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林飞起了一个大早,得,做春梦遗精了,湿湿的,换了一条干净的内裤,洗了澡,哼着小调就去上学了。

  “听说了吗,昨天半夜这里发生一场车祸了,听说是被撞的一个男医生。”

  “真的,我就说我半夜的时候什么听到巨响就没声音,原来是发生车祸了,也不知道那医生什么样了。”

  “不知道,不过应该严重。”

  林飞眨着眼睛,这么灵验,那个狗日的医生被车撞了。林飞啃着馒头还是不敢相信。

  “陈大婶,你说是真的。”

  陈大婶把手里的菜甩了一下,菜上的水溅到地面。她是卖菜的。

  “是小飞啊,当然是真的,你大叔还是亲眼看见的。”

  诅咒灵验了,那么倒霉也会跟着而来了,不知道这倒霉是什么。千万别和昨天砸黄毛事有关啊。林飞暗暗想着。

  林飞刚拐出菜街,还没在小胡同子里走上几步,就停下,****,他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今天别死在这里就行,跑是不能跑,接着身后转来几个人走路的声音。林飞的前面有三个人,是昨天的那三个混混,前面的那个似乎是他们的老大,也是一头的黄毛,一件花衬衫,脚上穿着一双发亮的皮鞋,脖子纹着一只老鹰的瘦高个儿青年,手里叼了根香烟站在那里,肩头一颤一颤的,颇有些疯癫症的模样,脸上则堆满了神经质的笑容,看上去阴恻恻的。在他身后跟那两个看着我的目光中充满了极度的不友好。仿佛恨不得吃林飞。

  林飞扭头一看,后面也是三个人,前面一个是阿步,嘴里叼着一根烟。林飞还是冷静站在那里,心里很是后悔,大骂自己这么早上学做什么,应该叫上小三和阿木的。他妈的黄毛。

  “妈的!”那瘦高青年走向林飞,用手拍了一下林飞的肩膀:“什么了,不说话了,少他妈和我装模作样了,你知不知道黄毛是跟我的,我的人你也打,你吃了豹子胆?”

  六个人把林飞围在一个角落里。林飞倚住墙上尽量使自己冷静,更是后悔没带牛角刀。

  林飞知道现在越是求饶更让他们看不起,索性迎上那人眼睛,不能让他小看自己了:“他,他昨天把我酒给喝了而且还威胁我朋友,说要交什么保护费,老鹰大哥,我们好端端在那里喝酒没招谁惹谁,那黄毛就过来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回事,就喝了我的酒,还动我朋友,你想换作你你会怎么办!”

  老鹰狠狠瞪了阿布一眼,阿步连忙叫道:“大哥,你别听他乱讲,他妈的这小子造谣!”

  林飞不怕死嘿嘿一笑道:“造谣,好啊,你把黄毛叫来和我朋友当面对质,老鹰哥,真是这样的,我没有骗你!”

  “谁他妈有空跟你对什么质,谁叫你妈的扮什么英雄。你打了我的手下就是不给我面子”老鹰不耐烦的道:“说吧,医药费怎么个赔,你要是不陪,嘿嘿,现在我们就打断你手脚,让你在医院躺两个月,两下就清了,正好黄毛在医院里寂寞,你去陪他一下!”说话间,后面几人从相继从后腰抽出了几根报纸卷成的长长圆筒,在手里掂来掂去,看模样,里面显然藏有铁棍。

  我****妈,这和敲诈有什么分别,老子是吓大了,但好汉不吃眼前亏,六对一,妈的,没两下就挂了,老鹰你他妈的等着,林飞眼睛瞟了瞟周围的情形,问道:“你说多少?”

  5最s)新7章节3;上酷M匠^网cL

  “三千”

  “三千,老鹰哥,这太多了吧,我就是砸铁卖锅也拿不出这么多啊,你要我三千,你还不如卖了我!”

  老鹰冷笑几下,噗的一下,将烟头混着一口浓痰吐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踩了踩,众人立刻将林飞围在了中央,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林飞一看情况不对,“行,三千就三千,不过我现在身上没有啊!”

  “明天下午六点我来取,少一分钱小心你的手脚!”

  待林飞走后,阿步给老鹰嘴上的烟点上了火后,语气颇有不满的道:“大哥,你不说揍他一顿的嘛,你这个吗放他走了不是太便宜他了吧!”

  “啪!”他脸上挨了一个热辣辣的巴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个白痴,不中用的家伙!把他打残了谁给我钱啊,放心,得了钱后就收拾他一顿!”

  林飞的背后全是冷汗,一边走一边低声嘟哝:“****妈,仗着人多狮子大开口,我不给你还能怎么着!”

  林飞嘴上虽然这样说,但也知老鹰确实能把他“怎么着”,毕竟人家还是这一头有名有姓的混混,随便叫个二三十人砍人是绝对不含糊的。林飞打了一下自己的头,刚才他什么忘记看老鹰面相的命运,这样他就诅咒老鹰不得好死了,但现在没多大关系,还是照样可以诅咒他,诅咒他什么呢,死,太简单太没挑战性了,可是林飞又想到诅咒他死这么毒,那自己霉运是不是也不跟着毒啊,林飞把诅咒医生和这件事情联系起来,得出一个结论,那个医生一定是被林飞被车撞,然后等待他的霉运就是他被老鹰他们敲诈要钱。日他妈,这霉运真让林飞冒冷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