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听到王明哲这样说所有人都惊呆了,目光纷纷移向了张老的腿上。张老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说道:“笑话,老夫的腿若还健全,会装瘸子躺炕上半年,这种日子谁会受得了。”王明哲冷哼了一声:“那自然是要保住您的房子,听说半年前成大宇请了蓝翔公司的挖掘机队(此处恶搞,大家懂就行)准备强拆,而你竟然不顾年老的身躯拿起拐杖和那些人扭打在了一起。”

  “听说后来你被打倒在地,激怒了村子里的人,村民们纷纷举起搞头,扒犁把蓝翔的人赶跑了,若非如此恐怕你的房子现在已经是废墟了吧。所以张老,您这个装瘸是很有必要的,对吧。”张老的表情瞬间变得冷酷无比可有立马转为冷笑“小伙子,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都只是你的主观臆想罢了,老夫不和你一般见识。”

  “啧啧啧,这酸爽。”王明哲可是嘴下不积德的人,继续嘲讽道:“您不就是欺负我没有证据么,确实,现在的社会说什么暗器杀人是在太扯淡,不会有人信。不过。”

  说罢王明哲把头转向林玲雪,“大小姐还记得昨天晚上咱两在院子里我对你说,好像看见厕所里有亮光吗?”林玲雪点了点头“没错,当时我还说你大概是看走眼了。”一丝微笑浮上了王明哲的嘴角:“可我不这样认为,昨天半夜里,我忍着厕所里直逼心肺的翔味和尿素味终于发现厕所的一片地是空心的,想必张老定有好东西藏在那里,要不你怎么保证张宁沫上大学的学费。”

  酷9匠j网首发W

  一如二百五的王明哲此刻的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他看着张老的表情已经不淡定了,就继续加大火候说:“张老如今半身不遂,那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把那些宝贝拿出来,给了成大宇你说他会怎么奖励我。”

  “你敢”张老大喝一声,却发现王明哲并未吓着只是在那一味的奸笑,便也摇了摇头说:“罢了,我承认人是我杀的。”此话一出,除王明哲外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张泽风不禁喊道:“爸,为什么,你的腿当真没事?”张宁沫死死咬着嘴唇,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

  张老缓缓坐了起来,说道:“当年,我爹是村里民兵队队长,日本人投降后,我爹奉命去宪兵队接受他们的投降,当我爹进入大佐龟田宇的房间是,意外发现了一个小匣子,我爹撬开了匣子上的小锁,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满满都是珍宝。我爹当时起了私心,便偷偷藏了起来。可我家当时一贫如洗,我爹也不敢贸然用那些宝物换钱。便一直留着,这一来二去倒也成了传家宝。”

  “可这些事连你的儿子孙女都不知道,怎么会飘到成大宇的耳朵中?”王明哲心中还是有许多疑问。张老摇了摇头:“这老夫便不得而知,不过料想那人也肯定是冲宝藏来的。”“既然如此,你何不把房子卖了他,再带着宝贝离开,这不一举两得么?”任小蒙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张老则嘲笑道:“谈何容易啊,以成大宇的势力,要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地太容易了,与其到时候还在和他有新的波折,倒不如守着这老屋子,毕竟其他地方必不如此处更容易藏东西,正是我藏的隐蔽,才保住了它们,否则成大宇只需入夜派人前来偷偷拿走便是。”

  其他人听了之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张老接着说:“罢了,现在怎么处置我,悉听发落。"房车里的人早已被宝贝的事转移了注意力,这才想起眼下最关键的问题是张老是杀人犯该抓捕归案了。

  “不对。”王明哲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喊道。“你又怎么了?”任小蒙不耐烦地问了句。王明哲神情严肃地盯着张老说道:“张老,咱两虽然只认识一天,可你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你绝不会为了一些财物就杀人灭口。而且你刚才所言之中也并未提及你杀人动机一事,你还是老实交代为何要杀人吧。”

  “这有啥不信的,老夫连杀人都敢承认又何须隐瞒动机。我家的宝贝怎可落入他人之手。”王明哲见张老这样说,也无可奈何“好吧,您不愿说也没办法,我会调查出来的,现在我只能打电话报警了。”说吧王明哲掏出了他的手机。

  “不要”又是一声尖锐的叫声,绝对比刚才任何人喊的声音都要大。之间张宁沫扑通一下跪在王明哲脚下。王明哲长这么大,从来只有挨揍的份,何时被人下跪过。张宁沫这一表现瞬间把他吓尿了。“求求你,放过我爷爷,我知道他为什么杀人,他,他是要,为我死去的爹报仇啊。”

  在场的市民们自恃看过很多雷人的电视剧,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足够强大,可张宁沫这句话还是把他们电的外焦里嫩。而张老也抬起颤颤巍巍的手对着张宁沫说:“沫儿,你都知道了。”满脸都是心疼的表情。

  张宁沫抽噎着说:“爷爷,那天你和大伯说的话都被我在门外偷听到了,我三岁那年,我爸在太原打工,一天晚上,我爸看见李凝家在非礼一个女子便上去和李凝家扭打在一块,救下了那名女子。后来李凝家寻机报复,找了一群手下就把我爸活活打死了,我妈得知我爸的死讯后便丢下我远走他乡,再也没有回来过。”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张宁沫几乎是咆哮着说的,说罢也已泣不成声。林玲雪走过去扶起了她,递给她纸巾,并开始安抚她的情绪。

  “李凝家杀了我儿后,非但没有认罪伏法,反而通过成大宇的关系无罪释放,还羞辱前去收尸的我,说我要是不老实下场便会和我儿一样,此仇若是不报,我死也不瞑目。我从那天起便一直盘算着,可我也没啥能接触上他的机会,忽然我想起了我家的宝藏,我便把消息飘到了他们的耳中,没想到成大宇对我的宝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每派了李凝家前来索要,可每次他都带着那么多手下,我没法下手,可我不放弃一直等,老天有眼让我大仇得报。”说完,两行泪珠顺着布满邹纹的脸流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