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饭很快就做好了,由于乡下人平时日子过得紧所以林玲雪炒了4个肉菜又用一个整鸡炖了一锅鸡汤。饭被端上了里屋炕上的大桌上,王明哲起先对此感到十分疑惑后来才知道张老早几年前就不能走路卧病在床了。

  老汉虽然腿残了但还是十分热情的,一来他确实好客二来这些人帮了自家大忙他为自己孙女能交上这样的朋友感到十分开心。

  “泽风,去把家里地窖那瓶酒拿出来,今天有贵客必须好好招待。”张泽风听了这话表情立马变得十分为难:“爸,你要喝酒啊,可是…”张宁沫也立马插嘴“不行爷爷,你喝酒对身体不好。”

  “胡说什么。”张老表情立马变得愤怒,大声喝道“你们还要点脸不,人家送了咱们贵重的药草,还救了咱沫沫一命。就连这顿饭也是人家的钱人家的力我老汉就想配人家喝杯酒,你们咋了,舍不得啊。”

  “爸,看你说的。”看到老人动怒了,张泽风也是吓了一跳。此时任小蒙则是十分机制地说了句:“没事,我们就陪张老小酌几杯,这反而对身体有好处,我是学医的没事放心吧。”张泽风也不敢再惹张老生气了,答应了一声就慌忙跑去地窖嘴里还嘟囔着“爸今天真奇怪,平时打死都不让我们进地窖。”这句话被听力敏锐的ez捕捉到了。

  TD看&正T版章\;节rP上¤酷!H匠网$

  没一会儿酒坛子被端到了饭桌上,打开瓶塞后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钻进了每个人的鼻子里。就连不喝酒的王明哲也被这酒香熏得微微陶醉。没一会儿每位男性的杯子里都被倒满了酒,每个人拿着酒杯都一脸兴奋的表情,可就是。。。

  王明哲看着那酒脸像包子一样,平时喝啤酒那都是当成喝中药一样用一种大义凌然不畏艰险的态度喝,现在这白酒。丫的,咋不让我直接喝酒精啊,王明哲心里默默骂着。

  此时自然又到了任小蒙的娱乐时间,他看到了王明哲纠结的表情,自然而然地帮了他一把。“明哲,咱两一起敬张爷爷一杯。”说完直接举起酒杯。王明哲顿时吓了一跳,慌忙也拿起酒杯跟了过去。

  “好好”张老笑得胡子还抖动了几下。三人碰杯后两人立马喝了下去,并且脸上都洋溢出了幸福的笑容。王明哲看着酒杯巴扎了下嘴,一闭眼一抬头,一口干掉。顿时如同进了火焰山一样各种烫,各种受不了。那痛苦的滋味当真剪不断理还乱。大家看道王明哲的表情也被逗得哈哈大笑。

  然而,突然张宁沫二叔的一句话像一颗重磅炸弹一样狠狠地砸在了饭桌上,把刚刚愉快的气氛炸得烟消云散。“乐个屁呀,这次得罪了成总,以后能有好日子吗?”

  张泽清,村子里唯一一个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人,为人懒惰自私不讲信用。村子里的人大多不待见他,每天身无分文在老人家里蹭饭吃。张泽风是在县城居住的,这次因为这个买房风波才慌忙赶回家中。

  “混账东西,你胡说什么了。”老人听到张泽清的话后感到十分生气。“我怎么了?不过实话实说而已,我就不知道您一天到晚想啥,放着人家的100万不拿,偏偏要和人家作对,害得我和你一起过苦日子。”

  “你”张老指着张泽清,气得连话都说不上来了。“你给我滚,滚。”说完张老便不住地咳嗽起来。“二叔求您别说了。”张宁沫一边轻轻拍着张老的背一边求情道。而张泽清则是满不在乎地说:“滚?凭什么啊,这可是我地盘上,以后你老了这房子还得分我一半了。”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张泽风再也忍不住,狠狠抽了张泽清一巴掌。张泽清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也反应过来“妈的,敢打老子。”气得满脸通红的张泽清挽起袖子就准备和他大哥干架。

  啪,又是一声。吓住了所有人,一看原来是ez拍了下桌子,溅起了不少汤汁。之后ez慢慢坐直了身子,冷漠地注视着张泽清。张泽清也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主。“好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撂下一句狠话便匆匆离开了。

  此刻张老那布满邹纹的脸上被两行泪水滋润着“作孽啊,生了这么个不孝子,老太婆就是被他活活气死的啊。”说到这儿,张宁沫也情不自禁地哭了出来。

  “爸,哭啥呀让客人笑话了。”张泽风赶忙劝慰,哭多了对身体不好。张老一听这话也赶忙擦干净眼泪,并用手擦拭张宁沫的泪水“哭啥呀,竟让客人笑话了。”

  “张爷爷,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了,我再敬您一杯。”没错,你没有听错(读者是没有看错)王明哲主动倒了酒并举起了杯子。(不行,我得去度娘一下今天的太阳确定是从东边升起的,日本1945年投降了,王明哲2014年主动喝酒了)。

  不过他这一举动确实也“技惊四座”“你这娃子喝就行吗,别勉强啊。”“切,有啥不行的看我的。”说完王明哲仰头一口干掉,之后他脸上的表情便是各种纠结扭曲抽了筋一样,就在嘴里酝酿了20多秒终于艰难地咽了下去。周围的人立马被他逗乐了,不过这本就是王明哲的本意。人家卖脸卖身他卖二。

  就在气氛慢慢缓和过来的时候,突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中。只见张泽清急急忙忙地跑出了家门,怀里好像还揣着什么东西。

  “那孽畜不会是偷了家里的房产证出去了吧。”只见张老的表情变得十分惊恐愤怒。“快,你们去看看阻止那逆子,快。”张老开始大声咆哮,并且开始挪动身体似乎想从炕上趴下来一样。

  “爷爷,你冷静点,交给我们吧。”“快快,一定要拦住他。”老人显得实在慌张说话都有点结巴了。几个外人看他如此激烈的反应都纷纷皱起了眉头。

  没一会儿张泽风跑了回来:“爸,我刚才去正房看了一下,你箱子的锁被砸开了,那混账拿走了家里的所有证件。”“那你还愣在这儿干嘛,快去追啊。”张老暴跳如雷,要是他腿没问题,现在绝对能急得站起来。

  “我有车,这样宁沫妹妹你留下来照顾你爷爷,我们去找到你二叔把证件拿回来。”林玲雪当机立断地安排道。“恩恩,你们赶紧去吧。”张宁沫也不想让爷爷着急。“各位,求你们了拜托了。”

  说完几人立马穿鞋下炕,直奔林玲雪房车而去。几人进车之后,ez还在外面站着。“李毅泽,你干什么还不快上车。”王明哲急的朝ez大喊。Ez则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你们去吧我用不着这车,我会追上那个人的。”车上的人除了张泽风懂了ez的意思并且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关上车门出发。

  此时家里的张老一直咳个不停。一旁的张宁沫十分担心焦急可自己又没啥办法。只见张老突然说道:“沫儿,爷爷的咳嗽药吃完了,你赶紧去再给爷爷买点回来。”“恩恩”张宁沫一看有用的上自己的地方了,慌忙答应道“那爷爷你保重,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说完张宁沫匆匆离开了。

  张宁沫走后张老再次流出了眼泪“老太婆啊,你说我该咋办啊。你倒是快活一个人先走了把我和这逆子留下来,你知道我有多难吗?”

  此刻,ez正飞快地奔驰在路上,他觉得张泽清不会走公路应该会走山上的小路否则他很快就会被追上。他凭借他狗一样(哦不,是灵敏的)的鼻子,捕捉了张泽清的气息,并一直用奥术跃迁赶路。终于他看到了张泽清的背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风浮流说:

  感谢生哥非但不追究我断更还两次的打赏,我真没有想到会有人如此支持我。感动之余也说一声发自内心的感谢,正是你们这些人给了我心虚力量支持我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