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这怎么回事。林飞傻眼了,能预测别人的未来,自己的反而不能预测,****他老天。

  蓦地,“轰”一声响,一道闪电像火蛇闪现出天际。

  林飞目瞪口呆,捂着嘴巴,不是吧,老天。用不得这样,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的。有必要这么小气啊。

  算命老头嘿嘿笑:“小兄弟,你好自为之吧,送你一句话,得饶人出且饶人。”

  “老头,别走,我还有很多话没说呢。”林飞对着老头的身影大喊。莫非遇到了仙人了,这老头一眨眼就不见了。林飞摸摸下巴,真的,假的?傻笑了一下,真饿就好了。

  “林飞,你叫谁呢。”大头好像没听见刚才他和不准和他说话了。

  林飞看了一眼没好气说:“叫一算命的老头。”

  “什么算命的老头,你是不是脑子发烧了,哪有老头的身影,这条路就我们两人。”

  啊,林飞左右看了一下,真的只有他们两人而且,但刚才明明有老头还在啊,不会是他看花眼了,没有啊,书还在手上呢。妈的,不想了。见鬼就见鬼吧。

  回家的时候,林飞这件事情好好又好好的想了一次,如果老头说的是真话,那他不是有钱捞了,而且大把大把的。不预言自己就不预言自己吧,没什么大不了,他可以预言别人的走势啊,再从中捞油水,嘿嘿,一个晚上下来林飞都做着他的发财大梦。

  第二天天刚亮,林飞就醒来,他感觉头有点痛,有点想呕吐的感觉。生病了,感觉没什么力气手脚无力,走路飘飘的。问老头要了100块钱去医院。老头怕钱不够又多拿了50块给他,吩咐他买点补品吃。林飞小小感动一下。生病有时候是好事情,要不老头能这么关心爱换啊。不打不骂就不错了。

  林飞走马观花似的在医院闲逛着,医院的护士挺漂亮的,那身材有的像模特似的,挂着天使一般的微笑。对病人很是热情。

  嘿嘿,要是等下接待他是一位漂亮的医生,他想病就好一大半了,要是在帮他按摩一下,就是手啊,脚啊,之类就好得更快了了。林飞坐在椅子上无聊的想着。

  “2号。”

  到他了。林飞呼出一口气,美丽的而微笑的天使姐姐小弟我来了。

  推开门,愣了一下,大大的失望。是一位男医生,而且长得人高马大,一脸横肉,林飞看他应该行去当杀猪的。

  “怎么病?”

  林飞在心里问候他一次,听着声音就像我欠他钱似的,没半点好脸色,昨晚被老婆罚搓地板啊。面带微笑点不行啊。

  “头痛,有点想呕。”

  医生看林飞一下,直接给下命令:“去照一下X光,拉一包尿检查一下。”

  林飞差点没从凳子上跳起来起来,连称呼都略了:“有没有弄错,我只是有点头痛,要我去照X光,还要去尿查。给我一点药吃好了,要不打一下屁股针也可以。”

  靠,老子身上就100块钱你当1000千啊。用得着这么坑我吗?都说医生黑心黑手,今天总算见到了。

  那个男医生盯着我看一下,好像梦游回来的样子,对他的无礼态度表示大方:“小孩,你的父母呢,叫你父母来?”

  林飞最恨就是别人在他的面前题我父母。还叫他小子,老子我再过两个月就16岁了,身高都一米七多了,早熟的孩子早当家他不知道?

  “你别管我的父母来不来,你到底看不看病?”林飞做出一副很拽的样子。

  “有钱吗?你要知道看病是花钱的。”男医生貌似好心说。眼神就是不信任的。

  林飞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就他妈的要钱要钱,他听别人说干医生很发大钱的,主刀医生一个手术下来,荷包鼓鼓啊。

  “废话,没钱我来看什么病。”

  v看T正☆}版C章节(、上酷匠网

  那医生嘿嘿一下,很没礼貌勾鼻孔,恶心死了,只见他飞快在病例上写几个林飞都看不清楚的字迹递给我:“交费去吧。”

  林飞接过,仔细瞄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问:“一共多少钱?”

  “根据综上你讲的头痛和呕吐的现象,我开出我们医院刚进回来的新药,包你吃了几片就安好了,不多,也就500多。”

  我****大爷的。要我五百块,你干脆卖了我吧。林飞就算被病弄死也不希望被钱压死。林飞咳了一下,很无所谓的耸动肩膀:“不是很多,好,我这就去交费。”

  出了门,林飞就吧病例给撕碎扔垃圾箱,然后给了一个中指给那大叔。

  愤愤的诅咒:“出门被车撞,撞不死你也要你半条命。****老妈的。”

  林飞打算不看病了,拿这些钱做吃一顿,好久没大口大口吃一顿了。嗯,叫上阿木和小三。

  林飞在电话亭打电话给两人,幸好两人都在。没过几钟两人就来了。

  阿木是一个肌肉男,也不知道他什么练宏二头肌和胸肌。比林飞高出一个头去,在南方还没到16岁就1米8了还是不多见的。小三和林飞一样,看上去又瘦又弱,仿佛风一吹就倒,听说他的两个哥哥都是混混老大,在北门还算有点知名度。

  “靠,小飞,我刚听到你要请我喝酒,我还以为是做梦呢,谁不知道你是有名的一毛不拔啊。”阿木这死小子一上来就揭林飞的短。

  林飞嘿嘿笑:“要是你家和也我家那样估计不是一毛不拔是半毛不拔啊。”

  那年头流行留中分,都争着要做刘德华,小三也留个小中分,林飞觉得有点汉奸的样子,最好多留两撇胡子。这小子长得细皮嫩肉的。很是斯文,说话慢吞吞的,永远都不着急的样子。

  “小飞,想上哪喝,我们三今天好好吃一顿。”

  林飞想了一下:“去好再来快餐店,那里服务周到,老板也好说话。”

  他们三杀到了好再来快餐店。老板不是本地人,但为人豪爽大方,很能喝酒。留着短发,很精干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