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林玲雪喊出了小妍这个名字时,那女孩顿时吓呆了,急忙后退了两三步一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的货柜上,柜子上的饮料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女孩吓得慌忙蹲下捡瓶子。

  林玲雪也急忙赶过去“小妍我帮你吧。”可这个名字刚说出口,女孩吓得又把手里刚捡起的饮料再次丢到了地上。“没有,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那你捂脸干嘛?还有这么慌慌张张的你肯定心里有鬼。”林玲雪不认为自己会看错,而且小妍因为年龄和自己相似,所以林玲雪对她的印象最为深刻。现在她的行为实在太明显了,她肯定想隐瞒什么,看来最近发生的事和她脱不了干系。

  可正当林玲雪准备再问些话,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娟儿,咋回事呀。”女孩儿愣了一下也赶忙说:“妈,这个人非说我叫小妍说她认识我,你帮我证明一下我不是什么小妍。”

  这位大妈听了之后便转身对林玲雪说“姑娘呀,你真的误会了。这是我闺女叫娟子,从小连学都没上过,更没出过这个村子。所以你一定是搞错了,再说你们家的保姆应该一直都在你家没失踪过吧。”

  这样一说倒也是,刚才她安排人的时候小妍也在场,可是怎么老感觉怪怪的。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的林玲雪就一直在那儿思索着。

  这大妈一看林玲雪迟迟不走,也顿时急眼了。“我说你这个姑娘咋回事呀,一直缠着我女儿不放,先不说我女儿不是你家保姆就算是又咋样,你这个人真是的,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

  随着大妈的嗓门,越来越多的村民进来围观。林大小姐一看这阵式,自然也就慌了。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不好意思,打搅了。”说完匆匆离开了人们的视线。

  同样的,作为悲催化身的王明哲自然也不会比林玲雪强。当问到别人问题大多数人都是十分恶劣的回绝。好不容易有一次他鼓足勇气缠住人家多问了两句,人家二话不说关门放狗,看着那狗的血盆大口再看看自己的几斤肉,王明哲自然是撒腿就跑。

  Ez多使用了几次ew连击,把自己的魔法值耗了个精光,彻底恢复后便乡村子走去。来到村口后,发现呆若木鸡的林玲雪和双腿颤抖的王明哲。再次看看王明哲裤子似乎被抓破了,便走过去问:“明哲,你这是怎么回事?裤子咋弄的。”王明哲自然觉得那么丢人的事怎么能对外说:“别管了,反正活着回来了。”

  此时林玲雪看见ez回来了,想趁着自己哥哥不在正好问一问。“伊泽先生,我刚刚碰到一件奇怪的事,我实在想不通。”ez听罢便走向林玲雪“什么事情,你请讲。”王明哲听见他们这么斯文的对话鸡皮疙瘩直起,小小吐槽了一句“不装13能死啊?”

  “刚才我在一家小卖铺里看到一个和我们家叫小妍的保姆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我当时去问她,可她看上去十分惊恐,连看都不敢看一眼我,我就觉得十分可疑,可是一会儿她妈妈也来了把我轰了出去。她虽然十分可疑,可是小妍一直在我家并没有失踪过,我现在怀疑她是不是小妍的双胞胎姐妹,可是那也没啥不敢承认的呀。”

  Ez听完后不停地转动眼珠,想了好一会儿期间任小蒙也赶了回来,只是他一直盯着ez看表情似笑非笑。

  终于ez缓缓张开了口“林小姐麻烦你带我去看一下刚才的地方。”林玲雪点点头便走到了前边带路。没一会儿他们一行人便走到便利店门前,可出乎意料的是,那家店已经关门谢客了,现在才晚上8点钟,实在是不合情理呀。

  Ez透过窗户看了一下,本想进去再看看,可一想到自己的魔法值。只得摇摇头退了回来。他只得对3人说:“抱歉了,连续战斗了一天我实在有点累了,现在林小姐你们家也不安全,我建议就去刚才的客栈休息一下。我休息一下明天再去林小姐家一探究竟。”

  林玲雪虽不懂ez在考虑什么,明明佣人体内的食尸鬼已经消灭了,现在还要顾虑什么,可是ez肯定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估计是自己哥哥在他不好多说什么。信任的确是林大小姐的一大美德。

  可是现在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父亲,要是家里真有危险那他回去不真就,不行还是和他说说吧。于是林玲雪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林兴国的电话。她先是抱怨父亲不听自己的话偷偷跑去公司,后来又劝他别回家来自己订的酒店里。不过林兴国则表示自己会找地方落脚。

  林玲雪挂了电话朝ez点点头“那我们还是回酒店吧。”王明哲自然高兴的屁颠屁颠地回酒店去,哪顾自己的破裤子。

  本来林玲雪想给没人定个房间,可任小蒙却奸笑着单胳膊搂住王明哲“不嘛,我想明哲兄弟睡一间,我想和他交流交流感情。明哲兄弟应该不介意吧。”王明哲惊恐地望着任小蒙奸诈的表情,两人给人一种灰太狼抓住懒羊羊的感觉。王明哲碍于情面只得勉为其难地答应,于是两个人来到一间房,而王明哲又悲催地被灌了几杯酒。

  喝多酒的王明哲晕头转向,不知天地为何物。慢慢悠悠地倒在了床上,任小蒙哈哈大笑着,洗漱之后倒也不介意王明哲的浑身酒味,躺在他一旁睡下了。凭良心来说,他十分喜欢王明哲的性格,可也觉得他很好玩,忍不住想捉弄他。

  晚上11点,王明哲还在梦中继续吃着下午的满汉全席,枕头已经湿了一片。正当他撕下一个鸡腿准备吃时,咚咚咚的敲门声把他唤回了现实。由于喝过酒,他还是半醒半困的。走到房间门口打开门一看,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

  只见一个化了浓妆的性感女孩依靠着门框,朝王明哲抛了个媚眼。“帅哥,需要什么服务吗。”王明哲一下惊呆了,刚要说什么便呛住了,然后他不停地咳嗽之后一个没忍住便吐了一地。

  而这位性感女郎则一直强装欢笑地看着他,要不是住总统套房的贵宾她早就走人了,现在无论如何得忍着。王明哲刚要拒绝,却被人抢先一步“我们需要服务。”

  任小蒙大步走到了门口,用一种充满玩味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女郎,那女孩也十分世事地摆出媚笑“明哲兄弟,要不这个就给你玩吧。”说完他用手拍了拍王明哲的肩膀。

  这一拍吓得王明哲打了个机灵,反应过来的他立马拒绝“不了不了,我用不着。”“你这哪儿像个男人。”任小蒙把嘴凑到王明哲耳边悄悄地说:“放心,我不会告诉我妹妹的。”

  “你别胡说。”王明哲脸微微变红(实在是他脸黑,不管多么害羞,脸上都是表现得微红)“这关林大小姐什么事?”

  /酷匠G网。¤首*发c

  看着王明哲真的有点急眼了,任小蒙也不调戏他了,对那位女郎说:“那你来陪陪我吧。”女孩十分知性的走了进去。

  可这样一来,王明哲可不好意思进去,看着房间里香艳的场景和销魂的声音,只得蹲在走廊里,被来往的蚊子问候。

  早上早起的林玲雪走出了房间,发现了倒在走廊打呼噜的王明哲,便走过去叫醒了王明哲“你怎么睡在这儿呀。”“这”王明哲不停地挠头,表情十分地尴尬,“我打呼噜声太吵了,我不好意思打扰你哥哥睡觉便出来睡了。”

  “是吗”林玲雪半信半疑地看着王明哲,可没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女孩手里拿着一张银行卡,欢快地哼着歌走了出去。

  之后林玲雪瞪着王明哲,王明哲顿时满头大汗。不停地用手擦汗,考虑着该怎么和林玲雪解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风浮流说:

对不起,这两天水果节拜祭我外公,拖更了两天。再次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