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以后,她也不等里面搭话,拿出卡片在门缝上一划,接着伸手推门。

  “完了!”张坤心里一声哀嚎,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慕容芳菲刚把房门推开条缝隙,就听到了身后张坤摔倒的声音。回头看看张坤那张像是吃了苦瓜一样的脸,她那颗心顿时就沉到了谷底。

  刚才的时候她还不认为这女员工宿舍里还会有人。但是现在,她已经断定了,里面肯定有人,而且还是个女人。想想刚才楚云对自己的样子,她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说不清楚是个什么滋味。

  楚云是初哥的事情,他早就看出来了,也正因为看出来了,所以此又是加薪又是给奖励的。那可不是完全出自感恩,还有着他小小的盘算。

  当然,这个盘算并不是他对楚云动了感情。而是因为楚云的年龄虽然不大,但是作为一个十八九岁的高中生,没破身的简直太少了。这个楚云既然还没破身,那就说明社会经历必然很浅薄。一个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少年,还是个高手中的高手,做为慢摇酒吧的老板,她自然要想尽办法留下。

  但是万没想到,楚云竟然会到女员工宿舍里来,而且偏偏里面还有个女人。不用进去看看是谁,慕容芳菲也能猜到会发生什么。

  在这里面的女人,有哪一个冰清玉洁?都是为了钱人尽可夫的货。这样的女人见了楚云这种模样帅气的初哥,还不急红了眼?别说要钱,就算是让她们倒贴钱,恐怕这些女人都会抢破了头。

  在这样的女人引诱下,楚云如果还能够守身如玉,那就不是个十八九岁的人了,八九十岁还差不多。

  慕容芳菲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张坤,回头用力一推。房门原本就开了条缝,这下可好,顿时砰的一声四敞大开。

  坐在地上的张坤一闭眼,心说这次算是彻底完了。楚云啊楚云,我这次算是把你坑苦了,希望你可别怪我啊!

  “你……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张坤正在闭目等死,耳中却传来慕容芳菲有些惊讶的声音。声音虽然惊奇,但是里面并没有愤怒。

  难道里面的两个人已经完事了?哎妈,这也太快了吧?没想到云哥还是个快枪手啊!

  “老板好!”房间内传来楚云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张坤先是一愣,接着就又惊又喜。楚云的声音平静如水,竟然没有丝毫的慌张。这是咋回事儿?

  我擦,管他咋回事儿呢?只要是没被老板撞破好事儿那就行啊!我还想那么多干啥?

  想到这里,张坤“噌”的声就从地上蹦了起来。原本死鱼似的张脸立马恢复了神采奕奕,忙不迭的跑向了房门。

  慕容芳菲满脸古怪地看着房里,脸上既有疑惑也有欣慰。张坤瞧得好奇,偷偷地在慕容芳菲身后往屋内一瞧,那颗心当时就放到了肚子里。

  屋内的小床上,玲玲仰面朝天在小床上,身上盖着条薄薄的毛巾被。楚云身上的衣服整整齐齐,正伸手在玲玲身上做着按摩。

  张坤看的有些迷糊,楚云这是在干什么?难道刚才两人在屋里按摩了?可能是,要不玲玲怎么叫的那么开放呢?原来是楚云给按摩爽了。

  没想到啊!楚云竟然还会按摩?不行,明天我得跟楚云学学这么手艺。别的不说,最少能用这手艺沾沾女人的便宜啊!

  “老板,玲玲姐身体不舒服,我看着好像是经期紊乱导致的小腹胀痛。正好我碰到了,所以就想给她按摩一下减轻痛苦。”楚云嘴里面说着,给玲玲按摩的手却是丝毫没停。

  慕容芳菲忽然想到了楚云在自己办公说过的话。当初这小子说自己烟抽得太多,导致了肝肺功能失调,还会导致皮肤老化,现在又给玲玲治疗月经紊乱?难道说这个楚云真的会治病?

  想到这里,慕容芳菲缓步走进了房间。没有说话之前,先是看了眼床上的玲玲。别看玲玲身上该这层毛巾被,但是慕容芳菲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女人身上并没有衣服,至少,没有外套。她想看的是玲玲和楚云做没做过那种事情。

  只是这种事情那是能够用眼能够看出来的?慕容芳菲看了几眼也没能察觉异常,随后提鼻子闻了闻,眉头接着就皱了起来。

  空气中有一种荷尔蒙的味道,但是慕容芳菲分辨得出来,这种味道只是女人的体液,并不是男女之间体液混合后的味道。再看看玲玲脸颊通红,牙齿用力咬着下唇。她明白了,恐怕是玲玲在接受按摩的时候,感觉太美了,从而弄得流水了。

  哼!真是够开放的。

  慕容芳菲心里冷冷哼了一声,缓步走到了楚云背后,看着楚云的双手叠在一起,正为玲玲按摩着小腹,便轻声问道:“楚云,你能给她治好?”

  楚云回头笑笑:“老板,如果在不服用药物的情况下,玲玲姐还必须要接受我三次的按摩,才能够真正的去掉病根。”

  “真的呀?”说话的话是眯着眼的玲玲。

  刚才是担心被慕容芳菲看破自己的伪装,她才装着眯眼,可是现在一听楚云能够治好自己的病,再也顾不得作假了。

  楚云微笑着点点头,“真的!”

  玲玲惊讶地看着楚云,忽然叫道:“不可能吧,我都去医院好几趟了。别说不吃药,就算是进口药,那些医生都不敢说去掉病根。”

  “因为他们想赚你的钱。”

  “楚云这话说得不错,医生么,自然想要多赚钱了。”慕容芳菲也很赞同楚云的观点。

  说话的功夫,楚云忽然吸了口气,叠在一起的手掌忽然分开,右手食指突然戳在了玲玲小腹上。

  “呃……”玲玲一声闷哼,头上立刻冒出汗来。

  慕容芳菲不明所以,急忙问道:“楚云,你这是……”

  楚云尴尬地摸摸鼻子,干笑着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但是我记得我师父这样说过,说是最后这一下才是真正的治疗手法。”

  “是么?”慕容芳菲淡淡的笑了。

  这个楚云过来大有来历,竟然还有师傅。看来自己以后想要把他留住,可得多费点心思了。想到这些,慕容芳菲不觉得又抬头看向楚云。

  见到慕容芳菲目光看来,楚云脸上微微一笑,起身对慕容芳菲说道:“老板,坤子已经带我熟悉了这里的环境,我是不是今天晚上就开始工作?”

  5酷h匠i。网永TN久;免费(L看小#(说z

  慕容芳菲微笑着摇摇头,“小楚,今天晚上你只需要熟悉下这里的环境就行,不用着急工作。”

  “那……”楚云忽然再次用手摸摸鼻子。

  慕容芳菲噗嗤一声笑了:“呵呵……小楚,有话尽管跟姐姐说,不用这么难为情。”

  “老板,如果我今天晚上不用工作,我想我马上回家。”

  “这么急?就算不用参加工作,你还得熟悉以后要干什么,还有注意什么事项,你都弄清楚了么?”

  “老板,坤子刚才都已经跟我说过了,我也全记住了,所以我才想回家的。”

  听到楚云说得这么自信,慕容芳菲有些好奇,微一沉吟,便随口了几个迪厅服务生应该留意的问题。这些问题张坤都曾经说过,所以楚云张口就来。

  慕容芳菲又问了几条慢摇酒吧的规定,楚云照样背的滚瓜烂熟。这下他没有理由继续留下楚云了,只好笑着说道:“小楚,看来你的记忆力很好,是不是班级里的尖子生?”

  “嘿嘿……”楚云摸着鼻子笑了笑,“老板,我可以走了么?”

  慕容芳菲还以为自己猜中了,也没有继续再问,笑着点点头:“当然可以,记的明天不要迟到。”

  “好!那我走了老板!”楚云说完就要转身,看到张坤的时候,犹豫了下,说道:“坤子,你带我去更衣室吧,我没有那里的钥匙。”

  张坤又惊又喜,恨不得上去抱住楚云亲两口。他正没有借口离开呢,没想到楚云竟然看出了自己的担心,给自己找了个这么好的借口。

  但是没有慕容芳菲的话,他可不敢跟着楚云走。抬头看向慕容芳菲的时候,正好看到慕容芳菲那似嗔似怒的表情,吓的身子一颤,赶紧把头低了下去。

  “张坤,你还不带着楚云去更衣室?”

  “啊?”张坤么忙的抬头,见到慕容芳菲正看着自己,吓的赶忙点头答应。跟着楚云走到门口,身后忽然传来慕容芳菲的声音:“张坤,以后你就和楚云一组,要照顾好他,明白么?”

  “明白……”张坤赶紧点头哈腰的回答,然后轻轻地关上房门,快步跟着楚云走向楼梯。

  下了一层楼梯,张坤估计着慕容芳菲听不到了,这才松了口气:“云哥,这次真的是好险啊!”

  “什么好险?不就是被老板看到么?”楚云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转身向下继续走。

  张坤赶紧屁颠颠的跟了上去,“云哥,你是不知道咱这老板的脾气,所以才不当回事儿,我告诉你啊。咱们老板别看正的这么漂亮,可心肠狠着呢,知道她外号什么嘛?蝎子啊!瞪瞪眼就能要人命的呀!”

  “那管我什么事儿。”楚云坏兮兮地一笑,转身向着楼下走去。

  自己竟然能够治病了,是不是该回家给婶子看看?如果能够把婶子的病治好,那二叔该有多高兴啊!想到这些,楚云的心情立刻迫切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