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下电话后,王明哲面露轻松的笑容对林玲雪说:“放心吧大小姐,我已经报案声称成氏集团发生剧烈枪战,警察再怎么忌惮成大宇也会派人去查看的,到时候ez便能带着你哥哥混出来了。”

  林玲雪低着头林玲雪低着头十分无力地说了句“要是我哥哥没和成大宇发生激战,你会涉嫌报假案被拘留的,你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吗。”

  “哦,对啊,这个没想起来。”王明哲装作自己失误了,没心没肺地说:“算了,无所谓,这些年倒霉事那么多,大不了就去牢里玩几天。”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值得吗?”林玲雪突然抬起头看着王明哲“你知道你有多冲动吗?”“额”王明哲被林玲雪盯得发了懵,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一时脑热便脱口而出“我只是不想让你这样的人受到伤害,你这样的女孩儿,外面有很多人想要占你便宜,正常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对别人充满防范之心,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放心把我和ez放到你家里过夜。说明还没有人伤害过你,你见到张宁沫这样一个不相识的路人便如此帮助。像你这样纯真的心太难得了,必须要呵护好,所以我也是在鼓励你周围并不只有你一个好人,把这份善良坚持下去。”

  这的确是王明哲的真实想法,他不愿整天帮助别人的人在需要帮助时却无人理睬。但是潜意识里,王明哲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只是他对于这种事想都不敢想,屌丝和女神,穷蛋和千金。呵呵,这是个现实的世界。所以这种心思他绝对不敢动,否则他只会深陷进去但一无所获。

  林玲雪没想到一向大大咧咧,腹黑毒舌的王明哲居然是个内心如此细腻的人。不过想到自己和他那次晚上的尴尬,浴室的逃脱和刚才抓她手之后表情。不禁嘴角微微泛起弧度,这家伙有时候真是傻得可爱。

  “成总,这次事闹大了,连省公安厅的人都惊动了。”一个女秘书慌慌张张地向成大宇汇报。“是吗。”成大宇一脸讥讽的笑容“那几个家伙平时就一直盘算着,这次可让他逮到机会了,也不知道谁泄的密,最好别被我查到。”

  说完成大宇悠闲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生对女秘书说:“小程,一会儿叫那几个家伙来这儿见我。”女秘书唯唯诺诺地答应了便赶紧离开了。女秘书走后成大宇睁开了眼睛“采明啊,你别怨我,本来你还可以多活几个小时的,可惜有人出卖了咱们我只得这么做了。”

  没一会儿,省公安副厅长便来到了门外。秘书推开办公室大门后,只见成大宇战战兢兢坐在椅子上,两眼无神。

  看到副厅长来了,成大宇猛地一下站起来冲到副厅长面前“马厅长啊,你可得救救我啊,你看看今天来了一堆恐怖分子持枪袭击了我的公司,我的部下,我的部下都…”说到这儿,成大宇一下子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这位副厅长在职这么多年,哪能看不出成大宇的这点小伎俩。他心里暗自感慨成大宇的心狠啊,居然一下子杀掉了这么多的部下。不过对此他也没办法,现场早就被伪装好了,证据也毁的差不多了,他还必须来安抚这个“受害人”。

  “成总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不法分子逍遥法外的,我们的人已经把你的集团包围了,集团里更是有我们好几队特警搜查,一定会给你交代的。”

  最后一句话,副厅长说得特别意味深长。而成大宇也装模作样地破涕为笑“那谢谢马厅长,我的命现在就交道你的手上了。”

  看着成大宇一脸兴奋的表情,副厅长也是皱起眉头。这家伙就不怕我们搜查出什么东西,这么有恃无恐?这个人当真恐怖。

  时针慢慢地指向10,房间死一般的寂静,终于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和谐”氛围。副厅长接到电话后表情变得越来越沉重,放在耳朵旁的手也使劲握着手机。果然,特警队搜查无果,既无可疑人员也没枪支弹药。

  “抱歉成总,我们暂时无法得知恐怖分子的信息,不过我们会抓紧调查的,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会派特警24小时保护你们,今天不早了我先告辞了。”说完副厅迈着沉重的脚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背后成大宇假惺惺地说:“马厅长,你这么走了不合适啊,你大老远来一趟吃顿饭再走么。”

  王明哲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思索着那件凶杀案,一切线索都陷入了僵局,他觉得他必须现弄明白李凝家是怎么中的毒。只有突破了这个接下来才会有收获。可想来想去他都想不明白短短几分钟,就喝了杯茶,而且那天来的警察都搜查过整个房间,连卧床的长老随身之物都没放过。并未发现有毒的东西啊。

  没一会儿王明哲便懊恼了,不停地敲打自己的头。总感觉答案就要出来了,可就是抓不到。“你这样可想不出答案,得学会冷静啊。”

  林玲雪的声音飘进了王明哲的耳朵,他回过头无奈地看着大小姐“没办法,感觉就要出来了,可就是出不来。”

  林玲雪莞尔一笑,坐到了王明哲的身旁“那就放松一下,别一直想,否则头炸了也不会有结果。”“恩,您说的有道理,俺听您的。”林玲雪一来王明哲顿感轻松不少。此时的他才感觉道夏夜凉爽的风吹拂是多么的惬意。

  两人谁也不多说什么,静静地享受着宁静的夜晚。王明哲的眼四处漫无目的地乱扫着,突然,“咦,厕所里怎么有光。”王明哲一句话打破了着舒适安详的气氛。

  王明哲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走进了茅厕。可是进去之后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和无穷无尽的翔(chou)味。“别看了,肯定是你眼花了,快出来吧,里面脏死了。”王明哲一想也是说不定刚才眼冒金星了。

  “不早了,洗洗睡吧。”林玲雪也站起身来,朝房车走去。可刚走了没几步握着的手机便响起了铃声。“我哥,是我哥的”林玲雪一脸兴奋地对王明哲说。王明哲一听也是激动不已慌忙说:“快接,快接呀。”

  “嗯嗯”林玲雪点头如捣蒜一般,接通电话后“喂,妹妹你还没睡吧。”电话里传来一声疲惫的声音。林玲雪急切地说:“嗯嗯,哥你在哪儿了,你没事吧。”

  电话里停顿了一下“我现在在太原一家酒店里,幸好你哥机智,紧急时候拿枪射穿了标语墙前的井盖,要不然我们不是被乱枪射死就是被墙活埋了。哎呦,不是我说,那井盖里的那股味,我们东摸西蹭的可算…”

  “等等,哥,你说枪,你们发生枪战来?”林玲雪表情再次兴奋。“嗯,成大宇那家伙太狠了,手下用的都是冲锋枪啊,幸好我抢了一把过来不过不知道咋地,后来好像听到警笛声了。”“太好了”林玲雪激动地看着王明哲“你没事了,真的发生枪战了。”

  “恩”王明哲感到十分高兴,不因为其他,大小姐居然会因为自己平安而如此高兴。“大小姐,我能和你哥哥说两句话吗。”

  “哦”林玲雪虽然感到疑惑但还是答应下来了。“哥,王明哲有话要和你说。”说罢把手机递给了王明哲。

  “喂,明哲兄弟啊,怎么了有事啊?”“那个,任大哥,任务完成了吗?”“哦,放心,老哥出马一个顶两,尸体已经到手了。”“恩,任大哥听说你在也许学习法医学?”

  “恩,怎么了?”

  “那个,我想让你鉴别一下尸体上有没有几个针孔,如果有的话,看看针孔附近有没有什么非人类体液的化学物质,可以吗?”

  “哦,这个自然没问题啊,不过现在我们太累了,而且没工具,我们休息一会儿后去我大学实验室我化验一下,到时候我把信息传给你如何?”

  “嗯嗯,多谢了。”“嗨,举手之劳,客气啥。”

  酷{匠-网#V永6◇久dJ免费wX看。小说o

  等到晚上12点,王明哲收到一条短信“胸部确有3个细微针孔,不过周围没啥奇怪物质就是有些许酒精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