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绝,你看风那样子真的是太搞笑了,我师父真的是太厉害。”花草指着前面那两个人说。

  这个夜一真的是够绝的,还从来没看到风有被别人整成这样。以后还是不要惹到这个夜一,不然自已可出不起这个丑。司星绝憋着笑意在心里想。

  林越堂他也忍不住的微笑起来。这夜一真的太有意思了。

  欧阳风回头去就看到那几个正在偷笑着。他用杀死人的眼神瞄射他们几个。不过一切都怪自已旁边的这个怪人。哼,下次他最好求神明保佑不要落在自已手里了,不然有他好看。回想着自已的样子,看来自已的一世英明全都毁他手里了。

  “老婆,小心一点啊!”我正准备想去扶他时,就被他啪的一下给甩开了。哈哈,看着旁边的这个人,我都不得不佩服自已了,简直是太有才了,看着小毒物臭到极点的脸,早就在心里笑翻了,嗯,一米八六的孕妇还真是难得一见啊!呵呵,今天对小毒物的惩罚就是要他做我一天的老婆,而且还是一个大肚婆。想起小毒物那时任人宰割但又毫无办法的情形还真是爽啊!

  “老婆,生气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开心点啊!”我十分好心的上去安慰他。

  欧阳风还是用那种杀死人的眼神怒视着夜一。再回过头去怒视那几个没良心的人。

  花草听到夜一的话之后,实在是憋不住的靠在司星绝身上大笑起来。司星绝极力忍着自已因憋住而变形的脸。林越堂默默的笑着,看着前面那两个,很久没有这么真正的笑过了。

  “夜一,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啊!”田甜跑到前面扯着夜一的手,踮起脚在他耳边轻轻说。

  “不会,这还过分啊!我要过分的话,就要他背着个牌子到学校去到处逛,牌子上写明我欧阳风已怀孕六个月,这才叫过分知道吗?”我捶了一下田甜的头,真是的,这丫头不会胳膊想往外拐吧!这过分吗?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全都不认识他,一点也不过分啊!

  “噢。”田甜听话的点了点头。

  “妈妈,你看那阿姨好高啊!她要生宝宝了是不是?”一个从我们身边经过的小女孩拉着她妈妈的手问道。

  “是啊!阿姨快要生小宝宝了。”她妈妈向小女孩说完以后朝我们笑了笑。欧阳风听到以后,真的想杀人了,如果现在有把刀的话,他一定会毫不无豫宰了这个罪魁豁手的筷子手。

  “阿姨。”这小女孩也太可爱了。“好了,老婆别人也是关心你嘛!开心点啊!”看着同样憋到极限的欧阳风,我终于也忍不住的和他们几个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憋的是一股气,我们憋的是要忍住的笑。

  一路上我们都成为行人的注意目标。前面一个脸色很臭很高的孕妇,旁边一个神秘自称老公的人。后面跟着4个不停大笑的帅哥和美女,这道风景还真是奇异啊!

  “老婆,上车小心点啊!”我在后面再次好心的去扶住正要上公交车的小毒物。

  欧阳风还是冷冷的啪开夜一伸过来的手。一上车再次成为大家的焦点。

  “这住先生,能不能请你让个座给我老婆坐啊!她已经怀孕六个月了。”我满脸笑意的扯着小毒物的衣服走到一个先生前面。

  “她是你老婆?”这个先生露出不相信的神情。

  “是啊!怎么不像啊!”这先生也太奇怪了,难道老公就不能比老婆矮吗?谁规定的?

  By酷匠w网唯一3正7版79,其…)他D都%l是盗版

  “不是,不是。”听着夜一十分坚定的口气,有点不好意思的起身了。

  “老婆,坐啊!”我故意叫的很大声,哈哈,再次成功的看到小毒物那想杀人的表情。

  “哇,好奇怪的一对夫妻啊!”

  “是啊!这女的好高噢!”

  “哇,后面有三个好帅好帅的帅哥。”

  “是的,好帅啊!”

  车上的人终于从研究欧阳风和夜一的身上转到看帅哥去了。

  “老婆,你不坐啊!”我看小毒物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走到他前面打算扶他过去。

  “不坐。”零下几十度的口气。

  “难道你想一直成为车上的焦点,那好吧!”我无奈耸了耸肩,等他想去坐座位时,我朝田甜叫了一声:“田甜,我老婆不想坐,那你来坐吧!”

  田甜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欧阳风,“不要了,我不想坐。”

  我走过去拉着田甜的手把她拖到座位旁边按下去。

  “好啊!大家看这臭男人,就因为我怀孕了,所以他就弃我于一边,到处去勾引人家小妹妹,他真的是没良心啊!”欧阳风突然转变态度指着夜一骂起来。

  “堂,绝,风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花草突然看不明白了,不知道欧阳风想做什么?

  林越堂,和司星绝同时的摇了摇头,他们都在想欧阳风想做什么?

  夜一笑了笑,心里想道想要别人骂我啊!他们才不会上你的当呢。刚刚可是你自已说不要坐的。

  “小兄弟,做人不能这样的,怎么能老婆一怀孕就去做这种天理不容的事呢?”一个爱管闲事的老婆婆苦口婆心对夜一说着。

  不是吧!还真有人相信啊!我看着欧阳风应奸计得逞而露出的笑容,很想捏捏他那脸。

  “是啊!也太没良心了吧!”

  “做人做成他那样,怎么不去死啊!”

  天啦!怎么反被小毒物给摆一道。

  看着车上的反应,欧阳风露出了成功的笑容。

  然后我就被那个老婆婆给拉过去乖乖的上政治课,到站了那好心的司机没赶乘客下车,反而要他们慢慢说,气死我了,就这样我被站在车上整整的上了一个小时的政治课,而欧阳风坐在座位上悠闲的看着正在受难的夜一。

  林越堂他们几个是莫名其妙的看着时局的变化,风什么时候这么狡诈了?真的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啊!

  到了小吃街上,我带着他们几个从街头吃到街尾,大吃特吃。哼,当然是小毒物给付钱,我还十好心的为他肚子里的宝宝着想,而不让他吃一点他所认为的贫民食品,带着他到处招摇成为别人的焦点,最后还不忘打了两大包要田甜带回家去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