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一,好像快要下大雨了。”田甜看着趴在桌子上一直盯着窗外的夜一,今天上体育课时她和林越堂就好奇怪的。

  唉,为什么这么烦啊!为什么哥哥也会在这学校?为什么外公送哪里不好偏偏把我送到这学校,而且还插个间谍在这里,害我逃课都不好逃。

  R酷*匠(网正DG版首Q_发

  田甜看着眼神空洞的夜一,推了推没反应的她,“没事吧!”

  “什么事?”我抬起头看着田甜,她有跟我说过什么吗?

  “好像快要下大雨了,你没带伞吧!”田甜无语的看着刚反应过来的夜一。

  我看了看窗外沉甸甸的灰色的天空,“是噢!”轻声的回应着,外公应该会送伞来的。

  田甜奇怪的看着夜一,今天她是怎么了,眼睛一直看着外面,却什么都没看,她在想什么啊!“那你今天去我家吧!就不要麻烦你外公送伞过来了。”田甜想等下肯定会下大雨的,夜一他家住的比较僻远,去自已家方便点。

  我对田甜笑了笑,“看看再说吧!”

  唉,下课之后,我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真被田甜给说种了,“你今天可以去买福利彩票了。”转过头对旁边的田甜说道。

  “啊?”田甜莫名其实的看着夜一,我为什么要去买福利彩票啊!这夜一今天怎么这么奇奇怪怪的。

  “田甜。”一个中年妇女从拿着伞走过来。

  “妈妈。”田甜开心的大叫。

  “阿姨好。”原来这是田甜的妈妈,嗯,虽然穿的不像那些贵妇人一样华丽,但清秀的面庞透露出一股不平凡的气质,就像洁白的茉莉花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好有亲切感。

  “这是夜一吧!田甜天天有提起你噢!”田甜的妈妈亲切的拉着夜一的手,“今天到阿姨家去怎么样?”听田甜说了夜一的情况,唉,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让人看了就忍不住的想去疼。

  “好啊!”我笑着对阿姨说,阿姨给我的感觉和田甜的一样,别人一般如果知道你是个女孩子还打扮成这样,肯定会把你当做神精病的,但阿姨还是这样真诚温柔的对待自已,让自已好感动,都不知道自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

  “那走吧!”说着阿姨便牵着我的手。

  “阿姨我打个电话给我外公外婆,不然怕他们会到学校来接我。”突然想到外公外婆肯定会来,接着便拿出手机给外公外婆汇报情况。

  “堂,那不是师父吗?”花草走到夜一的教室旁边指着离去的夜一,还想和绝,堂他们过来接他和风一起走呢。

  “他到田甜家去了。”欧阳风皱着眉头从教室里走出来看着夜一的背影,一个男孩子怎么随便去一个女孩子家过夜啊!而且那阿姨也太奇怪了吧!竟然还邀请他去,难道不怕她女儿学坏吗?

  坐了大概二十几分钟的公交车来到田甜家,一个套房三房一厅,虽然小但非常有温馨感。

  “夜一过来坐啊!”阿姨过来牵着我的手走到沙发旁边,阿姨的手好温暖啊!这就是妈妈的感觉吧!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久得都已经忘记了。“和田甜看看电视,聊聊天,阿姨去炒好吃的菜的给你吃,对了,阿姨可以叫你一一吗?”阿姨笑着看着夜一。

  一一,这个只有外公外婆才叫的名字,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了,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因为我怕自已太感动而哽咽。

  “一一,把这里当做自已家啊!阿姨家就是一一的家。”阿姨把我的手紧紧握在怀里,十分温柔的说着。

  “阿姨,谢谢你。”我强忍着泪水对阿姨笑着。

  这孩子,阿姨拍了拍我的头便起身去厨房了。

  “夜一,你没事吧!我妈妈她就这样,你别介意啊!”田甜看着夜一都不说话,是不是妈妈把她给吓倒啦!

  “没有,只是觉得有妈妈真好。”说着,眼泪终于忍不住了,拿开眼镜擦着流下来的眼泪。

  “夜一,你别这样,我妈妈就是你妈妈啊!”看到夜一哭田甜也忍不住的流眼泪来,还从来没见过夜一这么柔弱的神情,一直以来都以为她很坚强,原来她也需要妈妈的疼爱的。是自已不够了解她。田甜抱着夜一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默默的流着眼泪。

  田甜的妈妈在厨房门外流着眼泪微笑的看着那两个抱在一起的人,就让她们两独处一下吧!

  “妈呀!”我这老姐真是胆大包天啊!竟然光明正大的带个男人回来,而且还抱一起。

  “小羽。”田甜回过头来就看到弟弟拿着雨伞站在门外目惊口呆的看着自已。

  “姐,你也太大胆了吧!竟然把个男人带回来,还抱一起。”小羽走到田甜面前轻轻的说着。

  “男人?”是说我吗?听到之后,我抬起头来看着田甜的弟弟。

  “哇!”这那是什么男人啊!明明就是一个美女,而且美的有点不真实,好纯好纯啊!眼睛好清辙啊!神圣不可侵犯就是脑海里看到她出现的第一句话。

  “你是神仙姐姐吧!”小羽走到夜一面前抱着我大叫。

  我什么时候从男人变成神仙姐姐啦!这田甜的弟弟怎么跟她一点也不像,到比较像个猴子一样。

  “你给我放手。”田甜使劲的从夜一身上掰开弟弟,“她是夜一。”

  “啊!你就是夜一姐姐啊!天天都有听说你噢!”这夜一姐姐未免也太……太纯了。

  “天天?”不是吧!这田甜不是每天都宣传我吧!

  田甜不好意思的对夜一笑了笑。

  晚上和田甜一家围在一起吃饭,小羽总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田甜不时的和小羽吵两句,都不知道原来田甜还有这一面,阿姨总是微笑着不停的夹菜给我们三个吃,这才是家的感觉吧!虽然和外公外婆在一起也很温馨,但相对而言就冷清很多了。

  田欣葶微笑的看着三个抢菜吃的孩子们,夜一开始还是很规矩的吃着饭,当小羽抢她的菜吃时,她也放开的和他们一起抢,看着她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真的很开心。

  晚上等孩子们都去睡了,田欣葶拿着夜一的衣服准备去洗,突然发现一颗纽扣正摇摇晃晃的快要掉下来了,田欣葶微微的笑了一下,这孩子纽扣都快掉下来都没发现,接着就拿着针线缝起来了。

  “妈妈。”正起来喝水的我站在门后默默的在心里叫了一声十年以来在自已字典里从没出现过的名词,看着阿姨为我缝纽扣的背影眼泪再一次的不停流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