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城市少年。

  我叫程子炫,今年十六岁,上初二。身高一米七八,长相可以,我父母的工资加起来一个月差不多五千多,要知道当时的五千多跟现在纯粹是两个概念。我的家庭情况在我们班上来说算得上比较不错的了,就因为这个,我经常欺负别人。

  那天下午,我和我的两个“哥们”在一起,我们准备去收保护费,所谓的保护费,就是几个混子群殴一个学生,踹两脚,要点钱,然后说有什么事就来找我之类的。“小子,哥几个最近缺钱花,借点呗!”“我....我是学生,没...没.....没钱的。”我想都没想就上去踹了一脚,“你特么蒙谁呢?”我看周围没人。直接从裤腰那掏出来一把卡簧刀,扎到那小子腿上了。虽然他嚎叫了一声,但是那一刀并不深。我又说:“给不给?还想再挨一刀么,小子,啊?“”不想,不想,不想。我...我给!“那小子掏出来十块钱,但是脸上满是不服,”有种别打我,让我问完你两个问题。“我和我的两个”哥们“一听这话来劲了”有屁快放,有话快说!“”第一个,你叫什么?“”我叫程子炫“”第二个,你几年几班的?“”二年五班。““就这两个问题?”那个男的没回答我,白了我一眼就跑了,仿佛在跟我说,你等着!我也没惯的他,直接在操场上喊:”我叫程子炫,不服来干我!”

  没想理他,这事就昏昏沉沉的过去了。

  转眼到第二天中午,我和我的“哥们”来到了班里。当时是春天,还不怎么热。我刚到班里五分钟,屁股还没坐热乎,班里的门“pang”一声就被踹开了。紧接着,昨天被我打那个小子回来报复我了,他身后还有五个学生。看见我,直接放话“就是他,给我打,往死里打!”眼看着这些人就要过来,我赶紧喊:“兄弟们快点过来帮我打啊!”我指的兄弟就是和我一起犯事的那两个,和平时跟我比较好的几个。可是,我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我打架的,只有两个人,林泽和苏朝阳!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就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我去尼玛的。老子也是练过的人,虽然只练过半年,但是我自己认为这就足够了。因此,这也成了我炫耀的资本。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这技术,都不值得一提,自己能干过;两个就不赖了” 尼玛!“顺着这个人的肚子上踹了一脚。那个人捂着肚子就起不来了。剩下的人看这样也都过来揍我。没过一会,我们这边就败了下来。然后我们仨就都倒下去了。 尼玛,特么不能连累我兄弟啊,凭什么还打我兄弟,就打我不行吗。当然,我这就是在心里想的,因为我让他们打的根本喊不出声了。他们往我们脸上踹,根本说不出话来。那些人走的时候还掏出刀子,扎了苏朝阳和林泽一人一刀,扎了我自己三刀。那个男的走的时候还说:” 尼玛,你行你墨迹,不行别装比。“

  G酷匠网S永久免C费D"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子炫说:

第一次写小说,大家一定要支持我。

要是有人想让我写进小说就加2732025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