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掏出两张红钞票,放到她的枕头上,,然后离开了这间屋子。想不到他的第一次就这样没了,想不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开始和结束。林飞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自嘲,只是与林飞理想中感觉不一样,林飞很小的时候就对自己说,一定在18岁的时候才和自己心爱的女上床,从早干到晚。但现在,哎,妈的,如果不是那校长,林飞也不会这么早献出自己的第一次。不过李玲也是第一次,林飞觉得公平些了。

  拐了几条街,林飞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干体力活就是要消化快啊,摸摸口袋,幸好还有几块钱。去吃一碗粉吧。

  把粉消灭完,林飞就要打道回家了,妈的,明天就他妈的不给老鹰那三千块钱,能把他吃了不成。不诅咒老鹰,他是躲不过去。三千啊,不是三百啊。老鹰,****老母。

  “靠,你在这里吃粉,我还以为你被老鹰砍死了呢,唉,你什么把头发给理了。”

  “哇,不错,光头很性感啊,晚上不用开灯了。”

  不用说自然是阿木和小三。看着他们见到林飞之后放松的样子。他们刚才去找林飞了。林飞自然不敢说刚才去把处男破了,那样下场绝对是被扁一顿。

  林飞摸摸自己的脑袋,嗯,手感还是真不错的。阿木看的不过瘾也要过来摸摸,林飞把头一偏:“摸一次5块。”

  “你当是叫鸡啊。”阿木鬼叫,“没见过这么要钱的。”给了一个中指。

  “老板,再来两碗粉。”林飞高喊。

  “好的,马上。”

  两人坐了下来。小三笑嘻嘻:“你成大富翁了,我以前可没见你这么大方?”

  林飞故意叹一口气说:“以前留着钱要老婆的,可现在相通了,老婆不是说能要的,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发发生你意想不到的事情,你想要做老婆的人忽然当不成你老婆了,你就很失望了。”

  小三和阿木对望一眼:“不懂你说什么?”

  林飞连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他算是看透了,今天有酒今朝醉,留着钱做什么,再说大不了算命去,凭着他的异能,自己能不大发特发,可是又有点无奈,老头好像说过不能泄露天机的,不鸟他,人为财亡纯属正常死亡。

  “不是三千块钱,有门路了。”小三忽然用手肘推林飞一下,林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年轻打扮很前卫的人从发廊街走了出来,靠,全身名牌啊,林飞估计他脖子那条发光项链最起码五千块以上。他的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公事包,嘴上叼着一根烟。看样子刚和发廊妹打炮出来,心情爽着呢。但不知道小三说的门路是什么?

  小三嘿嘿笑:“他叫老鼠,卖的,我在我大哥那里见过他几次。”

  “?”林飞眼睛一亮,眼睛横着看那老鼠,不用说他手里的包里一定是,这小子也胆大,大白天敢这么带着,当警察叔叔白天睡觉了啊。

  “嘿,阿木,这可是锻炼你的好机会,干了他。”林飞砸了一下阿木的胸口问道。

  小三笑骂道:“行了,阿木第一次手脚定会打抖的,你以为人人像你第一次打架时候现喝酒啊!”

  林飞笑了起来,没办法,其实他小时候也是人见人欺的角色,身体很瘦,老是被一个高年级的人起欺负,终于有一天,他忍无可忍,先喝上几两白酒,然后埋伏在那高年级回家的路上,一个木棍打得他头破血流,又是叫爹又是叫娘。以后那人见了林飞都避得远远的。拳头是硬道理。有人这么说过。

  阿木大拍桌子牙齿咬得个崩直响:“靠,老板,来一斤白酒。”显然受了林飞们的激将。

  老板立即把酒端上来,阿木弄开盖子就把白酒灌。小三一把夺过:“你这样喝恐怕不是你去砍人,而是别人砍你了。急什么,慢点喝,喝道身子热的时候就可以。”又把酒给他。

  看不出小三还有这经验啊,看来受了家庭的影响啊。不过林飞怎么看这小子很斯文的样子,不像动武的料子。

  “小三,老鼠是哪边的?”林飞得问清楚,要是老鼠有人罩着,他们就算抢到也不敢卖出去啊。

  “都有点关系,但没什么重要头目罩着,是个可以下手的角色。”小三慢条斯理说。语气再是平常不过。

  “好,那就是他了。”林飞紧紧盯着他的身影。

  林飞瞄一下阿木问:“好了没,去试一下身手。”林飞看见老鼠拐进了胡同里面。再不去就跟丢了。

  阿木看林飞林飞一眼,打了一个嗝,他的脸有点红了,不错,应该是这个时候。阿木猛打胸部:“我感觉现在浑身发热,力气大得把一条狗打死。”

  33看,3正}N版m●章xh节FP上酷@》匠O网K

  “小三,你留在这里。”

  小三点头:“你们小心点。”

  林飞和阿木起身,向着胡同跟去,尽量保持距离,路边正好有两根粗木棍,两人把木棍藏在后面。林飞看见阿木的步子有点晃,似乎都要飘,发出粗重的呼吸,眼睛直直的。

  他们拐进了胡同,出来的时候,阿木一脸兴奋:“妈的,我还以为有什么,就一棍下去那小子就晕过去了,他应该没看到我们的面目吧。”

  他有些喘气着。林飞笑了笑,压抑激动的心情,他也不想到这么容易,活该那小子倒霉。他们一走进胡同,就看见老鼠竟然在对着墙边撒尿。还他妈的哼着曲调。

  在林飞还没有命令阿木动手之前,阿木就已经朝他后脑打了一棍。那人立即倒在地。林飞抓起黑包就走。阿木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愣了一下,才跟着出来。

  小三见林飞们走出来,付钱给老板。跟在他们的后面。

  三人走进一条偏僻而又黑暗的巷子里,阿木道:“不知道那小子死了没?”有点后怕了神情。

  林飞安慰道:“死不了,就算死了也怕什么,没人看见,你那一棍把他打昏而已,放心。”

  刚才阿木那一棍的力量还是很有力的,希望别得个脑震荡或者变成植物人就好。

  小三笑笑,林飞把公事包给他:“看看有多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