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行了,老头,我知道。”只要他一说少壮不努力之后下面铁顶是跟随一大推大道理。

  外公一声叹息,管不住我,就只能任由我。他又开始哼起我不知道的小曲儿。

  “叫毛啊,我正吃饭呢。”我给了大头一个白眼。

  大头是我一“铁”哥们,意思是他的钱我用,他的裤子(新的)我穿。当然别人若是欺负他,嘿嘿,我得把保护他,他可是我的财主啊,他还是我的同桌,一特胆小的人偏偏死要面子。家境好得让我做梦都像揍他一顿,妈的,天天早上喝蒙牛,吃苹果。

  大头小眼睛望四周,小声神秘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没兴趣。”我故意做出不感兴趣表情。大头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通常他要说的秘密绝对和男人女人,黄色杂志,公狗母狗做爱有关。他这人喜欢掉别人的胃口,我才不吃这一套呢。

  “你真不听,可别后悔哦。”大头露出吃糖吃得发黑的牙齿。

  “不听,你是不是说今天又碰见大二强了外来的母狗啊,有点出息行不?”我用大哥的口吻教训他,“整天看狗那档事,我看你啊就是只有看狗的命。”

  大头急了:“我没有,没有,你听我说,我不小心发现两个人土地庙在做爱。”

  “你说什么?”我一时没听清楚。

  看?S正|A版。r章F~节上n$酷it匠Oa网K

  大头再次说了一次,我摸摸他的额头,确定他没发烧情况下仍是不信:“你是不是看毛片多产生幻觉了。”

  “真的真的,就是两个人,我看不是很清楚,他们就在土地庙里做爱呢。”

  是不是真的,就只有亲自去看一下,老看光碟里都不过瘾,这次看个现场真人版,奶奶的,想得我的玩意都有点斗志了,血液沸腾啊,连连吞了几口唾沫。我比大头还色急往土地庙急奔。大头在后面直叫我等他。

  我边跑边回头:“你个毛,快点,叫你别吃那么多,就不听,以后把早点分点给我,听见没有。”

  大头嘿笑不说话。

  离土地庙还有五十米的时候,我就把胖子拉到我身后,小声努嘴问:“就是真里面。”

  大头点头,一脸兴奋。小脸上的五官都快拥挤到一起了。

  大白天竟然关门了,有门道。

  我和大头绕到土地庙后面,墙下那里有一狗洞,我们可以钻进去。

  啪咝啪咝和男人粗重喘息,女人婉转的声音,隐隐却又清晰从庙里传出来。

  我只觉得口干舌燥,两腿有点发软。大头更夸张右手伸到自己的裤子里。嘴角流着口水。

  “小浪货,……爽不,哥哥厉害吧,我要……”

  “啊……嗯……哦…再快点…我快了…啊”

  我什么听着这一男一女的声音那么熟悉,但现在不是猜想的时候,我要看个究竟。我对大头命令:“你在外面等我。”

  大头不服气,说:“为什么,我也要看。”

  我叫大头留在外面是有原因的,第一,如果不小心被那对狗男女发现了,他是胖子跑得慢,铁定被揍一顿,然后很没骨气供出我,最后我也不能逃脱一阵毒打。第二,我不想让大头看,凭什么他什么都有份,是他发现的没错,但没规定一定得他看,我就是看这小子不爽。整天笑眯眯的样子。就知道吃,吃,吃,吃个不停。太招人眼红了。再看看我们俩穿的鞋,我的都破露出一个大脚拇指,脏兮兮的。大头的却是新买的,听说是他老爸几天前买的,还是阿迪的呢。

  我苦口婆心对大头分析了半天的道理,大头还是坚持要进去。我抡起拳头在他小眼睛狠狠说:“是不是想被打?”

  妈的,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大头见我抡起拳头就默不作声,眼睛却是红红瞪着我。嘀咕着:“你要是不让我和你进去,我就在外面大喊,谁也不看。”

  我最恨就是别人威胁我,何况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

  我说:“那随便你,你爱喊就喊,反正我跑得快,到时候被打得你老母都认不出你,嘿嘿……”

  大头立即软下来,有点哀求眼神看我:“求你了,你就让和我进去看看,以后有什么好吃吃,我都分一半给你,嗯,我把我明天的零花钱给你,好不好……”

  我的目光瞄向他的新鞋,阴阴笑:“把你的鞋子脱下来给我穿。”

  大头一脸不舍的样子,但看我不好的脸色就悻悻脱下:“就一下,就一下,你就还给我,这是我爸爸新买我的运动鞋,好贵的,你别弄坏了,你要不先把你的脚给洗了,我怕——”

  “洗你的毛。”我低声骂一手夺过新鞋穿上,“再叫我就把你的鞋子给扔了。”

  妈的,新鞋就是暖和舒服。林飞琢磨着什么把新鞋弄到手。

  林飞猫下身子穿进狗洞。起先大头还是不乐意穿林飞的又旧又破又脏又臭的鞋子,但看林飞一穿进去,也没法子,捏着鼻子穿过他的鞋子,也跟着穿狗洞。

  林飞发现他的手指竟然有点颤抖了,嘴微微张着,流出口水。大头更是不停的添着嘴唇。两眼发光。活像一晚上出没的野狼。

  他们更是小心匍匐前进。

  越是临近,林飞的心就跳得越快,扑通扑通,那颗心要爆炸似乎的,也有了反应,有些难受。

  终于到了窗口,幸好这里面的窗口是坏的。

  叭啦叭啦的声音一阵强过一阵。估计正奋力的冲刺着。

  林飞的头发像升红旗一样,冉冉上升。大头则屏住呼吸,又小手捂着嘴巴。

  看见了,看见了,真人秀。

  林飞的眼睛死死盯着那对在铺着一张草席上的男女,整个人好像被抽空了灵魂一般,林飞只觉得两道黑色的闪电在他的心胸碰撞出令我难受的火花。

  林飞总算还有点定力,想不到在土苗里竟然对那对狗男女,真是想不到。果然人不可貌相。

  林飞觉得难受,下身支起窝棚了。他摇了一下大头的手臂,大头一点反应也没有。估计在天人交战中。林飞想大头这样子会闹出动静的,那样土苗的下场绝对很惨。

  林飞把手挡到大头眼睛前,大头挥开,他的右手还停留在裤子里。左手挠着自己的胸部。不会中招了吧。

  什么把大头叫醒?打他,他一定会叫起来,控制不住自己音量会被里面的人听见的。林飞把目光投向他裤子,林飞琢磨着放一个脚进去也没有问题。他也忍心对着他的玩意下那么大耐力去按摩,这样是很伤身体的。

  林飞蹲了下来,大头看得太专注和认真竟然没发现林飞已经把他的拉链给拉开了。妈的,林飞暗骂一声,闻见一股尿骚味,这小子几天没洗澡和换内裤了。

  外面这么光鲜,里边脏得要命,他的白内裤上有黄黄的东西。

  我去,林飞怎么觉得他像他的小保姆给他换内裤,太丢脸了。太伤自尊了。

  林飞忽然决定不叫醒他了,还带点祈祷希望被那狗男女被发现,然后毒打一顿呢。

  不过又有点不忍心,说怎么他也是自己的财神爷,就在喊一声吧,他还是不醒的话林飞决定就一个人走了,留他在这里慢慢收看免费三级片吧。

  “大头。”林飞压低声音,像蚊子叫似的在他的耳边叫了一下。

  没想到大头这次转过头,一脸不乐意的样子:“什么,好看着呢,别吵啊。”

  我去,我好心叫你,你还给我脸色看,林飞也不理他径直穿了出去。站了起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林飞敢肯定大头一定没胆量一个人在里面的。果然大头跟在我后面爬了出来。

  他有些不满的嘀咕:“林飞,出来这么早做什么,里面高潮快来啊。”

  “高毛啊,要是被发现了我看你鸟毛都没有,你想看回家看电视去。”

  大头见冷笑,摸摸自己的嘴唇:“嘿嘿,也是,谁知道那狗男女竟然是梁寡妇和王二棍,我还听我妈说梁寡妇很守妇道呢,想不到和王二棍搞上了。”

  林飞也想不到梁寡妇和王二棍搞上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梁寡妇是北街头小卖店的老板娘,有一个女儿,随母姓,叫梁思,是个小美人,和她同一个学校,林飞一班,她2班班。粱思眼睛会说话似的,两条可爱小辫子整天甩来甩去。林飞没事的时候老往梁寡妇的小买部跑,她是一个很爱说话的人,嘴巴总闲不下来。自从她丈夫死后,听说是被车撞死的,她就再没有嫁人的意思,可没想到今天有了这一出戏,太让林飞吃惊意外了。什么就是王二棍呢,住在北大街的人谁不知道他的恶名,好吃懒做游手好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十句里面有八句是假的,都快四十了还是光棍一个。长相还是林飞最讨厌那种,马脸,麻子,小眼,大嘴。梁寡妇就是一瞎子,林飞有点诅咒说,什么看上他了,哦,或许是看上他的玩意的吧。

  大头一副我早知道如此的表情:“林飞,有什么好气,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事,你说我们什么办?”

  “什么怎么办?”林飞没弄懂他要说什么意思,不过林飞看大头的眼神却很讨厌。

  大头:“我们是把这事宣扬出去呢还是就当作什么也没看见?”

  林飞白了他一眼:“吃毛多你了,传出去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而且王二棍要知道是我们传出去非把我们剁碎了不可,你不想活命了,我还想活呢,再者说了,传出去有屁用,我告诉你最好把嘴巴闭上。你应该知道王二棍的牛吧,说不好把你家抄了都不知道呢。”

  大头脸色有点白了,立即猛点头:“我知道知道,刚才我说笑的,我什么会传出去呢。”

  其实林飞是不想让这个消息传到梁思的耳朵中的,林飞怕她伤心难过,因为小时候有一次林飞偷看她的作文里面说她很爱的母亲为母亲而感到骄傲自豪。看来梁寡妇在她的心目中有很好的形象,这消息要是一露出去,她的心理不受打击才怪呢。而林飞说不愿看见这样结果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