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是男人一定要强

  我叫林飞,你可以叫我小飞,哦,或者阿飞,相对而言我比较喜欢听后者。住北大街老胡同一间已经有半个多世纪房龄老房子。我和外公住一起。一个整天穿着洗得发青的白线卦摇着竹条编排而成的扇子躺在凉藤条的睡椅上就知道听着“回到过去”广播收音一半秃头的老头子。我老爸老妈下落不明,身份不详,姓名不知。外公没说。我也没问。谈不上有多爱,也说不说有多恨。就像每天大小便,拉出去就完事了。哦,当然拉大的时候还是要擦擦的。个人卫生一定要干净。

  我的童年过得肆无忌惮属于那种自生自灭类型的,体内的荷尔蒙也因此疯狂“繁殖”,自小就具备了当一个流氓的品质。老茂说过,做流氓不要紧,难的是一辈子做流氓啊,逍遥自在。老茂是北大街一个公认的老流氓,据说他年轻的时候仗着不凡的相貌,不凡的口才,不凡的笑容,从北大街一路杀到西大街,被他引诱的女子那是前扑后续一个比一个英勇,大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献身高尚精神。老茂那是来者不拒,一夜同三四个女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惜了苦了他的左邻右舍,夜夜饱受精神与肉体双重打击,在从合理劝告到武力威胁都无效情况下,只有不停的自慰表示他们的愤怒。老茂也偶而良心发现,有时候做那事的时候大开窗户之门,让他的左邻右舍一起窥视,老茂干劲更足冲刺更猛,女人幸福的声音也一浪高过一浪,左邻右舍本是血液沸腾,但一看到老茂的家伙,立即逃之夭夭,边逃边骂:“你妈的老茂,狗P玩意。”

  老茂好日子没过多久,就被警察请进监狱蹲号子了。原因是喝酒喝高了竟然调戏了在路边买底衣警察局长老婆王清,那是一个尤物啊,水灵灵的眼睛,水灵灵的皮肤,水灵灵的笑容。老茂做梦的时候都向着她,这不,撞着酒胆,又在那玩意坚决示意下,对着王清动起手脚来,做事做到一半的时候,也就是要露出那玩意的时候,局长马达怒气腾腾领着一大队人马赶来,一声大喝:“你娘的。”一个手势下去,手下如狼入羊群对着老茂手脚侍候,那一场以多人对一人的战役彻底把老茂打得面目全非,除了那玩意健全外,身体各个器官遭受不同程度的破话。一个字形容。惨啊。后来老茂在昏迷状况下被送进了牢里。一晃就是二十年啊。

  我认识老茂的时候纯属偶然,当时这人正猫着身子在偷西瓜。而我正在蹲大号。眼睛对眼睛。

  老茂:“小屁骇,吃西瓜吗?”

  我嗡声嗡气说:“你就是那个二十年前很牛的现在人见人鄙视老流氓老茂?靠,什么沦落到偷西瓜的地步了,你的雄风何在,哎,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干你羔子,屁小孩,没时间和你扯,你不吃我走了,哦,当什么也没看见。”老茂嘿嘿笑着。

  “老茂,我听说你一个晚上可以玩几个女人,真的假的?”我眨着眼睛很有阴谋问。连续玩几个女人,妈的,太有成就感了。听说处男第一次和打个喷嚏时间没什么分别,之后才是越干越猛。

  老茂吐出黑瓜子粒,脸上爽得泛红光了,也不知是不是想起他的牛气哄哄光荣事迹:“|看不出你还是我辈同道中人哦,什么着,你也想当流氓了,要知道,不是人人可做流氓了,特别是一个做高品质的流氓。能做成我这样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洋洋自得的样子,看得我呕吐。

  我猛翻无数白眼揭穿他的虚伪面目:“就你,还高品质流氓?我好像听人说你因为调戏了马达的老婆王大美人被架到牢了……”

  “得,得,得,又是这号子事。”老茂又是后悔又是不悔又是享受的复杂表情,“这档事虽然是我的流氓生涯中污点,但是如果在给我来一次我依然会照干王大美人的。”

  语气是不容置疑的,神情是坚决的,就像狼牙山五壮士。看出我的疑惑,老茂也蹲下来,一边啃着西瓜,一边意味深长的说:“你现在还小,不懂。但是这个很重要,非常重要。你想,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你没准也会问自己,从小到大,这辈子,有没有遇见过那样一个姑娘,那脸蛋儿,那身段儿,那股劲儿,让你一定要强,一定要上,一定要干了她。之后,哪怕小二被人剁了,镟成片儿,哪怕进局子,哪怕蹲号子。之前,一定要强,一定要上,一定要干了她。这样的姑娘,才是你的绝代尤物。这街面上,一千个人里只有一个人会问这个问题,一千个问这个问题的人只有一个有肯定的答案,一千个有肯定答案的人只有一个最后干成了。这一个最后干成了人,干完之后忽然觉得真他妈的没劲儿,真是操蛋。但是你一定要努力去找,去干,这就是志气,就是理想,这就是牛。”

  很多年以后我依旧很清晰记得老茂在这句话之后的堂而皇之义无反顾的经典表情。

  玩一个日夜想玩的女孩确实是一件再刺激激情不过的大事。

  老茂打了一个饱嗝,当着我的面解开裤子拉链,露出那根玩意,肆无忌弹的撒起来,大,很大。粗,很粗。超乎我的想象之外。

  狗日的老茂。我在心里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尽管当时我才15岁,但对男女之事已经了如指掌了,就差没实际行动了。

  老茂看我盯住他的玩意不放,两眼放光,嘿嘿笑:“小子,这可是我征服女人的宝贝,它可是一件艺术品,是不是很羡慕,让你看看什么叫男人。”顿一下,他右手对那玩意翻龙倒倒海起来。我目瞪口呆望着老茂那玩意发生惊人的剧变。

  “哦,哦,哦。”老茂发出猥亵的叫声。

  我越看越难受,感觉老茂从精神上强奸我。吐了一口唾沫,愤愤骂了几声离去。

  老茂在后面不停的喊:“小子什么不看,快看,高潮要来了”

  我去,我转身,鄙视给他一个中指。

  闷闷进家,刚吃了一口粥,就听见大头学猫叫声在我家后院。好像有点焦急。

  我放下手中的碗就要出去,躺在藤椅上的外公慢条斯理说:“又上哪里疯了,你多看点数不行,每次成绩不是58就是59你就不能长点志气弄个及格回来,真不知道你以后要做什么,古人少壮不努力——”

  O.最X`新章G|节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