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似乎也被陈博文突然爆发出来的戾气吓到了,并没有再不依不饶继续逼迫下去,就算她有钱有势也不想平白多出一个跟她玩命的疯子。

  很快他就被警察带走了,临走前李建复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谁的人生没有污点,当你的荣耀足够大的时候,污点就会被掩盖下去。学籍我给你留着,这里等着你回来!”

  他没有说话,只是冲校长感激的点了点头,今天的天空显得有些阴沉,铅墨色的云彩厚厚的一层,一种压抑的气氛像梦魇一般笼罩着一个最底层的家庭。

  压抑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在送他去警局的时候,父母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六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陈博文那颗年少的心开始变得轻狂起来。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两个警察押着他去了拘留室,在拘留室里等着警方送审,夜幕悄悄笼罩了整个东山市,不知何时外面下去了雨,陈博文抬头透过那个狭小的窗子看着夜雨,嘴角划过一丝邪笑。

  “我会让你们看到一个全新的陈博文!”

  第二天,刚出警局他便看到了早已在哪里等候的父母,一夜的时间似乎让这对淳朴的农民工夫妇苍老了更多,母亲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浮肿的眼袋告诉陈博文母亲为他哭了整整一夜。

  “博文!”父亲轻轻的喊了一声,抬起头迎面看到的是父亲那双凹进去,布满血丝的眼球和两鬓突然多了一倍的白发。

  “爸妈!”陈博文紧紧咬着嘴唇,努力没让眼泪掉下来,因为那个曾近软弱怕事的陈博文已经死在那条小巷。

  q酷H匠*网wi永,@久^免费w!看小说#N

  “老陈,要不我们请个律师吧!”母亲揉了揉眼睛,开口道。

  “爸妈,不用麻烦了,请律师你们一年的收入就没了!我很快就能出来!”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王虎家里有钱有势。在东山市,王家办不到的事情还真不多,陈博文也不想自己父母白白浪费几万块的血汗钱。

  父母一直陪着他到了法庭,在法庭上陈博文对自己殴打王虎的事情供认不讳,最后结合了种种因素,陈博文被判去少管所劳动教育六个月。

  “爸妈,你们回去吧!很快我就出来了!”陈博文抬起手给母亲擦了擦眼泪,很贪婪的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气,接下来六个月的时间足够改变他的一生。

  “博文,爸妈等你回来!”父亲或许都是不善言辞,但是简短的一句话却给了陈博文温暖。

  “陈博文!”就在即将迈进少管所的那一刻,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陈博文回过头,气喘吁吁的李雪已经跑到跟前。

  “李雪你怎么来了?”陈博文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李雪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

  “这次的事情我也有份,我是来给你道歉的,你在里面要好好听话,很多人年轻时候都进去过,出来了还不一样能有一番作为!”李雪似乎是害怕他就此彻底堕落下去,一直在开导着。

  “哈哈,你放心,很快你就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陈博文!”

  他们离开以后,陈博文很快就被安排到了534宿舍的一个床位,宿舍里一共有八个床位,全部都是和陈博文一样犯了事家里没钱没势的未成年人,有钱有势的就算是犯了事也不会进这里。

  少管所顾名思义就是少年管教所,每个城市都有未成年犯罪,不过有的是被收容教育,有的则是在少管所等成年便正是移交到正式监狱去。

  拿着东西,陈博文被送到了宿舍,刚一进宿舍周围七个生面孔便向他投去了不善的目光,陈博文似乎已经嗅到了空气里那股淡淡的火药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聪明白痴说:

新书发布,每天5更,求追书,求撸撸,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