味便飘了传来,楚云的肚子当时就一阵咕咕噜噜的叫唤。楚月明立刻对苗小翠说道:“听到了吧?小云肚子都叫唤了,可不能再说是我嘴馋的话。”

  苗小翠根本就没有说话,把盆在放到桌上。随手就把筷子递给了楚云,“小云快吃,不然一会儿就被你二叔给抢没了。”

  楚月明脸色一垮,满脸冤屈地说道:“我这还没筷子呢,怎么抢啊?我看你就是太偏心了,就知道疼小云……”

  “我当然要疼小云了,这是我儿子么,以后是给我养老送终……咳咳……”一句话没说完,苗小翠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楚月明慌忙跳下凳子扶住了苗小翠,嘴里埋怨道:“以后你就别捡那些菜叶子了,好好在家歇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