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你以前来过KV是不是?”看着师父那么熟练的在这里唱着,肯定来过的啦!没想到自已失算了,师父完全是一个麦霸吧!

  “这些新事物,我怎么会知道呢?”我故意做出一副很低下的模样的。

  “师父,你就装吧!”鬼才相信呢?

  我看了看手表都已经十一点多钟,外公外婆肯定在家里等着我,“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师父,你不是唱一夜吗?”花草不解的看着夜一。

  “我要回家了。”再不回去,外公外婆肯定要急死了。

  “那我们下次再玩吧!”林越堂在旁边说,老早就想去她家看看了。

  “那好吧!”花草失落的答应着,还以为可以玩通宵呢?

  “田甜,小羽我先送你们回家吧!”我对他们两说道,这么晚了还真不放心让他们回去。

  “一一姐姐,我可以保护姐姐的。”小羽像个大人一样的挺身而出。

  “是吗?那就好。”我微笑的看着他。

  我帮他们拦了一辆的士付了钱就把他们给推上去了。

  “师父,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啊!”这么晚了,虽然说师父是个会功夫的女的,但还是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去。

  “不用了。”说着我拦了车就立马坐车走了。

  “我先走了。”林越堂看到夜一上车之后,也立马开车走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林越堂小心翼翼的跟着夜一的车,这里好偏僻,他不由的皱起眉头来,她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还敢一个人回来这里,看到车子停下来了,林越堂立马把车子停在一旁的树后隐藏起来,看着夜一进入前面的房子。

  林越堂停好车子,打量着这周围的环境,这里很安静,有股田园的味道,但这里很美丽,走到这屋子的院子前面,在这个院子全都种满了花,屋子的设计很特别,这里真的是外公外婆乐乐住的地方吗?林越堂站在门口有点不敢进去,他怕一进去就会他失望,他真的好怕夜一不是他妹妹。

  “一一,怎么这么晚了才回啊!”一个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这是外婆的声音吗?都有十年没见到他们了,现在都认不出他们的声音来了。

  怎么办,我到底是进去还是这等着呢?我真的好想快点见乐乐,但又好怕她不是乐乐,林越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

  “外婆,我先洗澡了,等下我再下来和你说啊!”对了,今天哥哥知道我是女的了,这次不管怎么样自已都要离开这里。

  “好。”

  外婆对不起事关重要,今天不得不辛苦你和外公一下啦!

  这一一又是怎么了,好像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这么晚了谁在敲门,夜之语打院子里的灯,走到院子门口一去看,“你是?”夜晚太黑了都不看清是人了,但可以看出是一个男生。

  林越堂激动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外婆,真的外婆,太好了,“外婆。”

  夜之语听到之后,当时就傻在那里了,是越堂吗?他叫我个外婆肯定是的,夜之语反应过来立马打开门,“越堂。”立马跑上去抱着十年没见的外孙。

  林越堂也哽咽着抱着外婆,终于找到他们了。乐乐,哥哥来了。

  “走,我们进去再说。”说着夜之语就牵着林越堂走进去。

  林越堂走进屋子就到处看了看,怎么没看到乐乐啊!

  “一一洗澡去了。”夜之语解释道,从小外孙就和一一的感情就特别的好,这么多年了他肯定惦记死一一了,“一一就是乐乐。”外孙肯定不知道乐乐改名字了。

  “我知道。”林越堂轻轻的说着,没想到妹妹在自已身边这么久了,自已竟然都不知道,难怪第一次见到她,她会说出这些莫名的话,原来她就是乐乐,那时自已没有认出她来,她肯定很伤心难过,自已没有做到当初的承诺。

  “你知道?”越堂怎么会知道,难道他们已经见过面了。

  “我和她是在一个学校。”越堂后悔的说着,好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的查下他们,不然也不会让乐乐这么痛苦了。

  “老婆,还不去睡觉啊!”程研从楼上走下来,一一都回来了,怎么还不去睡。

  “外公。”林越堂立马跑过去抱着外公,他只有在他们面前才会把自已真感情呈现出来。

  程研惊讶的呆住了,是越堂,真的是越堂,“越堂,真的是你吗?”程研推开林越堂仔细的看了看,真的是他,程研兴奋的紧紧抱住他。

  “越堂,你怎么来了?”他们都没有跟任何人说他们的行踪。

  夜之语坐在沙发上拉着林越堂的手,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他看,十年不见,越堂现在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了,看到这孩子鼻子就有点酸了。

  “我是跟踪乐乐来的。”看到外公外婆们,现在不心情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表达才能把自已这份激动给表情达出来。

  程研惊讶的看着林越堂,他和乐乐什么时候碰过头。

  林越堂看着外公一副疑惑的表情,立马又向他解释道。“我和乐乐是在一个学校。”

  什么?怎么没听一一提起过。“一一知道你也在那里吗?”

  “嗯,她知道。”林越堂又露出一股忧伤表情来,都怪自已没有认出她来。

  看来一一是想彻底脱离他们的世界了,也不能怪那孩子,程研想到这也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来。

  “越堂,你妈他们过得怎么样?”这么久没看到他们了,开心也不和道怎么样了?

  “他们很好吧!”初中搬出那个家之后,就很少回家,不过有开心在他们会过的很好的。“我没有住在那里了。”

  酷匠网?首发

  “什么,我可怜的孩子。”夜之语流着眼泪用手摸了摸林越堂的脸,难怪那么瘦了,“以后可以住外婆这里,让外婆好好给你补补。”这孩子肯定是想逃离那里啊!

  “嗯,外婆。”林越堂擦了擦刚流出来的眼泪,好久没有感觉这种亲情了。

  程研看着一对哭泣的老小,也忍不住的鼻酸起来,他不由的想到他女儿和女媳现在是由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对待他们的儿女,现在弄成儿子不把家当家,女儿不把父母当父母,这些只能怪他们自已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