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这是什么地方?”我一下车就看到这个的店名,Angel这个名字还真美,取这个名字的人肯定又一定的内涵。

  “师父,这是风为什么纪念一个女孩而开的酒巴。”花草看到夜一一脸的疑惑,便向他解释。

  啊!不是吧!是这小毒物开的,亏我还想取这个名字的人有内涵呢。

  “谁要你多嘴了。”欧阳风刚从车上下来就听花草对夜一说的话,目光恶狠狠的盯花草。

  “好了,进去吧!”司星绝看着吓得躲在夜一后面的花草,觉得好好笑,这花草谁也不怕,不知道为什么就怕欧阳风。

  跟着走进去,哇,这里好多人啊!全都是打扮新潮的年青人,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入这样的地方呢,拉着田甜的手跟他们走到一个角落的位置。

  “怎么,不会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吧!”欧阳风看着四处乱望的夜一。贫民还真的是贫民啊!

  “是啊!贫民嘛!怎么会有机会来这种地方。”我十分平静的完说这句话,看着周围热闹非凡的环境,说实话还真有点不习惯这个地方啊!

  “田甜……”这丫头又是怎么回事,叫她竟然又是没反应,转过头一看,顺着她的目光,嗯?她为什么盯着哥哥看,我摇了摇她。

  “夜一,什么事?”田甜像错事一样的又低下头来。

  “你盯着林越堂看什么啊?”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田甜听到夜一的话,脸当时就发烧,可能红的不能再红了,幸好在酒巴里,所以看不到。

  “师父,你们再说什么啊?”花草和欧阳风正端着酒走过来,刚好看到夜一对田甜的耳边说话。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田甜好奇怪的。

  花草越过田甜坐在夜一的旁边,“师父我们来划拳吧!输了的要喝酒。”花草伸出手来准备开始和夜一划。

  “什么是划拳?”怎么又是新名词啊!我轻轻的在花草耳边说。

  花草不敢相信的看着夜一,接着大叫“什么,你不知道划拳是什么?”林越堂,司星绝,欧阳风他们几个的目光全都转移过来看着夜一,田甜已经见怪不怪了,一个不知道流星花园的,不知道划拳很正常。

  看着他们几个都盯着自已看,我忍不住的往花草头上打了一下,“不就是不知道划拳而以,你叫什么叫的。”

  花草捂住头,一脸无辜地看着夜一,“师父你好没良心噢!”

  “我什么都有就是没良心,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德,行了吧!”真是的,一个大男人,还扮什么可爱。

  看'%正版q章*节上酷"匠网

  “对了,师父你真不知道划拳啊!”花草不相信再次寻问,不知道划能相信,但连划拳都不知道的这真的有点不敢接受。

  我无奈的瞟了他一眼,“不知道。”这表情就好像当初我不知道流星花园一样。

  “那你总看到电视里有划拳吧!”花草还是一副打死也不相信会有人不知道划拳是什么。

  天啦!怎么总有一些这么无聊的东西啊!我快虚脱的回答“我看的电视没有划拳啊!”

  “对了,那你都是看些什么电视啊!”花草继续他的专访,上次他就想问了。

  林越堂,司星绝,欧阳风都十分认真的听着,因为他们都想了解夜一,刚好有一个爱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花草。

  “火影,柯南,犬夜叉,海贼王,死神,哆啦A梦……”

  “停,停,你不会十几年都是看这种类型的吧!”花草立马打断还没讲完的夜一,妈啊!这是什么人啊!怎么全都是动画片。

  旁边的再次以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夜一,虽然说年龄是还未成年,但好歹也十几岁了吧!就算他不看,那他家里人难道也全是看这个吗?

  “怎么,不行啊!”看着他们几个的表情好奇怪是的,没见过只看动画片的人吗?我还没说呢,最近刚好迷上喜羊羊和灰太狼了呢,还有我也看医学上的碟啊!不过不可能和他们说的。

  花草对夜一摇了摇头,没想到当今世上还有这样的人,他对夜一举着个大拇指,“我服你了,不愧是我师父。”

  我可没闲功夫理那八卦王,转过头去看了看田甜,在想她为什么会这么奇怪啊!我端起桌子上一杯蓝色的液体喝了一口,“噗。”妈啊!这是什么怪东西这么难喝。

  “师父,你不是没喝过酒吧?”花草再次疑惑的看着夜一,希望答案是否定。

  夜一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司星绝一副研究的表情看着夜一,林越堂虽然没有盯着看,但却都在关注他,欧阳风更是一副要把夜一看透的表情盯着他看,花草彻底被夜一给败了,无语的摸摸了额头。

  一旁的田甜默默的关注着林越堂,可失望的是林越堂使终没有看过自已一眼。

  夜一一副看不明白的看着田甜,唉,还智商200呢,那明天就问问她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