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掉小鬼的ez擦了擦额头的汗,一丝凉风拂过又还给了这个夜晚一些应有的宁静。Ez转过头看着刚走出来的两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之后几个人便在花园的椅子上交谈起来。听了王明哲刚才的经历,ez则是很难得地笑出了声音“约里克其实只是个有怨念的魂魄,所以他和他的食尸鬼怕这些也正常。”

  谈了好一会儿,三人感觉都口渴了。只是大家都没有说出口,因为知道此时的水已经被污染了,他们只能去便利店找矿泉水喝可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的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去找水喝了。

  可世界上就是有一部分人喜欢雪中送炭,正当三人不停吧唧嘴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在夜空中飘荡。三人十分警惕地望着外面,没一会儿只见任小蒙抱着几瓶水喘着气跑了进来。

  “哥,你没事啊,太好了。”林玲雪激动地双手捂住嘴,朝任小蒙冲了过去。任小蒙抱着水腾不开手便说道:“我睡了一晚上,没吃晚饭,所以我没事,你们应该都还没进水吧,诺,我刚在便利店里拿的。”

  之后他便将水分给了三人,王明哲接过来拧开就一口干到底。之所以如驴一样地喝,一是确实口渴了二是要憋尿以防不测。Ez和林玲雪则是喝了几口便拧住了盖子。

  不过ez立马以一种锐利的眼光看向任小蒙,似乎那目光将人穿透了一般“既然你睡了一晚上那么你是又如何知道饮用水被污染的事,请你解释一下。”

  Ez那咄咄逼人的气势使得任小蒙后退了好几步,任小蒙已经做好逃跑的准备了。而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也再次钻进了几人的耳朵。“哈哈,跑什么,他已经完蛋了。”

  听到这个声音的ez也再次微笑道:“约里克,来了就现身吧。”“呵呵,难道我还怕你不成。”然后约里克就再次从地下爬出来。

  “伊则瑞尔,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一切都是你逼我的。”王向谦恶狠狠地盯着ez。Ez也是一脸愤怒的看着他“你居然下毒残害整个城市的居民,我真没想到你是个如此恶毒的人,今天我要杀了你为这个城市的人报仇。”

  “那就要看看你的本事了。”然后王向谦以一种嘲笑的嘴脸看着ez,ez怒从心生抬手一发秘术射击,可是仅仅只有抬手的动作,并没有其他东西出来。

  Ez立马转身诧异地指着任小蒙“是你,那瓶水有毒。”任小蒙不好意思地把头转向了一边。“哥,为什么”林玲雪不可置信地看着任小蒙,眼泪控制不住留了出来。王明哲则是忍不住冲到任小蒙旁狠狠地朝任小蒙头上来了一拳。

  任小蒙没有躲避,在挨了这一拳后他的双眼也湿润了“对不起,妹妹,我不这样做妈妈就会遭殃的。我也没办法。”

  Ez无暇处理任小蒙,再次转回身对王向谦说:“你这招够毒的啊。”王向谦则是十分无耻地笑道“多谢夸奖,现在你已经中了蒙多的药剂,暂时失去了使用魔法的能力,如果你能够投降并且不再妨碍我的事,我便能放你一马。”

  “休想,只要我一息尚存,你就别想再伤害这个世界的人。”ez十分斩钉截铁地说。“是吗?,你的口气还真不小,那么你就别怪我了。”

  此时手握大铲的王向谦一步一步走向ez,如同死神即将审判一般。当王向谦离ez还有五步远的时候,ez的嘴角再次浮现了标志性笑容。王向谦的心中出现一股不详的预感。

  8看^H正|、版章☆|节上:/酷、匠{网L

  普攻电流,秘术射击,普攻电流,精华跃动,普攻…一束束刺眼的光芒在黑暗中活泼地跃动着,王向谦瞬间被击倒在地。“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向谦如同被抽了魂一般(不过他本来就是魂)十分机械地重复这几句话。

  “你不会真的以为任兄弟是你的内奸吧,你失算了。”这次轮到ez以审判者的姿态俯视着王向谦。“在我们揪出任兄弟后你绑架了他的母亲,并以此威胁他当你的内应,但是起初他对我们瓦罗兰大陆的事并不相信,直到那次跟踪我看到我和你的战斗他才相信了一切。”

  Ez再次嘲讽了喝了口“毒水”,接着说:“那天晚上在客栈里,他以那个妓女为幌子逼走了明哲,之后趁明哲睡着,任兄弟偷偷跑到了我的房间把情况告诉了我,于是我们便设计并上演了这样一出连环计。”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你喝下了毒水,怎么可能会没事。”ez刚准备要解释,却被任小蒙抢先一步“关于这个,你的确亲手把水交到我手上,并且有毒的那瓶也做了红色记号,可是路上趁你不注意,我把原来那瓶的红色印记擦掉了,并且把一瓶正常水做了标记。”说完他升起了那个被咬破的右手食指。

  “你说过那毒水正常人喝了只会拉肚子,所以我就十分放心地给了我们其中的一个人。”说罢,只听见“我了个去,怪不得肚子这么疼。”只见王明哲双手握紧了肚子一副哭爹喊娘的样子。(这可是任小蒙送他的精品礼物啊)

  “你觉悟吧,约里克。”当ez落下这句审判话语时,王向谦只是诡异地笑了笑“谁输谁赢还不一定了。”之后王向谦快速奔跑到离ez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你跑不掉的”ez以为王向谦想逃跑。可他却突然停止了脚步,顿时一股绿色的光芒覆盖了王向谦。

  “治疗术”ez皱紧眉头蹦出了这三个字。绿色光芒消失之后,王向谦也不见了踪影。“又是遁地术。”ez提高了警惕感受周围的波动。

  突然身后一股危险的气息传来,ez连忙转身一发秘术射击顺势打出,王向谦被打中瞬间爆炸。“不好,是腐烂食尸鬼。”在ez惊呼的同时,一把大铲也狠狠地挥在他的身上。这一附带Q技能额外攻击力的铲子将ez狠狠地拍在了地上。Ez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赶忙用精华跃动给自己疗伤,可尽管这样他还是几乎失去了战斗力。“你输了,伊泽。”约里克这几个令人绝望的字再次使得周围温度直降。

  王明哲看着被打趴下的ez心中万分自责,要不是上次自己胡闹用掉了ez的治疗术现在ez就不会输了,不过现在可不是自责的时候,得想办法救ez,哎呀,肚子疼死了,等等,有办法了。

  “那家伙,在瓦罗兰找不到老婆,跑到我们世界来找老婆来了,真是个悲剧。”王向谦顿时转过头看着王明哲“你什么意思,你有种再说一遍。”“怎么,爸爸说话你听不懂啊。活该你一辈子没老婆,现在死了变冤魂还是找不到。”

  这几句揭伤疤并撒盐的话深深激怒了王向谦,他看到王明哲的手里不再有水枪“小子,我忍你很久了,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说完不顾一切想王明哲冲来。

  “明哲快跑啊。”ez空能喊但却没有力气往过跑了,不过王明哲的表情倒是十分淡定,等到王向谦走到自己跟前并举起铲子时,王明哲一个华丽转身,“噗”又是一股纯阳之气直扑王向谦脸上“吗的,这毒水没白喝,还有点用。”

  之后ez用最后一丝力量补上一发秘术射击将王向谦彻底击倒在地。Ez勉强地走到王向谦身旁“约里克,我希望你把解药拿出来,我不会为难你的。”

  “解药?”王向谦不屑地笑了笑“根本就没有毒药,那些人明天一早会正常醒来的,要是真的毒药我何必今晚这么着急来找你对决。”说罢,他直直盯着ez等待他发落。

  出乎意料的是ez向他伸出了手“兄弟,我错怪你了,对不起。”这几个字如同春风一般吹绿了王向谦枯萎的心。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约里克,有一事我不明,为啥你要为难林小姐。”

  此刻王明哲已飞奔卫生间,而林玲雪也严肃地看着王向谦,她也想知道答案。王向谦想了想两滴眼泪顺势流出“因为,因为她和梦怡长得一模一样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风浮流说:

  结局潦草了点,剩余的疑问会在下一卷第一章解答,现在一起期待番外吧是一个关于掘墓的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