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少管所,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陈博文的心情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喜悦还是期待,甚至还有些不舍。

  刚走出没几步,他远远的便看到了站在街边张望的两道身影,永远是一身沾满泥泞的工作服,陈富春抬手遮住头顶上那热辣辣的太阳,虽然隔得很远,但是他却依旧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父亲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一直静静站在父亲身旁的母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一样,那头花白的头发微微反着光,正满脸急切的朝少管所的方向张望着。

  陈博文提着行李站在不远处,鼻子微微有些泛酸,他抬头看了看天,努力没让眼泪掉下来,自从进入少管所的第一天,他就告诉自己,想哭的时候就仰头看看天,不要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博文,到了学校你要好好学习,不要再给老师惹麻烦了!”林艳花踮起脚尖给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儿子,拉了拉衣领。

  }。看B正O:版章!节i上eL酷匠网

  “博文,这里有五百块钱,李校长这次帮了咱们大忙,你买点东西带上!”陈富春说着,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五张皱巴巴的钞票,塞到了陈博文手里。

  接过这五张沾满了父亲血汗的钞票,陈博文这觉得自己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一下,他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家门,来到楼下的时候,周围的街坊邻居全部都冲陈博文投去了异样的目光,甚至有些带着小孩的父母看到陈博文都急忙带着孩子远离了他。

  “看到了吗?那个是坐过牢的,是坏蛋,以后离他远点知道吗?”一个年纪约莫三十四五岁的少妇,拉住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看了一眼陈博文,低头在小男孩耳边道。

  陈博文苦涩的笑了笑,现在在所有人眼里进了少管所的以后都是社会的渣子,谁要是站在外面大吼一声我做过牢,所有人都会从心底开始疏远你,这一切都是王虎给他的。脚掌猛地一蹬自行车,朝一中冲去。

  清晨第一缕阳光打破笼罩东山市的夜幕,因为今天要去找李建复,所以陈博文来的比其他学生要晚了一点,当他停好自行车,走进校园的时候,上课的声音回荡在整个东山一中。

  陈博文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曾经无数个夜晚幻想着自己重回校园那一刻,但是真正踏进校园的时候,心里却是一种莫名的紧张。

  陈博文直奔校长办公室而去,咚咚!他抬手敲了敲门。

  “请进!”

  陈博文推开办公室门走进去,见李建复正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满脸疲惫。

  “李校长,我回来了!”陈博文轻声说了一句。

  李建复揉太阳穴的手掌僵在了那里,旋即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赶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惊喜的看了陈博文一眼,然后直接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在少管所半年的时间,陈博文长得又高又壮,李建复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小老头一样。

  “陈博文你终于回来了,要是你再不回来!小雪那丫头都……”说到这里的时候,李建复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急忙转移了话题,“回来就好!学籍还给你留着,以后要好好学习知道吗?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人总是要长大的。”

  说着李建复弯腰从自己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了一摞课本,“你是想继续去原来的班级还是去其他班级?”

  “原来的班级!”陈博文想都没想就直接道,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领到了课本,听完了李建复的长篇大论,已经是第二堂课下课了,陈博文抱着课本朝自己的教室走去,现在是课间操的时间,教学楼里基本上都没有学生。

  “嘿!小子,把钱都给我拿出来!”两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少年,嘴里叼着香烟,将一个身材瘦弱的学生堵在了楼梯上。

  瘦弱学生低下头,小声道:“我……我没钱!”

  啪!

  两个少年中一个高个的一巴掌打在了学生脸上,“操,唧唧歪歪!”说着高个少年直接伸手进学生口袋里掏出了一百元钱。

  “小笔崽子,下次识相点!”少年用钱拍了拍学生的脸颊,满脸狰狞。

  学生被打的嘴角通红,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陈博文抱着课本站在下面,将刚刚发生的一幕全部都看在了眼里,刚刚那个被欺负的瘦弱学生不正是和自己以前一样,敢怒不敢言,所有的委屈只能憋在心里。

  当那个学生紧握着拳头,低着头从陈博文跟前走过的时候,“喂!你想报仇吗?”

  那个学生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打量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少年,“我没钱交保护费!”

  “不需要你交保护费,想报仇以后就跟我陈博文,因为你和我以前一样!”说完陈博文抱着课本径直朝楼梯走了上去,那个学生愣在原地,最后一咬牙转身远远地跟着他。

  “又来一个!哟!好像还是新来的!”那个高个少年叼着烟,打量了一眼陈博文。

  “管那么多干啥,堵住他!”另一个很胖有点矮的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挡在了陈博文跟前。

  陈博文抬起头,冷冷的看了那个胖子一眼,“让开!”

  “新来的挺叼的啊!”胖子冷哼了一声,手掌却是猛的探出,想要去抓陈博文的头发,陈博文头一偏,躲开了胖子的攻击。

  膝盖也在瞬间向上顶去,重重的顶在了那个胖子小腹处,胖子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草泥马!”一旁的高个见自己的兄弟被打,一拳直奔陈博文的太阳穴打了过去,明显是要一拳直接废了陈博文。

  陈博文猛地一回头,直接一个鞭腿朝高个的肚子踢了过去,腿明显比手长,高个的拳头还没碰到陈博文,他就感觉到自己肚子一阵剧痛传来,脸色也是瞬间煞白了起来,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小子,有种留下名来!”高个冲陈博文大喊了一声。

  “陈博文!”简单的三个字配合他那洒脱到了极致的背影,高个和胖子都愣在原地,过了半响,两人才对视了一眼,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冲下了楼梯,朝操场跑去,显然是去搬救兵了。

  一直站在一旁的那个瘦弱学生紧握的拳头缓缓松了开来,抬头看了一眼陈博文离开的方向,冲了上去。

  “我想跟你!”瘦弱学生冲陈博文的背影大吼了一句,似乎是用尽了他全身所有力气吼出来一样,吼完之后他双手杵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但是漆黑的眸子里却满是狂热的神情,胸膛里那颗年少轻狂的心脏也在剧烈的跳动着。

  陈博文慢慢的转过身来,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睛,笑着问道:“你为什么想跟我?”

  “因为我不想被人欺负!”学生紧紧地握着拳头,一张脸因为激动变得涨红起来,刚刚那两个混混他知道,是学校里有名的刺头,却被陈博文很轻松的就给收拾了,从那一刻开始陈博文在他心里就成了英雄一般的存在。

  “我告诉你,想要不被人欺负,只有自己比别人更强!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和我一起在东山一中重新开始我们的人生!”陈博文的声音不大,但却是透露出一股毋庸置疑的坚毅和霸气。

  一字一句就像是一针针兴奋剂一样,那个学生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这一刻燃烧了起来,他紧紧地握着拳头,“文哥!”

  “放学来高三理科34班找我!”陈博文看了一下时间,马上就到上课时间里,楼道里也陆陆续续的涌上来一些学生。

  “知道了,文哥!我叫谢晓东!”

  陈博文点了点头,抱着课本慢悠悠的朝教室走了过去,走过一间间熟悉的教室,他的拳头也在缓缓的握紧,不知为何,当他站在高三理科34班教室门口的时候,那颗紧张的心却是瞬间平静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