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两个大毒枭的联系方式,陈博文拨通了马卓宇的电话,电话被响了几声便被挂断了,他嘴角划过一抹冷笑,连续打了十多次才被人接起。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

  “我找马卓宇谈生意!”陈博文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你打错了,我们这里没有马卓宇这个人!”

  陈博文咧嘴一笑,现在风头正严,他早猜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是来谈大生意的,既然打错了,那我去找段天明聊聊!”

  “等等!”

  “我不是打错了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来,“兄弟别介意啊!这不是最近风头严,我也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都是出来混的,别墨迹了!约个时间约个地点,咱们见见面,这次我是找你做大买卖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时间地点你来定,我来找你!”

  “没问题,咱们在幸福路路口碰面吧!”陈博文笑着说,现在他已经基本确定了,这个马卓宇就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字里行间还在堤防着自己。

  想了想,陈博文还是拨通了段天明的电话,和马卓宇不同,电话很快便被接了起来,“喂!你谁啊!”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喝酒划拳的声音。

  “我找段天明谈生意的!”

  ☆最M;新》.章{节上酷X匠_网'

  “哦!来拿货的,说说你的来头!”

  他嘴角划过一抹冷笑,段天明的意图明显是在试探自己的实力,要是自己的实力弱了,必定会被黑吃黑。

  “陈博文,铁血盟!”

  “啥玩意,听都没听过!想要货自己来毒品村幸福路,我会让小弟去接你!”说完段天明便挂断了电话。

  “段天明,马卓宇!”陈博文嘴里呢喃着这两个大毒枭的名字,嘴角挂着那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出了半步多酒吧,他直奔幸福路而去。

  花费了两百块,陈博文才赶到这所谓的幸福路,他抬头四周打量了一下,周围全是低矮的砖房,甚至还有一些乡下那种土坯房,很明显这里属于城乡交界,类似城中村的样子,这种地方也是一个城市最混乱的地方。

  陈博文站在幸福路路口给马卓宇打了一个电话,现在他已经决定先见见这个马卓宇。

  “我倒了!”

  “哈哈!好,我马上来接你!”

  大概等了三十多分钟,一辆黑牌面包车缓缓停在了不远处,两个青年下了车,四处打量着,陈博文知道那两个就是马卓宇派来接自己的。

  “兄弟,我就是来和马卓宇谈生意的!”陈博文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两个青年看了一眼陈博文,其中比较瘦那个青年掏出一块黑布递给陈博文,“两位兄弟什么意思?”

  “草!不懂规矩吗?蒙上你的眼睛!”

  陈博文笑了笑,接过黑布蒙上眼睛,两个青年把他带上了车,坐在车厢里,他明显感觉到路面越来越颠簸,四周的小贩和行人的吵闹声也渐渐消失了。

  陈博文也心里也变得紧张起来,自己就这么轻易相信了这个素未谋面的马卓宇,要是等会情况不对,自己孤身一人那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有种的!竟然一点都不紧张。”开车的青年回头打量了一眼坐在后排,面无表情的陈博文。

  车子不知道七绕八绕行驶了多久,渐渐的陈博文也睡着了,忽然车子一阵剧烈的颠簸,他也悠悠醒转过来,此刻外面已经是中午时分了,炙热的太阳高高的悬挂在天空中。

  “我们到了!”开车的青年给陈博文拿掉了黑布,他眼睛眯了一会,才适应了外面刺眼的阳光,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小型的废气煤场,这个煤场简直就可以说是处在深山老林,陈博文没想到马卓宇是怎样找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做老窝的。

  跟在两个青年身后走进了煤场,一件很大的屋子里,正中央摆着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已经秃顶的中年男人,此刻中年男人正背对着自己,那个中年男人就是东山市的大毒枭马卓宇,一旁还站着十多个青年,这些青年腰间都是鼓鼓的,陈博文知道那就是手枪。

  中年男人慢慢转过身来,脸上挂着一抹看似很和煦的笑容,但是配上他脸上那道贯穿了半张脸的刀疤却是看起来有些狰狞,咄咄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陈博文,陈博文站在原地,脸色依旧平静的宛如一潭死水,两人就那么对视了半分钟。

  “死条子一点长进都没有,以为这一次派了一个小屁孩来老子就看不出来吗?警校都还毕业吧,告诉你死在老子手里的警察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了!”

  “马卓宇,我是来和你谈生意的!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小笔崽子,少特么废话,兄弟们上!弄死他!”

  周围十几个青年立马掏出了枪,黑漆漆的枪口瞄准了陈博文,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了整片空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