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博文弯腰将手里的东西放到自己床位上,砰!一只拖鞋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陈博文脑袋上,他抬起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面床位上一个剃了光头,左脸颊上有一条伤疤的少年。

  “喂!新来的你看什么看是不是不服?啊!”说着那个光头少年便从床位上站了起来,两只手轻轻捏了捏,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陈博文嘴角划过一抹看似很温和的笑容,早在外面他就听说监狱是个很混乱的地方,刚来的新人被号子里的老人欺负那是常有的事情,进少管所的都不是什么善茬,打架斗殴就跟家常便饭一样,在这里想要不被欺负只有靠自己的一双拳头,说白了这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

  “草泥马的!小子你是那一路的我们浩哥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一个壮如牛,身高足有一米八,穿着大背心两条赤裸的胳膊上纹着两个狰狞的龙首的少年朝陈博文吐了一口口水冷喝道。

  陈博文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壮硕少年,低下头自顾自的整理起自己的床铺来,砰!一个盆子重重的砸在了陈博文身上。

  “草,小笔崽子比特么聋了!”一个瘦的跟竹竿一样的少年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把揪住了陈博文的眼睛。

  “放开!”陈博文直接一把推开了那个瘦子,冷冷的道。

  “呦呵!新来的脾气挺大的,兄弟们咱们教教他怎么守规矩!”那个叫浩哥的的光头少年从床上站了起来,慢慢的朝陈博文走了过来,宿舍里其他六个个人也满脸狰狞的跟了上去。

  陈博文平静的看了一眼围住自己的七个少年,“不想死的都给我滚一边去!”

  “卧槽你娘!给这小子松松皮!”浩哥大吼一句,猛地一拳对着陈博文的鼻子打了过去,显然是打算下狠手。

  被王虎欺压了整整两年,对这些小混混打架的手段,陈博文早已经烂熟一心,一侧身躲开了浩哥的拳头,顺势一把就紧紧扣住了浩哥的脖子。

  周围六个少年见自己老大被陈博文抓住,拳头雨点一般的朝陈博文招呼了下去,砰!后背结结实实的挨了几拳。

  酷&匠☆网唯Ox一1%正)J版,7|其}!他,都◎是,O盗A版、H

  陈博文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死死地咬着嘴唇,五根手指像是钢筋一般牢牢地扣住了浩哥的喉咙,丝毫不去理会那些打着自己身上的拳头。

  咳咳!不一会浩哥就被陈博文掐的猛翻白眼,一张脸都涨成了酱紫色,就在这个时候宿舍门被一脚踢了开来,两个拿着警棍的狱警冲了进来。

  “都干什么呢?赶紧给我分开!”一个胖的像是油桶一样的狱警用警棍指着正在围殴陈博文的几个少年大吼了一句。

  六个少年立马像是阳痿了一样,退到了一旁,陈博文依旧死死地捏着浩哥的喉咙,此刻浩哥已经不会挣扎了,进气明显比出气少。

  “小兔崽子,赶紧松手!”胖子狱警见浩哥都快被陈博文掐死了,也有些着急了,握住警棍就欲冲上去教训陈博文。

  “都他妈别动!谁敢过来我就弄死他!”陈博文捏着浩哥的喉咙,转过身来冲胖子狱警大吼了一声。

  胖子狱警停下了脚步,目光有些冰冷的看着陈博文。

  “都他妈给老子听好了,你们谁要是想死就上来动我一个试试,跟我玩那就是玩命!”陈博文的声音不大,一字一句却像是重锤一般狠狠敲击着周围那六个少年的心脏。

  他知道这里个个都不是善茬,自己要想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度过六个月就必须镇住他们,而想要镇住他们那就必须比他们更狠。

  说完,陈博文一甩手将浩哥像扔死狗一样仍在了一旁,呼呼!刚一落到地上,浩哥就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向陈博文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忌惮,刚刚那濒临死亡的感觉已经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

  就在陈博文刚刚松开浩哥的一瞬间,两个狱警也在瞬间冲了上来,手里的警棍劈头盖脸的对着陈博文砸了过来。

  每一警棍落下,陈博文嘴角都狠狠的抽搐一下,他躺在地上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脑袋,愣是没吭一声,一顿暴打之后,胖子狱警蹲下身伸手拍了拍陈博文的脸颊,“小子眼珠给我放亮一点!下次你再找死老子就把你扔进禁闭室里十天半个月!”

  陈博文没有说话,漆黑深邃的眸子很平静的看着胖子狱警,两个狱警走后,他伸手擦了一下嘴角渗出的血迹,从地上爬了起来,嘶!剧烈的疼痛像是潮水一般淹没了他全身,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坐到了床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聪明白痴说:

新书发布,每天5更,求追书,求撸撸,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