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三人老板笑上前打招呼:“三位小兄弟来点什么?”

  阿木像是饿鬼投胎大喊:“先上大腕的米饭,再来6瓶啤酒,半只烤鸡,一碟豆腐,嗯,还有牛肉。

  “停。”林飞嘴角有点抽搐,“你死小子大清早用不着这样吧,两位,将就吃点就好了。”

  谢小三皮笑肉不笑,林飞感觉阴阴的这小子,他说:“老板,那你看着办,够50块就好了。”

  “好勒,你们等一下,马上就到。”

  老板先上了啤酒,外送他们包花生。

  阿木拧开瓶盖张嘴就灌了一口。抹了一下嘴唇:“爽,真他妈的爽。”然后为林飞和谢小三倒酒。

  “阿木,你这样喝酒很容易醉的,急什么,今天我们哥三,慢慢喝,又没人来抢你。”

  林飞也说:“就是,喝这么快赶着回去啊,嘿嘿,莫非回去看,兄弟,不是我说你啊,要节制,节制一点。过过眼福就可以了,那玩意看多了,你的****也多,将来是有问题的。”

  “去你老母的。我像那种痿哥样子,我可是天天一柱擎天啊,天天换内裤,身子壮得很呢。”

  jT酷匠…网永o久免&@费:看小说

  他瞄了飞和谢小三一眼,嘿笑:“我看你们两个才是痿哥的候选人,没事就做几十个俯卧身,跑跑步,把身子练得强壮些,到时候也猛些。”

  三人正有说有笑着,四个混混走了过来,其中走在前边一个染了个黄毛,耳朵挂一根烟,嘴上叼着一根烟,一副很刁的样子,半开着衣服,露出瘦不拉几的胸肌,看得林飞都想笑。林飞认识他们几个,也是初三的学生,平常没少在学校惹事,偶而收点保护费,学生都怕他们。

  “黄毛,你他妈大清早拉我们出来做什么,老子我正睡觉睡得爽呢。”说话是一个穿木制拖鞋的人,头发留得很长,手上的指甲也很长,喷着烟,两眼惺忪。

  “就是,我昨晚通宵看六点都才睡觉。”

  “阿步,你他妈就知道看,也不知道找个女人。”黄毛有点嘲笑说。他自己就约过几个女人,那个感觉真是说不出的爽,那种快感让自己像上了天堂似的。

  阿步嘿嘿笑着:“说得容易,你以为像你有钱去找小姐,妈的,一个就一百多块,还得小心爱死病呢。”

  “哈哈哈…”其他三个笑着。

  林飞这厮最讨厌就是这种装过头的混混,没事染什么黄毛,搞得像一陀屎一样,你以为染了黄毛就高档一点了,这样就显得很潮流是吧,你是混混,记住,出来混得总得要还的。

  黄毛似乎瞄了一眼林飞,然后朝他走来,他大概看见我林飞嘴角的嘲讽的笑容了。边走边吐着唾沫。没一点素质。我林飞在心里狠狠鄙视他一下。

  他的三个狗友似乎感到什么不对劲,也跟着走过来。

  林飞三谁也没起来,林飞估计黄毛敢动他们,还是得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的。谢小三的两个哥哥那身份是摆在那里的。

  黄毛仿佛没看见什么似的,拿起桌子上啤酒就往嘴里灌。妈的,早知道我就拉一包尿下去,喝死你这****的。林飞在想。

  “什么不服气啊,看你都喷出火了,还想抽我不成。”

  黄毛对着林飞挑衅的眼神。林飞没有说话,给谢小三打了一个眼色,其实这不能怪我,要是他也有两个混混哥哥罩着,早就一个瓶子砸过去了。总得问问小三的意思吧。小三说干他就干,他说不干他就不干,一个人对四个,妈的,当自己是李小龙啊。

  小三仿佛没见林飞给他使眼色,还是慢条斯理喝了一杯酒,仰头,“扑”全把酒喷到黄毛的脸上。

  太他妈的拽了。小三,我爱死你了。林飞在心里赞了一句。

  黄毛没想到遭到小三的如此藐视和戏弄,操起凳子就要往小三的身上砸:“我****妈。”

  谢小三冷冷看着他,那气势有他哥哥一半牛逼和冷静:“黄毛,你要是敢砸我,我保证你明天横着走路。”

  黄毛还真是不敢砸下去了,太有气度了,他抹一下脸,叫嚣:“你他妈吓唬我是吧,老子就是砸你什么了。”

  那个叫阿步的人走上前,咪着眼睛看小三几秒钟,林飞还以为他认出了小三呢,没想到是他说:“你太装了吧,你还别说,刚开始我还真被你糊弄过去,看看你身边那位。”他的眼光嘲笑的看阿木,阿木头上在不停冒汗,手有点哆嗦,这个现象似乎在提示他们,他们们三是装的。

  ****,没想到阿木这么胆小,妈的,那块头中看不中用啊。

  “狗日的。”黄毛仍下凳子,仗着自己的身强力壮,一手揪住了小三的衣领,“呸”往他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小子,找死是吧,妈的,拿200块出来抵消我的火气费。”

  小三还没有说话,林飞大喊一声:“********火气。”轮起屁股下的凳子,砸向的黄毛的后背。

  黄毛和其他人没料到林飞会敢砸他,连个反应也没有,林飞只听见闷哼一声,黄毛接着发出杀猪般的叫声,整个人扑倒在桌子上。

  “还不快跑。”林飞大叫道。拔腿就跑。

  小三和阿木回过神来嗖声也飞跑。

  阿步和他的两个兄弟这才回过神来,阿步看了一下倒在桌子上的黄毛大喊:“瞎眼了,还不追。”

  那两个人立即操起凳子追。

  “黄毛,黄毛……”阿布对黄毛喊。

  “妈的他们有两个拿着混子追上来了。”林飞用余光瞄着后面,腿上还是奋力的跑着。他没别的什么特张,可这长跑,嘿嘿,和平时散步差不多。

  “小飞,没想到你这么狠啊,我都不敢用凳子砸黄毛,你真他妈行的。”小三对我又是赞又给大拇指笑说,“你事前打声招呼不行啊。”

  阿木没说话,铁青着脸。林飞知道他心里难过。但他一点也不怪他,谁没有第一次打架就怯场手脚发软的现象。

  “阿木,别往心里去,下次你要干架的时候就多喝点酒就没事了。”林飞笑,他接着说,“把他看做你平时帮你老爸杀的牛就行,一刀字下去。”

  “我知道了。”铁木对林飞保证也对自己保证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