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走着不由自主又走到这条河流这里来了,坐在枯萎的草地上,冷风一阵吹来,心里不由的哆嗦一下,静静的看着这条缓缓的流水,在这个萧索的环境中自已不由的伤感起来,河水最终会流向海洋,那我的终点是会在哪里呢?什么地方才是我的终点,我会有终点吗?

  在这里一直躺在草地上,任冷风吹打着自已,这样才能让自已清醒一点,一看时间快放学了,才起身往学校走去,走到校门口靠在墙上等着田甜,今天不想回家去,想去阿姨那个家,这时突然有一辆跑车开过来,不知道又是那家有钱人来接自家的公主或王子了。

  我瞪着眼睛看着那个下车的人,原来真的是来接公主的,没想到公主的第一天到来,就受到这么大的待遇啊!我死死的盯着这个让我充满恨意的人。

  程晨下车站在车门口等开心,不停的往校园里看,怎么好像感觉有人盯着自已,程晨往旁边看了一下,一个好奇怪的女孩子一直盯着自已,但她还是朝夜一友好的微笑了一下。

  下课学校涌出一大帮人来,大家都好奇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妇女站在这辆跑车前面。

  “妈咪,你怎么来了?”开心高兴的大叫奔到妈妈身边。

  nZ酷Im匠t网pL首发

  我听到妈咪这声叫声不由的颤了一下,我冷冷的看着那对亲热的母女。

  “怎么只认识妈咪,就不要爸爸了啊!”林文轩微笑的从车上下来。

  开心跑到爸爸那边去撒娇的抱着林文轩的手,“怎么会呢?爸爸也最好了。”

  “噢,是最好的吗?”林文轩故意的问着女儿,看她怎么回答。

  开心看了一眼妈妈,“妈咪和爸爸都是最好的。”

  程晨微笑的看着女儿,同时眼睛朝里面看了看,好久都没看到越堂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爸爸你和妈咪来做什么啊!”开心不懂得问着爸爸,以前他们两都没同时来学校接她啊!

  “来看看开心在这学校习不习惯啊!”林文轩说出这次来的目的,虽然同意她转学来到这个学校,越堂也在这里,但毕竟她是第一次来这里。

  “很好啦!这里的人都喜欢我。”以今天她所受欢迎的程度,大家当然喜欢她啦!

  林文轩溺爱的捏了捏开心的鼻子,“我女儿这么漂亮当然大家都喜欢啦!”

  大家都羡慕的看着开心,她好幸福啊!有这么帅的哥哥,还有一对这么爱她的父母,真的是超羡慕。

  “哥。”开心看到林越堂和欧阳风他们走出来,兴奋的跑到他们前面。

  林越堂微笑的看着开心,往后面看去突然看到爸妈,不由的眼神变的冰冷起来。

  “爸,妈。”林越堂走到他们前面轻轻的叫了一声。

  “嗯,越堂,你好久没有回家了,今天一起回去吧!”程晨紧张的看着林越堂。

  “一一,你怎么在这里?”田甜正担心夜一一直没有出现想去找找她,没想到竟然在校门口看到她。

  我心酸的看着哥哥,哥原来在你的眼中跟本就没有我的存在,你第一眼看到的是开心,又一次没到看到在你眼前的我,原来自已一直是待在那个黑暗的角落里没有出来过。

  林越堂震惊的往后面看,乐乐,原来乐乐一直都在,林越堂忧伤的看着夜一。

  我冷笑的看着他们,好幸福的一家啊!

  “师父,你怎么在这?我去找你都没看到你的人。”花草开心的跑到夜一身边。

  我始终看着他们一家,他们真的不要你了,真的忘了你,你又何必去再意一切呢?

  “一一,你没事吧!”田甜担心的看着夜一,她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呆呆的看着前面。

  我对田甜笑了一下,拉着她的手没有说话就走。

  “师父,你到底怎么了?”花草觉得师父很奇怪,他跑到她们面前拦住她们的去路。

  我心酸的对花草笑了一下,这个徒弟真的很好,很让自已感动。

  花草奇怪的看着师父,不过看着她那微微扬起的嘴唇,应该是笑了一下,但怎么觉得她笑的这么吃力啊!

  “一一。”林越堂忧伤的走到夜一面前,心痛的看着妹妹,他知道现在自已肯定又伤了她的心了,还有爸妈对她的无视和不存在,一定一定又狠狠地的伤了她。

  我冷漠的看了哥哥一眼,接着拉着田甜继续走。

  他们都奇怪的看着夜一,她怎么了?花草也被师父给吓倒了,虽然没看到她的表情,但从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感觉让他确得很冷很冷。

  欧阳风奇怪的看着夜一,并让他很担心,他莫名的对夜一心痛起来,为什么?自已的公主就在自已前面啊!一定是把夜一当朋友一样的紧张的,是这样,没错。

  程晨和林文轩也奇怪,那个叫什么一一的是谁?她的影响力怎么这么大。而且儿子好像很重视她似的。

  林越堂心痛的看着乐乐离去。

  “越堂。”程晨走到林越堂前面轻轻的叫一声,儿子这表情好忧伤啊!好像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林越堂没有理会,“你们先前走吧!我不去了。”说完,林越堂就走了。

  欧阳风礼貌的对程晨的林文轩打了一个招呼,接着他和草,绝他们追向堂。

  “开心,你知道那个叫一一的是什么样的人啊!”程晨若有所思的问着女儿,她总觉得那个奇怪的人好像跟自已有牵扯一样。

  开心坐在后面高兴的听着音乐,“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她才没兴趣管那些事。

  “是吗?”程晨失望的回应,还希望能在开心身上听到一些有关她的事。

  “怎么了?”林文轩担心的看着妻子,她感觉好像很失望啊!

  “没有,只是有种奇怪的感觉而已。”程晨回应着。

  “妈,你说哥他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他对那个一一很特别啊!”开心刚刚看到哥哥好像很紧张那个奇怪的人,哥哥很少这样的,就连对自已也没有过这样的。

  “好了,不用多想了,也许是你哥哥的朋友吧!”程晨虽然也是这么认为,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猜想应该是越堂的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