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金歌KTV都被包围了起来,陈博文走到窗子边看了一眼,对方有一百多身经百战的打手,和自己这边这些尚还有些稚嫩的少年根本不在一个档次,而且对方人数优势很明显。

  “上二楼!”那个和章泽天长得有七分相似的中年男人大喊了一声,率先朝二楼冲了上来,身后六十多个打手也一窝蜂的跟了上去。

  陈博文走到窗子边,一砍刀将窗子砸开,低头看了一眼,下面是一条不足一人宽的小巷,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回头冲那些紧握砍刀的少年喊道:“赶紧从这里跳下去,白骨你留下来和我断后!”

  “文哥,咱们少了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少了你!你先走,兄弟们留下来断后!”紫枫开口说道。

  “卧槽,别磨磨叽叽,赶紧滚蛋!”陈博文怒骂了一句,一脚将紫枫踹到了窗户边,自己则是提着砍刀堵在了门口,白骨也是握紧砍刀默默的跟在了他后面。

  “文哥……”

  “还当我是你们老大,就赶紧给我滚蛋!”陈博文大喝道。

  “走吧!”五十几个少年陆陆续续的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他们每个人跳下去之前都会回头看一眼堵在门口的那道身影,什么样的老大才是好老大,回答只有三个字,那就是陈博文。

  包房门被一脚踢开,一个打手冲了进来,只不过在他刚刚冲进来的瞬间,一把闪烁着寒芒的砍刀也是怒劈而下,刀落,血水四溅而起!一颗人头掉落在地上。

  紧接着,青龙会的打手像是磕了药的疯子一样,如同潮水一般冲了进来,刚刚还空旷的包房,瞬间变得拥挤了起来,三十多个打手脸上闪烁着嗜血的神采,他们像是看待猎物一般的盯着陈博文和白骨。

  那个中年男子扒开人群走了进来,当他的目光落到地上已经死透了的章泽天身上的时候,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一股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你他们不知道祸不及家人吗?”

  “成王败寇,你有资格讲这句话吗?”陈博文沙哑着嗓子说。

  “就是你杀了我弟弟!”章泽浩抬起头,如野狼般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陈博文。

  “你不在,我只能找你弟弟的麻烦了!”

  “我他妈弄死你!”章泽浩怒吼一声,挥刀朝陈博文劈砍了下去,后者猛地抬起双臂,砰!巨大的力道震的陈博文虎口发麻。

  三十多个打手也冲了上去,扑哧!陈博文感觉到后背一阵刺痛传来,他的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就在这个时候,章泽浩的砍刀也径直朝他刺了过来,千钧一发的时候,白骨冲了上来。

  扑哧!

  锋利的刀刃刺穿了白骨的小腹,他站在陈博文跟前,嘴角还挂着一抹笑容,“文哥……”

  陈博文愣了一瞬间,一种难以言表的刺痛从他心底开始蔓延,“白骨!我干你大爷的!”他怒吼一声,一刀朝章泽浩怒劈下去,后者躲闪不及,一条手臂直接被砍了下来。

  “啊!”章泽浩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夜空,陈博文一把将白骨扛在肩上,手里提着那把还在滴血的砍刀,脸庞上平静的没有一丝表情,只是谁都能看到他的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猩红色,一种无法形容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那三十几个打手迎上陈博文那猩红的眸子,便会感觉到一阵发寒,那已经不是人类的目光,就算是野兽也不会有那么恐怖的眼神。

  唰!

  一刀砍翻了一个挡路的打手,陈博文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扛着白骨一跃身就从二楼跳了下来,砰!身子重重的落到地上,肩膀上的白骨滚到了一遍,他赶忙爬了过去,将白骨放到自己背上。

  “白骨!我干你大爷的,你他妈不能死!”陈博文背着白骨在小巷子里奔跑,鲜血像是泉水一般不断的从白骨小腹上流淌下来,他只感觉自己的后背黏黏的,鲜血的味道无时无刻不充斥着他的鼻腔。

  “文……文哥……,对不起……我好累……好想睡觉!”白骨动了动嘴唇,含糊不清的吐出了几个字。

  “白骨你给老子闭嘴,你他妈要是敢睡,老子下地狱也要把你王八犊子拉出来!”陈博文嘴里在怒骂着,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两行泪珠混合着他脸上的鲜血缓缓消散在夜幕之中。

  刚一冲出小巷口,一旁焦急等候的紫枫和谢晓东便窜了出来,一看到浑身是血的陈博文,他两个异口同声的喊道:“文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白骨被捅了一刀!”

  “那赶紧送去医院啊!”谢晓东也急了。

  “草!我们刚砸了青龙会的场子,现在送白骨去医院就等于是送他去鬼门关!”陈博文虽然愤怒,但他的理智还没被淹没。

  “老黄头也会治伤,我们去哪里!”紫枫开口道,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容许有人反对,陈博文背着白骨,乘着夜幕的掩护朝兄弟台球室冲了过去,谢晓东和紫枫则是被陈博文安排在后面处理沿路的血迹。

  酷8!匠z?网K正版_首V发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陈博文没想到自己一次无意的行动,竟然挑起了东山市两大黑道巨头之间的矛盾。

  当天晚上,当陈博文带着白骨逃走以后,金歌附近所有青龙会的成员都出动了,三四百人在大街小巷搜寻陈博文的踪迹,期间他们闯入了暗夜组的地盘,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大帮派的火拼拉开了序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