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们一起玩啊!”一下课花草就跑过来拦截夜一。

  “没空。”现在那里都不想去。

  “师父,去啦!”花草继续跟在夜一旁边缠着他。他对旁边的欧阳风使了使眼色,希望他帮着一起劝师父。

  “喂,就一起去吧!”至从知道夜一是女的之后,不在叫她小四眼和矮子了,以前别人那么叫她,她还真受得了啊!

  我像没听到似得继续往前走,小毒物如果不是你,我会再次看到他们吗?我会再次感受那种没人爱的感觉吗?

  “堂,绝,你们快来啊!我师父不肯去。”花草看到前面的林越堂和司星绝立马把他们叫过来。

  哥?哼,哥来也没用。而且哥跟本就不认识我,他们都全是一样的,都已经彻底的抛弃了自已了。

  “一一,为什么啊?”司星绝一脸微笑的对着夜一。

  “没有为什么?只是想回家。”虽然那里没有那伟大的母爱和父爱,但只有那里自已才能感觉到自已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被抛弃的人,也只有在那里有人疼爱自已。

  “一一姐姐,生日快乐。”小羽在校门口就看到走过来的夜一和姐姐,旁边还有四个好帅好帅的帅哥啊!他们为什么围在一一姐姐旁边。

  我傻眼的看着小羽,天啦!他竟然在校园里这么大声的叫我一一姐姐,我转过头看着旁边的田甜。

  田甜无辜的望夜一,“不是我叫来的。”

  “一一姐姐?”花草睁大眼睛的重复一次。

  欧阳风在旁边看着夜一,还好,有人先说出来了,不然自已可不敢保证那天给透露出去了,其它都是又是那副惊讶的表情盯着夜一看,越看越像女孩子了。

  “你给我过来。”我一手搂着小羽的脖子拖着他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一一姐姐,你怎么了?”小羽奇怪的看着夜一,虽然她换了造型,但自已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无语的看着他,他这个时候跑过来凑什么热闹啊!“你这么大声叫我姐姐做什么?以后在别人面前不能叫我姐姐知道吗?”

  “为什么?”小羽看着一一好冰冷的表情啊!眼睛一下就通红起来。

  “好了,没事了,不过在别人面前你就别叫我姐姐就行了啊!没有别人的时候你就叫我姐姐好吗?”看着小羽一副受委屈的表情,自已小声的对他解释着,不是才只小两岁吗?怎么跟花草一个样。

  “嗯。”小羽开心的点了点头,原来一一姐姐不是讨厌自已才这么说的。

  和小羽走到他们那里的时候,他们全都是一副研究的表情看着自已。

  “师父,你就从实招了吧!我们都知道了。”花草对走过来的夜一说道,没想到师父是女的,和她在一起这么久竟然不知道。

  “啊?”不是吧!他们全都知道了,肯定是小毒物不守约定的讲出来啦!

  “不是我说的。”欧阳风看着夜一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已,立马表明自已的立场。

  “风,原来你早知道了。”花草怒视着欧阳风,太过分,知道了都不招呼一声。

  “你有意见啊!”欧阳风瞄了花草一眼,花草立马把视线从欧阳风身上转到夜一那里。

  她是女的?林越堂兴奋的想着,现在他心里只有这个声音。

  “师父,你太不够意思了,没想到我竟然认了一个女做师父。”花草继续盯着夜一,师父应该很漂亮吧!她为什么要扮成男的呢?

  “是你们硬要把我当成男的,我从来都没说过我是男的。”看吧!随你们怎么看,不知道哥是什么样的表情?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哥哥,看到哥哥一直盯着自已立马把视线转过来。

  ;酷U匠P网=正版首发'

  “对了,师父,刚刚那小男孩说你今天生日,那生日快乐喽!”

  “才不是今天呢?是昨天。”小羽立马接过话回答。

  昨天。她也在昨天生日,林趟堂更加惊讶的看着夜一,她姓夜,刚好和外婆同姓,还有自已那种熟悉的感觉,乐乐是不是你?

  “你可以取下眼镜来吗?”林趟堂压抑着自已心里的那份激动镇定的走到夜一面前。

  哥想做什么?为什么要我取下眼镜,他发现了什么吗?“不想。”简单明了的拒绝他。

  “师父,不管是今天还是明天,反正都是生日快乐,徒弟现在为了庆祝你的生日带你去见一个新东西。”花草一手搭在夜一肩上。

  我瞄了瞄肩上的手,乖乖的放下去了。“不去。”

  “走啦!”花草和司星绝不由夜一多说,两人一人架一边,把夜一给架走了。

  KV。没搞错,把我当做是原始人啊!KV都不知道吗?我无语的看着这个招牌。

  “师父,你肯定没见过这东西吧!这东西是唱歌的,只要你往里面投钱,就可以唱了。”花草好心的示范着,经过师父以前对新事情的了解,自已敢打包票,师父一定没见过这东西。

  “今晚我唱一夜都行吧!”我再次无语的看着花草。

  “当然。”花草点了点。

  “那随便你点什么歌?我唱了啊!”我对站到一旁边的花草说着。

  “珊瑚海,谁和我唱?”我拿话筒对他们讲。

  “一一姐姐,我和你唱。”能和一一姐姐唱太好了。

  我把话筒递给小羽开始和他合唱。

  其它的人又再次惊讶的看着夜一,她唱的太棒了,可以和原唱去PK了,站在那里唱歌的台风完全好像一个专业歌手在唱歌一样,她好像完全的溶入那歌的世界,那样子好享受啊!她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什么都懂,大家都被她的歌声带入另一个世界里。

  很久没唱歌了,以前都会跟外婆外公一起唱,这样还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唱。

  “师父,你唱太好了。”花草看着唱完走过的夜一讲道。

  我对他轻轻的笑了一下,“我外婆是教歌的。”是啊!外婆以前是很有名的歌星,后来为了外公而放弃了事业。

  教歌的,外婆以前也是歌星。林越堂越来越确定自已心中的答案。不管是不是,这次他一定不会错过的,乐乐,等着哥哥,知道吗?这次哥哥不会让你再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