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小混混奋力挣扎着想要摆脱那个人手掌,但是那个人的五根手指就像是五根钢条一样,牢牢地扣住了小混混的手腕。

  “骂了隔壁!你个土包子有种放开老子单挑!”小混混回头冲那个农民工打扮的青年大吼道,样子张狂无比,但是神色之中已经有了几分惧色。

  农民工青年冷哼一声,一甩手,那个小混混便踉跄着后退了几步,险些摔倒,另外两个混混上前扶住自己的老大,三个人满脸狰狞的看着那个农民工青年。

  “泥马的!弄死他!”领头的混混大吼一声,随手抓起身旁的一把椅子便朝着那个农民工青年的脑袋上砸了下去。

  农民工青年瞳孔一缩,猛地向前踏出一步,直接一拳迎了上去,砰地一声巨响!椅子碎成了木屑,那个混混吓得愣住了,另外两个混混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朝那青年冲了上去。

  青年嘴角划过一抹不屑,毫无畏惧的冲了上去,一个标准的低鞭腿直奔一个混混的大腿,砰!那个混混只感觉自己的大腿像是被钢条击中了一般,立刻捂着大腿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一个小混混飞起一脚直接躺在了那个青年的胸膛上,砰!一声闷响,那个青年后退了一步,但是他的拳头也击中了那个小混混。

  三个小混混躺在地上,满脸惊恐的看着那个青年,两个伤的轻的小混混扶着那个重伤的小混混,“妈的!有本事你别走,给老子等着!”

  “赶紧滚蛋!”青年冷喝了一声,三个小混混直接吓的落荒而逃。

  “谢谢你!”女服务员走到那个青年跟前,红着脸低着头,低声说道。

  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举手之劳而已!”

  “豹哥,咱们还是快走吧!”另外同行的几个农民工走过来,满脸的焦急不安。

  “文哥,那个人好利落的身手,恐怕是个练家子啊!”白骨回头再陈博文耳边小声说道。

  陈博文点了点头,“这个人的确是个人才!”

  “那个我先走了!”青年朝那个女服务员低声说了一句,便想转身离开小饭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冲进来一群人,大概有五十多个,他们手里提着钢管之类的,一看就是这一带的小混混。

  “大哥,就是那个小子打了我!”刚刚被青年揍趴下的那个小混混对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说道。

  “豹哥,现在怎么办?”那些农民工满脸惊恐的看着青年,青年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向前踏出一步,挡在前面。

  “惹了我东升帮的都没好下场,兄弟们给我打!”那个中年男人满脸狰狞,他话音刚落下,五十多个小混混便朝那个青年冲了过去。

  刷!

  一根钢管直奔那个青年的脑袋而去,青年一偏脑袋,刚好避开了这这一击,他的手掌顺势伸出,一把就扣住了那个小混混的脖子,狠狠往下一拉,膝盖顺势顶了出去,碰!淡淡的血腥味开始弥漫开来。

  青年抢夺了一根钢管提在手里,就像是战神下凡一样,游走在人群中,虽然他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钢管,但是他一直都紧咬着牙齿,短短四五分钟的时间,便有将近二十个混混被他打翻在了地上,而那个青年也是浑身伤痕,他身上的衣服都被冷汗完全打湿透了。

  青年一拉衣服,赤裸着上身,一个巨大的狼头纹身赫然浮现在胸口,他上身一块块肌肉高高的隆起,线条分明,一条条狰狞的刀疤像是线条一样几乎布满了这个青年的上身。

  “妈的!吓唬我们,纹身谁特么没有,上!”领头混混一扯衣服露出了胸膛上一条狰狞的龙形纹身,一群混混又冲了上去。

  砰!

  那个青年后背被打中了一钢管,他的身形踉跄了几下,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很快那个青年的劣势便显露了出来,一旁那几个农民工已经被眼前的情况吓呆了,他们傻傻的愣在原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文哥,我们怎么办?”白骨满脸跃跃欲试的样子,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只魔鬼,一旦把这只魔鬼放出来,那每个人都是嗜战的,或许每个男孩子年轻的时候都有一段时间向往着黑道那种生活。

  /更\新7¤最*快%上l酷&匠f网As

  “办事!”陈博文简单的说了两个字,紫枫直接提着一把椅子冲了上去,砰一声巨响,那个领头的混混被砸翻了在地上,陈博文走上去,又一椅子砸在了那个混混的脑袋上,鲜血像是泉水一样流淌了出来,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都特么给老子住手!”陈博文像是提死狗一样将那个混混头子从地上提了起来,大吼了一声,洪亮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所有小混混都愣了下来,他们回过头看到陈博文,立马红了眼。冲了上去,一个冲在最前面的小混混,白骨直接提着椅子腿冲了上去,狠狠一刺,尖锐的木茬子直接插进了小混混的肚子。

  “想死的都上来!”白骨伸手推开那个小混混,抬起沾满鲜血的椅子腿指着那五十几个小混混,那些小混混愣住了,眼前这个少年竟然有胆子一上来就捅人,这完全震慑住了他们这些平日里欺软怕硬的主。

  “还不快滚蛋!”谢晓东扔掉手里的椅子,满脸不屑的神情。

  “你们算什么东西?吊毛啊吊!”一个胆大的混混试探着问道。

  “铁血盟!有意见来半步多找我们!”陈博文站出来,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淡淡的说道。

  听到铁血盟三个字,那五十多个小混混愣了一瞬间,旋即逃一样的跑了,甚至连躺在地上的老大都不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