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枫看着陈博文那消瘦的背影,握砍刀的手掌不由的加大的几分力道,他回头一挥手,低声说道:“走!找地方隐蔽!”

  三百多个嗜血的热血少年静悄悄的潜伏在了富贵赌场附近,等候着陈博文的消息,而陈博文则是带着白骨和谢晓东走到了酒吧前面。

  “等会进去都小心点,见机行事,要是情况不对就赶紧撤!”陈博文说道。

  “文哥,那你呢?”谢晓东问道。

  “我当然是留下来断后了!”陈博文笑着说道,语气很轻松,就像是早已经看到生死了一样。

  “文哥……”谢晓东和白骨张口想说什么,却是被陈博文开口打断了,“是我把你们带上这条道的,我有责任把你们活着送出来!”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白骨和谢晓东只感觉自己的眼眶湿湿的,没人能明白陈博文的肩负的压力,作为铁血盟的领头,整个铁血盟上下几百号人的生死全部系在他一个人身上,他每做一次决定都将会决定整个铁血盟上百号人的生死。

  “喂!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酒吧门口的四个长发青年看到陈博文三人,慢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其中领头那个青年指着陈博文,很嚣张的说道。

  陈博文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个青年,眼睛里闪过一抹杀意,砸了铁血盟的场子,很显然眼前这个人也有份,他眼中的杀意只是转瞬即逝,随后他笑着说道:“这里是酒吧,你说我们来干什么?”早在少管所,陈博文便已经学会了隐忍,只有隐藏好自己的锋芒才能更好的伤到敌人。

  武以快为尊,情以舍为尊,谋以忍为尊。这十五字说的一点也没错。

  “小屁孩,赶紧滚蛋一边去!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要是等会大爷们不高兴了,给你们放放血!”领头青年口气很狂妄,只差把张狂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文哥!”白骨和谢晓东向前踏出一步,目光也变的如同野兽一般冷冽下来,陈博文伸手挡住了欲要动手两人,满脸笑容的走到那个领头青年跟前,忽然他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神情也在瞬间变得阴沉起来。

  他猛地一把抓住了那个领头青年的长发,往下狠狠一拽,膝盖在这个时候猛地朝上顶去,砰的一声!那个领头青年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浓郁的血腥味开始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草!小兔崽子你特么找死!”另外三个青年回过神来,将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朝陈博文扑了上去,一旁的白骨和谢晓东也动了,他们一闪身挡在了陈博文跟前。

  @酷^(匠网%唯a一w$正版?,@%其:他c都是4j盗J版r

  白骨一弯腰躲开了青年的拳头,他猛地一个扫堂腿,砰!青年直接被撂倒在了地上,不过显然白骨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地上的青年,在青年倒地的那一刹那,白骨直接抬起手肘,一个侧卧到朝青年身上砸了吸取。

  砰!一声脆响,白骨坚硬的手肘直接重重的在了青年的鼻梁上,“啊!”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殷红粘稠的鲜血瞬间流满了青年的整张面孔。

  另一边,谢晓东就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硬挨了对手的一拳,不过他的脚掌也踢中对手的胯下,蛋碎的声音被非人的惨叫声淹没而去,陈博文一脚将跟前的青年踢到在地上。

  门口的动静引起了酒吧里面的注意,一百多个提着半尺长的关刀的大汉呼啦一下从酒吧里冲了出来,最前面领头的是一个戴着眼罩的独眼龙,一条斜着贯穿了整张脸庞的刀疤让他看上去平添了几分狰狞。

  “文哥,小心点,这家伙就是狂蟒手下的一号战将,绰号叫独龙,为人心狠手辣!”白骨低头在陈博文耳边低声说道。

  陈博文点了点头,手里提着那个脸庞上沾满鲜血的青年,满脸笑容的看着独龙,而独龙也在和陈博文对视,对视持续了一分多钟,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一样,独龙从眼前这个斯文少年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而少年在面对眼前这一百多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那份镇定和从容,也深深的震撼了独龙,这一切都让独龙对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斯文少年生不出丝毫的小觑之心。

  “这位兄弟,不知道我的属下有什么地方得罪三位了?”独龙并没有一上来就动手,显然也是在猜测陈博文的身份,后者给他一种猜不透深浅的感觉,花蛇帮虽然称霸南片区,但还没有达到在东山市只手遮天的地步,独龙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给花蛇帮惹下一个强敌。

  陈博文笑了笑,一甩手将手里提着的那个青年扔到了独龙脚下,“先把小弟调教好了咱让他们出来,免得对人显眼!”

  “呵呵!兄弟你说的是,不过你们下手也未免太重了吧?”独龙皮笑肉不笑的说着。

  闻言,陈博文从怀里掏出一根烟,一旁的白骨立马掏出打火机,给陈博文点了烟,他缓缓吐了一个烟圈,冷冷的看了独龙一眼,“难道你们花蛇帮就是这么欢迎客人吗?以貌取人可是会死的很惨。”

  独龙呵呵笑了几声,“几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说我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陈博文掏出怀里的银行卡,朝独龙扬了扬手。

  “既然兄弟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那就请进!”独龙给陈博文让开了一条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