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尸体被偷了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刺入了每个人的耳膜里,张宁沫何时见过这种场面,没晕过去就不错了。她吓得转过身捂住了双脸。

  李凝家脸上的鲜血肆无忌惮地流淌在地上,周围的温度迅速直线下降。在场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尸体。所以都呆滞在那儿,可内心却波涛汹涌无法平静。

  “爷爷,爷爷。”张宁沫突然想起了屋里的长老,急忙像屋里跑去。其他人也反应过来迅速跟在了张宁沫的后面。

  进到屋里后一股呛鼻的烟味迅速钻进了所有人的鼻子,所有人都迅速屏住了呼吸冲进了里屋,只见张老看上去十分虚弱,还在十分无力地咳嗽。

  “爸,”“爷爷”两人同时大喊。“别愣着了,快把张老背出去”林玲雪此时倒是十分冷静。张泽风也反映过来背上老人迅速冲了出去。

  林玲雪把一行人弄到了房车里,张老则是被放到她卧室里休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烟。”在任小蒙给张老诊断无误后张泽风开始询问到。

  “我不知道啊,做完饭我把柴火熄灭了,玲雪姐也在一旁。”林玲雪点点头以示证明。然后人们就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王明哲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声喊道:“我说大哥们,你们没事吧,院子里还有个死人,你们还在这儿讨论个毛线啊。”这句话一下子点醒所有人,刚才他们一门心思都在老人身上。而老人也一直虚弱地闭着眼,没注意到有死人。

  王明哲无奈地摇了摇头,率先走下房车来到了院子里。(当然,其他人同时也报了警)他在离尸体差不多一米远的地方转圈圈一边打量着尸体。看着李凝家的尸体他内心感到恐惧但更多的是兴奋从小就喜爱看柯南的他一直幻想着自己也可以成为一名侦探。可是在法医科学日益发达的今天,鉴定报告可以代替许多的脑力活动,现实生活中的侦探也只是调查第三者的。

  王明哲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发现了好几处可疑的地方,他首先看到尸体倒下的方向是朝着屋子而并非门口,正常应该是李凝家走着走着突然毒发身亡那么他应该朝着门口倒下才对。还有从李凝家的脸上读出的更多是惊恐难以置信而不是痛苦。最后就是从七窍流血来看李凝家中的是剧毒,那么中毒时间就不会太长,甚至说很短那么李凝家就是在这间房子被下的毒,可是谁干的又怎么做到的。

  看着张老居住的屋子王明哲忽然意识到弥漫在屋子里的烟也挺奇怪的。于是他便走了进去,来到张老的炕边之后他看到两个被子里都有剩余的茶叶。“奇怪,张老和谁一起喝茶了?难不成是李凝家,这样的话或许茶里被人下了毒也不一定,可是张老怎么就没事?莫非是茶杯有问题?”

  “明哲,你在这儿干嘛?”ez的话打断了王明哲的思绪。看见ez王明哲顿时眼前一亮“你来的正好,帮我看一下这杯子里有没有毒。”说完王明哲还十分专业用纸巾包住杯子递给了ez,ez接去过嗅了嗅(别骂人家像狗啊,要不分分钟送你回家)然后十分肯定地说道:“这杯子里面没有毒。”

  “你确定?”王明哲有点不相信,以为你是属狗的闻闻就造了。Ez略微笑了笑“要是连毒都查不出来,在瓦罗兰是生存不下去的。”王明哲一听立马一副包子脸“这样啊,那这家伙是怎么毒死的?”

  “你不会是在查案吧?”ez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王明哲。王明哲一听心情自然不爽“怎么了?你看不起我?我一定会破案的。”看着王明哲嗔怒的表情,ez则是不禁笑出来。“以前凯特琳办案的时候也是这样。”

  “是吗,你看看人家不也还是把案子一样样的破了?”王明哲一听自己和女警一个档次了自然有点得意了?“哪有啊”ez的表情略微有点无奈“每次她都十分武断地做出推理,然后连逮捕令都没有的情况下就随便把人抓回来。那些无辜者每回都要被她白教训一顿,最后实在没办法,她会求基兰回转时光帮她查看凶手。”

  “我去,这也行,这简直一花瓶么。”“也不能这么说,凯特琳虽然。。。无脑(什什么什么大,你们懂的)可她射击本领确实强,而且她十分敬业,并且对那儿的百姓也很好,大家其实还是喜欢她的,所以她经常乱抓人也没事,人们都戏称凯特琳今天请某某人吃饭了。”

  N酷{匠《网U永久免费看@e小ZL说

  “哦”王明哲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但心里却在想什么狗屁敬业,要不是她长得好看,警察局都要被投诉者踩翻了。

  “这儿烟味太重,我们还是出去吧。”ez提议道,王明哲答应了一声。可正当他要往处走,突然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等一下,ez这烟味不对劲,你闻闻。”ez愣了一下,随后也仔细嗅了嗅。“确实,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好(gou)鼻子”王明哲夸赞了一声,便开始四处观察试图寻找香味的来源。

  终于在一个在炕的下边找到了一堆被烧焦的草(炕的下边是空的,冬天往里面塞柴火暖炕)。王明哲把脸凑过去闻了闻,指着那草说“错不了了,就是这草散发的味道。”ez也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之后王明哲便一言不发抓了一把走了出去,ez默默地跟在后面。来到房车后王明哲径直走到张宁沫旁边“你看看这是什么?”王明哲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说名字吧太生分了,说小名吧不合适。

  张宁沫看了看“这是一种草药,叫妙花草,点着之后熏着能缓解咳嗽,我平时就经常弄这个治爷爷咳嗽,今天不知道怎的难道放多了?”听了张宁沫的话后,王明哲点点头。

  此时一座高层建筑的顶楼上豪华办公室里,一个面色冷酷的人坐在椅子上。“boss,李经理好像出事了,那些人好像报警了,李经理身上可是还有一些机密文件要是落入警方手里恐怕…”

  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但这个手下却战战兢兢的,他明白boss如果一言不发那就是真的怒了。“没用的东西,采明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当然”此时这个叫刘采明的人早已吓出一身汗。“恩,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失望。”

  众人在房车上焦急地等待,终于悠扬的警笛声飘入了每个人的耳朵。没一会儿一辆警车停了下来。

  一队制服迅速出来。“是谁报的案?”领头警察十分威严地问了句。“是我报的”张泽风迅速走到前面。领头点了点头,在了解了死者的身份。领头叫上手下把李凝家放到担架上抬回车里,便迅速离开了。

  “嗨,我还以为我们要去警察局做笔录了,太好了。”王明哲没心没肺的一句话倒是让所有人皱起眉头,没一会儿王明哲也反映过来。没人拉警戒线,也没人调查现场。“妈的,我们被骗了,那些不是警察。”王明哲喊出了所有人的推理。

  此时已经换了车的刘采明也舒了口气,要是和真警察碰上就完了。到时候为了避免引火烧身boss一定会想办法做掉他。

  被耍了的人一脸的愤怒和焦急,终于另一阵警笛声飘进了房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