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呼啸的风声宛如阵阵刀割一样刺疼这张泽清,汗水载着他的体力一步步流失体外。看着越来越近的ez,张泽清终于放弃了逃跑。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气喘吁吁地看着ez。

  Ez看见张泽清放弃了逃跑便也停了下来两人就这样对峙着。唯一不同的ez并未看出任何疲倦。“张先生,我奉劝你把张老的证件还回来,这样看在其他人的面子上我不会为难你。”

  酷$匠M网,首{*发a

  张泽清顿时满脸怒色,指着ez破口大骂道;“你谁啊你管我们家事,神经病啊,我告诉你赶紧滚别蹬鼻子上脸。”ez对于张泽清的谩骂则是满不在乎,依旧是他的标志笑容像看小丑一样看着张泽清。

  “你们家的事?呵呵,看来你还没忘你是张老的儿子,可是。”突然ez收住了笑容,两眼放出寒光直逼张泽清“你就是这么对你父亲的吗,我平生最恨你这种不孝顺的人,连禽兽都不如。”

  张泽清被ez盯得心里直发毛他只在想眼前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给他带来如此巨大的威慑力。不过他现在必须拖延时间,于是他继续说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能有钱,有了钱才能借他老到城里享福,你懂吗你以为都和你们一样开着那么贵的房车,你知道底层人民生活的苦吗?”

  张泽清说得越来越振振有词,连他自己都快被自己说服了。Ez听着他的狡辩则是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是吗?你到底想接张老享福还是想给你自己享受,一个孝顺的人应该顺着老人的心意来做事,可是从你的身上我只看到了虚荣和自私,所以我必须替张老要回他的东西。”

  “可恶”张泽清握紧双拳,可是他知道他根本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刚刚对话的时间也让他喘了口气,现在脚底抹油开溜模式。想到这儿张泽清不管其他撒腿就跑。

  “噗”ez笑出了声音,他看刚才张泽清的样子还以为他准备打架,可没想道他居然是逃跑。看着他逃跑的样子,ez无奈地蹲下身捡起一块巴掌大的石头。他可是adc啊,拿个石头砸他还不是小case(这段不是ez的心理想法是我自己加的)。

  几乎不用怎么看,ez随便一出手石头不偏不倚命中了张泽清的小腿肚。张泽清应招狠狠地趴在了地上当然还有一声十分销魂的哎呀。Ez慢慢悠悠地走了过去,一脸轻松地搜查着张泽清的身上。可突然他的表情变得十分沉重,他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张泽清。这次轮张泽清换上诡异笑容用一种嘲笑的口吻调戏着ez“怎么样少侠,没找到?怎么可能你可是正义使者啊,哈哈哈。”

  抛开张泽清放荡的笑声不谈,此时一个秃瓢男走进了张宁沫的家里。正在炕上休息张老看见这人走进了他的房间,顿时瞪大眼睛大声呵斥“你来干什么,滚出去,滚。”说完之后张老便不住地咳嗽。

  “哎呦喂,老人家您可得当心身体,不然气死了可没人给你送终啊。”“你”老人咳得说不出话来。“好了好了老人家我不和你玩了,你看看这是什么?”说完李凝家打开了包裹。引入眼帘的便是老人熟悉的各种证件。

  “这怎么会落到你的手里。”看着李凝家阴险的笑声。张老大声咆哮道:“回答我,怎么回事。”“你看你这老头也忒着急点,我又没说不告诉你,就您那宝贝儿子根本没把东西带出去,他一早就和我联系好了,东西就藏在你家门前的那块大石头下,你的那群人都被我们骗了,哈哈没想到吧。”

  “畜生,我怎么养了这么个儿子,列祖列宗啊,是我管教不严,我不中用啊。”说完张老脸上早已是老泪纵横。这次看着李凝家也奇怪了,这老头至于吗,换了别人这一百万早就高兴地不得了了,而且boss也是严令自己必须搞下这套房子,难不成这房子真有惊天的秘密?想着想着李凝家默默地点点头。

  “年轻人你听我说,我希望你能回去和你领导说一下,求他高抬贵手,我老汉一定感激不尽,要不然我非要拼个鱼死网破,到时候对谁都没有好处。”张老十分诚恳地看着李凝家。他多么希望这些人能就此罢手可现实怎会如他所愿?

  “哎呦喂,老人家你可别吓唬我,我也不是被吓大的,狠话谁不会说啊?可关键得有本事,我告诉你,你家这块地我们集团是志在必得,看你这么可怜我回去再和我boss说一下,给你们家再多加10万,这样总可以了吧。”

  “混账东西,这是钱能解决的事吗,你就是把一座金山给我我也不会把房子卖给你们,这是原则问题,我是不会妥协的。”张老气的满脸通红。“是吗”李凝家不屑地看着张老“既然你这么不识相,那我们只能先礼后兵了,现在这些证件在我手里很快你家的房子就会归我公司名下了。”

  “年轻人,我真心奉劝你不要这样做,不然你会后悔的。”“哈哈,后悔?老先生你想多了,我做能得到boss奖励的事怎么会后悔。”老人家不住的咆哮谩骂,最后也口干舌燥了,炕上的桌子上放着一个茶壶,里面有林玲雪用高级茶叶泡的的茶,在这种小山村一般人们连便宜茶叶也消费不起。

  看着张老不住的喝茶,李凝家也渐渐感觉口渴,话说老有一股烟味在这屋里呛地不行,李凝家邹了邹眉。看见茶壶便十分没节操地给自己也倒了杯茶。一饮而尽后,便无耻地对张老说:“好了我事情都忙完了,告辞了。”说完李凝家不顾张老的咒骂径直走了出去。

  在确定东西不在张泽清手上之后,ez掏出了手机(是的,你没看错,咱ez大神会用手机了,虽然是诺基亚按键手机,虽然王明哲把他们几个人的电话设置在快捷菜单里,总之会用就是极大的进步,大家鼓掌。)

  王明哲正在房车里享受着,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惊扰了他,他掏出手机一看。顿时泪流满面“丫的,这货终于会用手机,不枉劳资没日没夜的费了那么大的劲教他。”

  “是明哲吗?张泽清已经被我抓住了,你们赶紧来吧。”“那你现在在哪儿呀?”“我”ez茫然看了看四周。“我也不知道”“这…好吧,你说说你旁边有啥东西,我让张宁沫带我们去找你。”

  “恩”ez十分肯定地答应几声,随后仔细观望。然后他斩钉截铁地告诉王明哲“我旁边有棵树。”王明哲一听顿时一脸黑线对着电话就破口大骂起来。Ez也觉得自己说的没啥用便赶紧说“那我们在张老家里会和吧。”说完他赶忙合住手机,顿感世界清静。

  没一会儿几人在张老门前碰面了。“咦,二叔你的腿怎么了?”张宁沫到这时候了还关心她这二叔。而张泽清则是十分怂地说了句“不小心摔的。”“摔跤把小腿肚摔肿了,你也是6的不行。”王明哲还不忘嘲讽一句。

  在ez的拷问下,张泽清很快就交代了证件在李凝家手上。几人正准备进屋商量接下来怎么办,结果刚走进大门便看见一个趴在地上,走进一看倒地之人正是李凝家,只见他七窍流血早已断气。

  一声尖锐的叫吼声打破了山村的宁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风浮流说:

  军训结束了,对不起小伙伴们,最近这么长段更,但放心绝不太监从今日起每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