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车门后,一阵阵激烈的争吵声迅速钻进了车里。张宁沫立马眉头紧锁,手中的药草盒子都捏着变形了。

  林玲雪看到了张宁沫的异样,她走到身旁问道:“要不要我们帮忙?”张宁沫本来想答应,可一想那些人那么可怕还是算了吧。便摇了摇头说:“不必了,估计是我几个叔叔吵起来了,没事的,谢谢你们送我回来。家里这么吵让你们笑话了。”

  说完,张宁沫便匆匆下车跑回家里,而车上的一行人纷纷皱起了眉头。

  刚迈进家门,张宁沫便吓得叫出了声音。只见一群戴墨镜的黑衣人站在院子里,领头的一个中年胖子也在不停地叫嚣着。

  而张宁沫的到来似乎增加了空气中的火药味。只见胖子朝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立马会意一把抓住张宁沫到身前,之后一把剪刀贪婪地舔到张宁沫的脖子。顿时站在房门口的人大惊失色。

  “住手,李凝家你疯了,你要敢伤害我侄女我就跟你拼了。”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心急如焚地威胁着。而那个胖子则是不屑地笑了笑。“张则风啊,狠话谁不会说,可也得吓得住人,我劝你还是乖乖地签了协议,把这房子卖给我们成总吧,否则我可不敢你侄女的安全。”

  “你”张泽风急得满脸通红,可他也无可奈何。这时身旁的另一个人则说:“大哥,你就别和人家作对了,咱惹不起人家。再说了人家花一百万买咱房子多好的事呀,咋你和咱爸就死活不同意。”

  “你闭嘴,没出息的东西。”张泽风转过头狠狠地骂了他弟弟一顿。“怎么,听你这话你是不打算合作了,是不心疼你这侄女还是觉得我下不了手啊。”说完那个男子晃了晃手中尖刀,银晃晃的刀光直逼张泽风的眼睛。在此期间,张宁沫一声都没支呼,她不想让自己拖累大伯。

  就在墨镜手下还得意洋洋地把玩手中的尖刀时,突然感觉一阵风拂过,之后他手中的刀就不见了。正当他惊讶之时,眼前的张宁沫也被任小蒙一把抓了出去。

  而此时的林玲雪面无表情,但看上去冷酷无比,她没有任何感情地说了句:“你们去把那些人收拾了吧,后果由我承担。”三人听到女王发号施令了,也磨拳搽掌地走了进去。当然有一个纯属滥竽充数。

  此时那个领头男正大骂那个墨镜手下废物,突然三个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其中一个黄毛英俊少年的脸上写满了冷酷。“喂,你们是干什么的赶紧滚。”而ez只是默默的一句上。

  说完两人就冲了上去(咦,为啥是两人?作者你写错了吧。没有,绝对没有。两人去打架么,你懂的)。Ez的功夫真不是吹的,一下一个,那些手下根本近不了身。而任小蒙体格本就健壮,跟在ez身旁根本不会吃亏。

  那王明哲兄弟干啥倪?好歹也是小队一员自然不能吃干饭(甚至被说吃软饭,那多不好啊),所以他一直在院里捡石头扔人。当然有两次扔中了ez两人就被他自觉忽视了。

  没一会儿那群人便七零八落地跌倒在地一个个哭爹喊娘的。那个老大被ez和任小蒙围在墙角,王明哲由于惭愧也不好意思过去凑热闹。

  李宁家目睹了ez的功夫此刻看见ez向自己逼近,吓得双腿直哆嗦。“小,小子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啊,惹毛我可没有好下场啊。”ez面对他的威胁不动声色,双眼的目光像匕首一样刺着他,ez最看不惯那种恃强凌弱的人所以打心底恨毒了这些人。

  “是吗?我倒看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一句悦耳的声音飘进了庭院,没一会儿林玲雪便拉着张宁沫走了进来。她慢慢走到了李凝家身旁“你是成大宇的手下吧,你们成总厉害啊,叫这么多人欺负老百姓,真是个人渣。”

  李凝家听着林玲雪的话表情立马变得十分惊讶,之后他绷紧眉头的脸也渐渐舒展,指着林玲雪说:“我认出你了,你是林氏集团的千金。怎么,你爸也要和我争这块地吗?哪个狗日的把消息走漏了。”

  “你说的话我听不懂,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们随便欺负这户人家。”林玲雪虽然没有听懂李凝家的话但是王明哲却偷偷留了个心眼。林玲雪接着说道:“今天就放过你们,回去告诉成大宇,让他小心点别为难这户人家,否则,哼。”

  酷‘匠…_网ER永“‘久免2M费看$小说)“

  李凝家听到这句话赶紧站起来叫上手下头也不回地逃走了。“沫沫,”此刻张泽风看见张宁沫平安心中也是庆幸万分。而刚刚被吓得魂不守舍的张宁沫此时也一脸委屈地扑到了张泽风的怀里痛哭起来。从小她父母外出打工除了爷爷就数大伯疼爱他了。

  没一会儿王明哲几人被邀请进了屋子。刚走进去就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沫儿,你这个娃子这两天去哪儿了?你要急死爷爷啊。”说完里屋便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张宁沫吓得慌忙跑进了里屋。

  没一会儿几人也跟着走了进去。只见张宁沫手里撰着小盒子与她躺在炕上的爷爷抱头痛哭,也是为了买这个东西张宁沫一天一夜没回家。一个女孩儿从村子步行去太原,夜晚还要露宿街头,这岂是常人所能忍受的啊。

  此时所有人齐聚在了里屋。通过一言一语的交流,几人大致明白了这家的情况。几天前那个李凝家找上门说要50万买下这个房子,张宁沫的二叔当时就眼红并且要同意了。可被老人和张泽风及时拦住。后来李凝家一直苦苦相求,并把价格一步步抬至了100万,可是老人一直不为所动。于是李凝家便被激怒三天两头找来闹事。

  由于几人的仗义行为,所以他们留下来要招待午饭。几人不好意思拒绝便也答应下来,可是看了看这一家的经济条件。林玲雪也也十分会意地去房车上取出了今天买的食材准备大展一下身手。

  “铃雪姐,我可以帮忙吗?”看见正在切菜的林玲雪,张宁沫不好意思地走了过去。也是,人家花了那么多钱给自己买了冬虫夏草,刚刚又救了自己的命好不容易说请人家吃一顿饭,可现在又是人家用自己的东西做饭。

  林玲雪听到张宁沫的声音便十分温柔地说:“那就麻烦你把菜洗一下吧,谢谢了。”“恩”张宁沫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拿过了保鲜膜包装的蔬菜打开并冲洗。两人就在厨房里安静地忙活着。可张宁沫总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终于她嘴里蹦出了“雪玲姐,谢谢你,你对我实在太好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报答你。”

  林玲雪听了这些话也是感觉十分尴尬,她打心底喜欢这个乖巧的小女生。看到她那么可怜自己就力所能及地帮她一下,这些在自己看来都是举手之劳而已。结果受到人家这样的感谢实在是不好意思。

  不过她还是十分聪慧地转移了话题“嗨,说那些干什么,我是实在觉得在村子里也挺好玩的,而且我还是第一次用灶台做饭。”“是吗,喜欢的话你就常来找我玩,我一定会十分欢迎的。”两人慢慢地一人一句地唠起了家常。

  此时在院子里的ez呼吸着村子里的空气,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对这里的环境实在是不敢恭维。现在在这儿还能呼吸道比较清新的空气,感到十分惬意。可没一会儿,王明哲就贼眉鼠眼地凑了上去。

  “伊泽大侠,小的有礼了。”一句极具猥琐的声音飘进了ez耳中,使得ez情不自禁地打了个激灵,ez看到王明哲那谄媚的表情。就和汉奸见了皇军一样,顿时大汗“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干嘛要这副表情。”

  “嘿嘿嘿”王明哲一边摩拳擦掌,一边继续说:“那我可就说了,你看你要是不着急找螳螂。啊呸,找卡兹克的话就先把这家的麻烦处理了再上路,不知您怎么看。”然后王明哲就在那儿想一个准备被皇帝临幸的妃子一样。

  而ez则是简单明了的一句:“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真的”王明哲一脸兴奋,一下抱住了ez“大侠,我爱死你了,就怕你等不及要找卡兹克,既然这样,小的就告退了,不打扰你兴致了。”

  Ez看着王明哲的背影,一丝笑容挂在了脸上。他现在也是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可爱,一般人做出这副表情都是为自己办事。现在,呵呵。突然他又表情凝重地看着屋子,他突然觉得这次的事似乎没那么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风浮流说:

  这两天忙着上大学准备工作,所以...不过这都不是理由是我断更我人渣了,对不住,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