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个。”王明哲早已不知三观为何物,他疯狂地抓住了ez“你打我,朝我脸上狠狠地抽一巴掌告诉我不是梦,打我啊。”王明哲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甚至咆哮起来。这也得亏ez“不解风情”任他发疯,这要是换了别人一定会立马满足他要求狠狠抽死他。

  “哎呀”王明哲觉得胳膊一疼,可再一看一只纤纤玉手拧着自己胳膊,顿时感觉胳膊舒服多了。“现在知道不是梦了吧,要不要我再用点劲。”

  “要,要”这是王明哲的真实想法,不过说出来自然不合适,又立马改口不要不要的。Ez和王明哲也被这货逗笑了。

  “妹妹,别和他废话了。我早就想看老爸的这辆车了,快点我等不及了。”任小蒙看着房车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活似岛国片男主准备动手的样子。

  林玲雪废了这么大的劲从林兴国的手里要来这辆车,自然也是得意万分。哼了一声便用钥匙打开了车门,自后4人非常自觉但又很2的排队走了进去。

  进去后王明哲和任小蒙的嘴自觉变成了O形,“太帅了”“太不公平了”王明哲和任小蒙同时蹦出两句话。也是虽然亲兄妹,但任小蒙和林玲雪的生活可差了不少。

  大致的浏览了下,有一个休息室里面是4个桌椅,每台桌子上都有一台电脑。最前边是驾驶室,驾驶位和副驾驶位和一个上下床。离驾驶室不远就是厨房,厨房里还有一张大沙发。再有就是卧室,卧室里配有液晶电视还有独立的浴室卫生间。车顶上还有天台,反正除了豪华还是豪华,住在里面不是享受就是享受。

  “这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不过床好像不够啊。”林玲雪一盘算只有三张床,可人有4个啊。正陶醉的王,任二人也立马清醒过来。“这倒确实是个问题”王明哲看了看虽说卧室里是双人床,可,是吧你懂的,不能啊。

  “切,这有啥的,妹你睡卧室,明哲兄弟和ez睡上下铺,我不还有个沙发吗。”此话一出,倒是把其他人沉默了。“这合适吗?要不还是我睡沙发吧。”王明哲觉得自己是这儿存在感最小的人,其实他享受林家的这些资源真的感到不好意思。

  而任小蒙又是一个猛子搂住王明哲大声地说:“这怎么成啊,你可是我们家的客人啊,得彰显我们家的待客之道,是吧妹妹。”林玲雪笑着点了点头。任小蒙又把头凑到王明哲耳边“再说了,以后我约个美女搞车震也方便,你懂得。”说完还朝王明哲挤眉弄眼。

  此时的王明哲当真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因为对方的家境地位这都是看在眼里的,而他只是个老老实实的小百姓,认识不久他们却能像对好友一样丝毫没架子当真不简单。而任小蒙此时的想法则是这车咋也震不动啊。

  “好了,哥,沙发是你自己挑的可是即使这样,开车的重担还是落在你身上了。”林玲雪边说边伸出手把钥匙递向任小蒙。小萌愣了一下,随后又露出笑容“好啊,这种车我开死也愿意。”说完笑嘻嘻地接过了钥匙。王明哲则想这车开到大街上人们啥表情反正他不敢看也不敢想。

  酷u匠Th网_永,u久)免#t费/看z小/9说

  “那现在咋样,出发”任小蒙已经迫不及待地坐上驾驶座,把钥匙插了进去。“先去买东西吧,去那个沃尔玛超市,把一切要用的准备上。”现在的林玲雪就和司令一个级别,没办法,财大气粗拦不住啊。

  汽车行驶到超市上面的停车场后,王明哲很明智的戴了帽子墨镜低头走了出去。不用抬头也知道外面各种围观。Ez早就换掉他的金黄战甲了,至于头发王明哲没说服他染黑。

  林玲雪给了每人一张1万元的卡便让自由行动了,买自己要的东西。有了卡的王明哲进了超市自然如同狼入羊群一样眼睛都发光。而ez啥也认不得,自然紧跟着王明哲。王明哲在零食堆里挑花了眼。此处省去500字。

  林玲雪没王明哲那么无聊她在准备各种食材,小队里厨师的任务就交给她了。当然餐具什么的车里都有。她平时也不常逛超市,东西都是佣人们买的。所以在大超市里左绕右逛的没一会儿也醉了。

  就这样七碰八撞的她不知不觉走到了卖保健品的区域,她看了下周围的商品才发觉自己走错地方了,正要往回走突然听到了“哎呀”的一声。

  林玲雪顿时停住了脚步,十分好奇地寻着声音走去。走到一行货架那儿,看到一个批着头发的女孩手里撰着一个盒子。女孩低着头头发遮住了脸,但看上去她似乎有什么困难。林玲雪想了想便朝女孩走了过去。

  “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吗?”林玲雪的话似乎吓到那个女孩,只见女孩一个激灵手中的盒子也掉到地上。林玲雪弯下腰把盒子捡了起来。这一看把她吓了一跳,这是礼品包装的冬虫夏草,价格一万多块了,看女孩这装饰怎么也不像消费这种东西的人啊。

  “冒昧问一下,你买这个是有什么用吗?”女孩依旧低着头,似乎周围的商品都在讽刺她的平穷无知一样。“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可以和我说一下。”

  女孩抬起头看着林玲雪真挚的眼神,点了点头。“我想买这个给爷爷补身子,可是,可是我没想到…”女孩声音越来越小,可聪慧如林玲雪怎么会不知道什么情况,再看看女孩手里的那一把零钱就更加确定了。

  林玲雪微微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为啥要买这么贵的东西孝敬爷爷。”女孩咬了咬嘴唇,小声说:“我叫张宁沫,今年18岁了,父母一直在外打工,我自小与爷爷相依为命最近家里的事特别多,爷爷本来就一直咳嗽最近更厉害了,人们说冬虫夏草适合给爷爷补身子所以我就砍了一个月的柴,攒了点钱就偷偷跑到城里想买点给爷爷带回去。”

  “那你应该去专门卖草的地方去啊,怎么来超市里了。”林玲雪不知张宁沫的难处,只见她说:“我不知道哪儿卖,但又不好意思说要买冬虫夏草就问人们哪儿的东西种类最多,就有好心人把我带到这儿”

  话说到这儿顿时气氛一片死寂,谁也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林玲雪把手里的冬虫夏草扔进了购物车里。“你”林玲雪的举动让张宁沫下了一跳。“交给我吧,就当我送你和你爷爷的礼物。”

  张宁沫的脸立马变红,连忙拒绝“不行,这怎么好意思啊?不可以的。”林玲雪则是推上购物车向前走去“还有什么比你爷爷的身体更重要,我小时候爷爷就离开我了,我多羡慕你有一个疼你爱你的爷爷啊。”张宁沫一想也是这点面子没有爷爷的身体重要,于是便一边说谢谢一边追了上去。

  出了超市大门后只见那三个人都在门口站着,可只有王明哲手里提着袋子。“妹啊,你也太慢了吧。”任小蒙一边替林玲雪接过东西一边抱怨,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张宁沫身上。“咦,这个美女是谁啊?”

  “我朋友,要你管。”林玲雪的这句话让张宁沫感觉很是温暖。“我说你怎么什么东西也没有啊。”任小蒙则是很得意地掏出手机“谁说我没收获,这个超市的美女服务员的电话全在这里。”之后林玲雪白了他一眼便拉着张宁沫回到了车上。

  之后王明哲把他和ez的卡还给了林玲雪,其实对于林玲雪来说1万的卡根本不值一提,但王明哲的这种行为还是让她很欣赏。尤其是王明哲仅仅花了300多块就那么不好意思的表情更是让她觉得这货傻呆傻呆的。

  当女孩知道这一行人要去石岭村时便十分兴奋地表示她们的村子就在离石岭村10多公里的古角村。林玲雪则立马表示要先送张宁沫回家。

  幸好现在去村子的路都修得十分平坦。过了一个多小时便到达了古角村,当车行驶到张宁沫的家时,只见里面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