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的事情你打算什么办。”

  林飞咬牙狠狠道:“他想要钱是吗?行,那我就给三千,再给他三刀。一刀一千。”

  妈的,当自己是好欺负的。

  阿木说:“靠,你可别乱来,老鹰的人可不少,一人给我们一棍就完了。”

  s更‘◎新y^最Q.快G上酷-}匠\z网

  林飞也只是说笑笑,现在他是懂不了老鹰的,但不代表别人动不了。林飞问小三:“北门中老鹰和谁的冲突最大?”

  小三想一下:“他最近和鸡哥闹得很凶,听说是为了争一块地盘。嗯,就是城京街。”

  “北门不是和南门开战,什么还起内讧?”

  “谁知道呢,北门中斧头帮最有纪律,人又凶狠,不怕死,听说过几天他们要召开什么北门联合帮会会议,估计是选一个老大出来对付南门那边的人,老实说我哥的京虎堂不行,全他妈是垃圾,一个比一个怕死。”小三没好气说。

  “你老哥要是听见你话不拿刀砍你才怪。”

  三人就这样聊着……

  林飞做梦了,是春梦。梦见他****杨老师了。他吓了一跳,很奇怪的一个梦,梦里还用鞭子抽她,真够变态的。

  清早醒来,林飞拿出两件衣服给小三和阿木。和外公打了一声招呼后就上学了。

  三人的口袋里都藏着一把牛角刀。先去吃早餐,现在有钱了,想吃什么都可以。这顿早餐是林飞吃的肚子都大了一倍。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笑说:“天天这样吃着我保证几个人和孕妇没什么分别了。”

  “那不是老鼠吗?”阿木低声说。

  林飞和小三一看,不是老鼠是谁,他头上缠着布带,后面有三个混混,学乖了,后面有小弟保护了。

  他们面色不变走过去。老鼠看林飞一眼,没等林他们走几步,老鼠在后面喊:“你们三个停下来。”

  “要不要跑。”阿木问。

  “跑什么,他能吃了我们不成,再说他又不知道是谁干的,镇定点。”

  老鼠和三个混混把三人围了起来,老实看林飞一眼,眼睛定定的,似乎要回忆什么,几秒后:“哦,对,就是你,我昨天在这里见过你。”

  林飞发现自己理光头是错误的事。

  林飞的语气很平常:“我是昨天在这里吃粉了,有什么事吗?”

  “啪”一个混混一把掌打在林飞脸上,骂道:“小子,对老鼠哥礼貌点。”

  很痛。很痛。林飞摸了摸脸颊。小三和阿木脸色一边,他们以为林飞要发飙了。纷纷使眼色给林飞。

  林飞低下头:“老鼠哥,对不起,是我错了,你有什么话要问,我知道一定回答你。”

  “嗯,小子还有点礼貌,我问你,昨天见生人人在我后面跟着。”

  “昨天?”林飞很认真想一下,“是,我好像看见一个人跟在老鼠哥的后面。”

  老鼠一听急说:“是什么人,你看清楚了没有?”

  林飞这次很努力想了几秒:“由于距离有点远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那人也和你差不多的身高,染着一黄毛,哦,脖子带着项链。”

  老鼠很满意林飞的回答,对着一个混混说:“阿伟,你去查一下这个人,说什么也把那批货找出来。”

  阿伟点头。

  阿伟就是打林飞一巴掌的人。林飞记住他的相貌。

  “行了你们可以走了。“老鼠对林飞说。”哦,光头,你叫什么名字。看你小子挺顺眼的,想不想跟我。”

  要做大哥,你不够格。林飞面带微笑:“谢谢老鼠哥看得起,但我家里人要林飞好好学习——”

  林飞的话没说完,那个阿伟又打林飞一巴掌,林飞还是忍着,妈的,看他这么不爽,我招你了。阿伟是吧,很好。

  “妈的,老鼠哥看得起才叫你当小弟,你以为老鼠哥是随便收小弟的。”阿伟手打的后脑。林飞在心里说他要是在打一下,自己就拔刀了。

  “算了,让他们走。”老鼠说,“天黑之前把那人给找出来。”

  看着他们的远去的背影,阿木吐了一口水。

  小三看林飞有点笑的意思:“你已经有了做老大的资格了,忍他人所不能忍。”侧首看了阿木,“阿木,以后别叫小飞了,叫老大或者飞哥吧。”很认真的表情。

  林飞没有一点飘飘然的感觉,很平静。望了两人一眼,淡淡说:“让老鼠先和老鹰干上一架吧,不过老鼠是斗不过老鹰的。”

  两人哈哈大笑。

  一走进好像是菜市场的教室,同学们看林飞们三一起进来立即安静下来,妈的,又不是见鬼了,一个一个哑巴了。看林飞的眼神够复杂的。

  林飞也懒得理这帮鸟人,随他们什么想,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的去吧。

  林飞一个人坐在最后面。大头这小子是彻底远离林飞了。又不是吃了他,有必要这样。可能昨天给他们的震撼太大了,让他们的弱小的心灵饱受折磨了。又或者看林飞理了光头,震惊那个帅啊,那个嚣张啊,真是罪过啊。

  林飞很奇怪老师什么没有找林飞的麻烦,按说他昨天做得那么过分,又是当面对谭老头踢门,以学校的风格早就把他这种垃圾学生给开除了,不开除也得大过处分吧。林飞想想,最后得出结论:应该是杨老师告诉校长他碰见他们的干的龌龊事,生怕林飞散播谣言,所以对林飞法外开恩。除了这个理由,林飞再找不出别的理由了。这样的话,嘿嘿,他就逍遥了。不用看老师的脸色了。虽然基本上他也没看他们的脸色。

  睡了一节课,感觉舒服了。昨晚聊到三四点才睡觉,从小三的口里基本上得知林飞想要消息。

  林飞感觉林飞的头被打了一下,力气还是不经的,抬起头,是一个陌生人,长得瘦不拉几的,留着一头的中分,正居高临下看他。林飞最痛恨就是在睡觉的时候打他的头,绝不可原谅。林飞很生气,生气得他都害怕了,什么话也没有,一个狠狠的拳头打中他的鼻子,那人倒退了几步,吧把凳子都撞飞了,手捂着鼻子,鲜血从指尖冒出来,林飞随即站起来,还没有等他过去,阿木从后面抓住这小子的头发,往桌子一撞,噔,很清脆的声音,那小子额头又流血了。

  “妈的,吃了豹子胆,那班的?”阿木又补上一脚。

  靠,阿木什么时候变得什么野蛮了,真是物以类聚啊。那小子竟然没昏死过去,挨打能力不错啊。林飞走了过去,蹲下来,从口袋里拿出口香糖,嚼了几下:“叫怎么名字,说说你来这里的目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