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较好的古墓依山而建,以山为体,并且深入底下几十米处,极难挖掘。陵墓底部依次布有木炭层,石子层,白膏泥,还铺上了厚厚的石料,防水防潮措施做得极好。陵墓的封土呈四方锥形,状呈覆斗,底部近似方型。专家们经预测后,将陵墓分作六区,目前挖到了山体内部,出土了一些随葬的青铜器和陶制品,虽然收获不大,但珍贵的文物明显就在墓室主人的墓室之中,所以最近大伙干劲很高。工人们将墓道按要求挖出来,考古组员工就跟在后面清理。

  陵墓的信道能通过三四个人,由不算狭小的地道串成多个密室。密室位置分布诡异,一不小心就走错路,从一个密室钻进另一个。骆华衣猜测大概掺杂了什么中国的八卦阵之类的。这也让负责开挖的的团队棘手的地方时清理出来的地方往往会互相连城一片无法深入。三十多人的大团队,只好分区负责。各小团队往各自分到的区域埋头苦挖。他们在这荒郊野岭已经连续挖了一年半,目前进度才进行到一半。

  $Z更新最…q快#y上x酷匠m网7

  其实只要有古迹可以侦探,骆华衣真的不介意需要挖多久。要是可以的话,她都恨不得一辈子呆在这里,只要能每天看一眼那个人温暖从容的眼神,能远离一切尘世的喧嚣。

  和骆华衣分在一起的是顾晚湘和另外两个男生,手力和眼里都很不错。骆华衣本人虽然学的是历史理论,和那个人一起久了,对清理古墓也很有一手。因此,他们干起活来不点节奏很搭,并没有出现有人拖后腿的情况。

  “洗刷刷洗刷刷,好累啊。。。这要等到何年何月何日何时才能清完啊?不会等我们出了古墓,世外已经千年了吧?”

  灰头灰脸地拿着小刷子刷墙壁上灰尘的是在读研一的“和氏璧”何仕勇。也是华衣和张静的大师兄。他整理修复古物的功夫很好,但人有些啰嗦。在别人眼里,他是个老好人。偏偏他总认为自己适合走幽默路线,每次工作中总喜欢吐几句戏谑的牢骚,或者是逗人发笑的话语。

  “别胡说八道了,快点清理吧,人家女孩子还没抱怨呢!手脚麻利点,完了回去冲澡。”

  另外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抬起头,一张俊美的脸也是尘满面,鬓沾灰。听华教授说萧敬是个初次上阵的新手,是G大林森教授的得意门生。几天相处下来,洛可可觉得他除了脾气冰冷了一些,人还是不错的。什么脏活累活他都会抢着干,手脚也很麻利,寡言少语,从不会像某人一样是不是闹些冷笑话。

  “哎呀呀,萧木头,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怜香惜玉了。花花,难道是你的娇容美貌和蕙质兰心感化了他么?”

  何仕勇装腔作势地唱起了黄梅戏腔调,凑到骆华衣和张静身旁调笑道。

  骆华衣抬起头瞪了何仕璧一眼,怎么又把她扯进来了!一个男人喜欢叽叽喳喳的,幸亏带着口罩,不然不知道要吞掉多少千年细菌。

  “唉,华华,和氏璧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不然为什么总缠着你?”

  避风口处歇息之时,顾晚湘一张人前端庄人后妖娆的脸上写满了八卦。考古时清理古迹是最沉闷最考验耐力的工作,就算是妖娆璧人也憋出了寻求八卦中和乏味的心思。

  “别胡说,我最受不了他那格调,娘得我起鸡皮疙瘩了。”

  骆华衣心里装进了一枚没成熟的野果,异常酸涩。如果心里的那片领域还能够让其他人进驻,是不是不用这样辛苦呢?小时候父母就经常这样无奈感叹‘这么小,怎么就那样犟呢!像只蛮牛!’,那时候,他就在一旁静静地笑。

  他竟还敢说什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又不是科学推测出来的定理,在古迹清理工作中根本就行不通嘛!沉闷女配上屌丝男,御姐碰上大冰山。这简直就是猫对狗喵,狗对猫汪汪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