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真相大白

  酒精,针孔,剧毒。王明哲反复叨咕这这几个词,他觉得他和犯案手法就隔着一层纸捅破了就什么也有了。

  一阵微风袭来,使他清醒了不少,但也使得膝盖有点隐隐作痛,他这才想起来下午在院子里摔了一跤,估计膝盖蹭破皮流血了。

  王明哲的思绪不禁回到了幼儿园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一如既往地笨手笨脚,也常常摔破膝盖,每次他都会很没出息的哭出来。可也每次都会有一只干涩但温暖的手抚摸着他的头,那双手会拿出自制的药酒十分轻柔地涂在王明哲的膝盖上。外公在外人面前是一个医术高明的中医,在家里是一个严厉的家长,可唯独对王明哲十分溺爱。

  记得有一次王明哲忍不住问了句“外公,这药里边为什么有酒味啊,是不是药坏了。”而一向严肃地外公居然笑了出来“傻孩子,有了酒才能强化药效啊。”那时候的王明哲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对啊,这样就可以了,可是,不会吧。”王明哲虽然已经有了推测,可这个推理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不过事实总归是事实,现在他要去收集点证据来证实自己的推理。

  凌晨两点,即使是在盛夏也是十分寒冷的时刻。更不用说现在衣着单薄的王明哲了。一阵又一阵的冷风侵袭他瘦弱的小身板,终于他忍不住打出一个喷嚏,声音在黑暗中传响不绝。连他自己都被也午夜的山村吓着了。不过他依旧坚持着用木头棍翻蚂蚁窝,吗的,为了劳资的侦探事业拼了。

  忙完了一件事他又来到了茅厕,不为别的只为寻找他想要的东西(是翔吗,如果这样想你口味就太重了)。茅厕特有的绿色苍蝇和蚊子不停地问候着他,而厕所芬芳的气味也使他“陶醉”。他抛开了三观,开了手机手电寻找着什么,终于他挪开了装粪的大缸(储存上翔用来做农家肥的,别想歪啊)。

  居然是这样,估计成大宇费尽心思要得到这所房子的目的就在这儿吧,这下不怕他不承认了。

  1O看$正“版章◎节…9上6;酷匠N+网

  掩护罪恶的黑暗逐渐褪去,黎明浮现在了眼前。第一声鸡叫后没多久,任小蒙拖着疲惫的身体和ez一起回来了。本来昨晚查看完死者他就安心地睡觉了,可刚咪上眼没多久就被王明哲的电话惊醒了,然后他们便连夜开车又回到了这儿。

  同样是一夜没睡的王明哲则是打了鸡血一样看着任小蒙两人,一副丑恶嘴脸笑着说:“回来了,辛苦了哈。”任小蒙看他这幅德行,一个没忍住便过去把他放倒在地“小子,你今天要是破不了案,你知道后果的。”

  “大哥,别动手,咱有话好好说,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任小蒙本就疲惫,也没有多余力气和他闹了,赶紧进了房车补觉去了,ez则是和王明哲对视了几秒“都知道了?”王明哲自信地点点头,“加油”说完ez也回到房车里休息了,昨晚他的损耗可真是不少。

  没一会儿,习惯早起的林玲雪也出来了,她看着王明哲呆住了,十分小心地问:“你,你不会一晚上没睡吧。”王明哲感慨这大小姐的智商却不知道他现在眼圈上浓浓的“熊猫妆”。

  “对啊,我已经破案了,等大家都醒了我就要开始推理了。”听到了这句话倒是让林玲雪有些微微吃惊。不过很快她又转换成迷人的微笑“那恭喜了,我去做早饭了,期待你一会儿的精彩的表现。”望着林玲雪的背影,王明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在所有人吃过早饭后,王明哲准备召集大家到林玲雪的卧室去,可一干人等都表示反对,因为他们不想打扰到张老,毕竟他年龄大,怕经受不住这些事。而王明哲却一再坚持这次的事张老无法脱身。大家看他难得表情这么严肃,也没办法只得同意了。

  走进卧室后,张宁沫刚照顾张老吃完了早饭,张老看到他们进来慌忙说:“你们来了,赶紧把我弄回家吧,我一个糟老头子实在不好意思糟蹋这闺女的床铺。”林玲雪一听慌忙说:“张爷爷你别这么说,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不介意的。”

  “没事,张老您等我几句话把案子说了,您就可以走回家了。”“哦,如此甚好。”张老答应完突然觉得有一丝不对劲,其他人同样瞪大了眼看着王明哲。

  “你这娃子咋说话了,你不知道我老汉的腿早瘸了吗?”张老的脸起得通红,同样张泽风脸色也不好看,只不过看在他们对他家有恩,忍住了没发作,只是十分不悦地咳了两声。

  “早?这个字用的不合适吧,我听说您不过是半年前和成大宇来强拆的人发生冲突,不小心弄伤的,可是您腿受伤之后,一没去医院拍片治病,二没有起诉成大宇索要赔偿,张老当真是好脾气啊。”

  “你”张老气得咳嗽起来,张泽风终于忍不住了“你住嘴,当初我们全家都建议我爸去看病,可我爸哪里舍得那钱,我们咋样都劝不动,至于你说不去找成大宇找说法,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们大小姐那样有本事啊。”这话倒是说得林玲雪不好意思了,她不断朝王明哲使眼色,觉得他说得有点奇怪了。

  王明哲的二皮脸此时倒是派上了用场,“张老,什么原因咱都心知肚明,一个连住院钱都舍不得花的人居然能抵住别人花100万买自家房子的诱惑。得,您要说这是祖宗留下来的不能卖,可是张宁沫却连上大学的钱都没有,估计你是打算放弃了吧。对祖宗如此尊重却对孙女如此狠心,可怜她为你买冬虫夏草的心思。““你胡说,老汉怎么会让我家娃儿没学上,我自有办法弄到学费,不必靠成大宇那家伙。”“哎,张老您这样说就对了,我知道您有办法弄钱,不过我先不说出来,不然您会拼命的是吧。”

  这下张老倒是噎住了一般,其他人也纷纷疑惑地看着他俩。“行,我们还是先说说李凝家是怎样死的。很显然李凝家是中毒死的,问题就在于他是如何中毒的。看样子他中得毒誓剧毒,不是慢性毒药,也不会是误食的,毕竟剧毒之物不会无缘无故接触到。”

  王明哲咳了一声,接着说道:“所以他是在几分钟之前中毒的,而他短时间之内就仅仅喝过张老您的一杯茶。”“怎么?你想说老汉的茶有毒?别忘了老汉也喝了,而且警察也检查过我房内并未毒药。

  ”哟张老,我还以为您会破口大骂我,没想到您也能如此淡定,如果这是在侦探电视剧里,观众凭您这副嘴脸就会确定你是凶手。“看到张老又要发飙了,立马转回正题”我知道单单那杯茶是不会有毒的,可是当时您房里薰药草,那烟想必很浓吧,不然李凝家也不会喝那杯茶,定是被呛着了,单独烟和茶不会有毒,如果混合起来呢?“”哈哈哈,你这娃子逗死我了,那家伙熏了烟,难道老汉我就没吸入那烟,如果他能被毒死,那我为什么也没事了,小伙子,你还是太嫩了。“”行,张老你就继续这嘴脸吧,我说过烟茶相融有毒,但没说是剧毒,所以那天张老您也中了毒,只不过毒性不大不会殃及到你性命。而李凝家却身受剧毒,唯一差别就是酒,酒向来有加剧药效之用。所谓药酒正是如此。李凝家身上有许多针孔,而针孔周围有检测到细微的酒精残留痕迹。”

  此时张老已经没有那么淡定了,他的表情一直都在王明哲眼里“我那天在您房里的窗户旁感到了一丝丝凉风,仔细一看原来上面有许多细微的小孔,看来张老是个暗器高手,能用沾满酒精的针刺穿玻璃再刺入李凝家体内,并且玻璃还没破碎,这是实打实的功夫啊。李凝家挨针之后一阵吃痛,连忙转过身却看到瘸腿的您站在那儿,我想他死后那吃惊的表情就是因为这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